第216章 阴谋,起。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东方墨和南宫雨柔二人,用了两个时辰的功夫,就顺着血河,来到了血冢城中心的位置。

可二人并没有停下,而是跟着东方墨的步伐,径直向着上次和岳老三相聚的地方走去。

但是一路上,东方墨心中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好像这血冢城当中,变得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了。

当他沉思良久之后,才豁然反映了过来,不一样之处到底在哪儿。

因为血冢城当中,好像少了很多人,比起以往冷气的多。即使有那么一些人在,可这些大都是修为不过三四阶的低阶修士。

虽然心中疑惑,东方墨还是继续向着目的地走去,不多时就来到了上次那座石塔前。

然而当南宫雨柔看到,这石塔里全都是一些衣着暴露的血族女子,坐在一些浑身酒气的血族男修怀里,任由他们抚摸,揉捏,还发出一阵阵欢声笑语。立马反应过来,东方墨竟然将她带到了青楼,其神色豁然一变。脚下顿住,止步不前起来。

“师姐可不要想太多,我有一个朋友可能正在此处,和他约好了在此地相见而已。”

东方墨似是有所感应的转过身来,看向南宫雨柔道。

“哼,你们为何会约在这种地方,是不是以前常来。”

南宫雨柔语气当中,已经充满了一种质问。

“呵呵,你可多想了,我只来过一次而已。”

“你……你果然来过,东方墨你怎么能来这种恶俗的地方。”

南宫雨柔看向他一脸的怒容。

见此,东方墨神色极为古怪,随即还是开口: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寻欢作乐,人之常态而已。”

“你……你……你居然是这种人,好生不要脸皮。”

南宫雨柔已经气得浑身发抖,此时转身就要离去,眼中不知不觉似有泪花闪烁。

而东方墨眼疾手快,身形一闪就挡在了她的面前,道:

“师姐此言差矣,若是来过这种地方就叫不要脸皮,那我当日要是再叫两个血族女修,做点鱼水之欢的事情,又该叫什么呢。”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没有和那些风尘女子有过……有过……”

话到此处,南宫雨柔脸色又红的不行,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了。

“有过什么?”

东方墨明知故问。

“哼!”

至此,南宫雨柔心中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看向他翻了个白眼,傲然的抬起了下巴,不愿解释。

东方墨嘿嘿一笑,继续开口:

“好了,师姐一会儿可不要太紧张暴露了身份,走吧!”

语罢,只见他向前走去,经过南宫雨柔身旁时,更是手臂一抬,勾在了她的香肩上。

“你干什么……”

南宫雨柔脸色羞红,挣扎片刻后,却依然动弹不得。

“你觉得你一个女子要是这般进去,不会引起他人注意吗,只有这样别人会以为我们是双修道侣,免得让人怀疑。”

闻言,南宫雨柔心中思量片刻,倒也觉得有理,于是扭扭捏捏的,就和他走了进去。

“放松点!”

东方墨手掌轻轻捏了捏她柔弱无骨的肩头,极为享受的样子。

“哟,二位道友里面请。”

就在这时,上次迎接他和岳老三的那位血族女子走了出来。当看到东方墨身旁还搂着一个少女时,这女子眼中淡淡的诧异一闪即逝,随即便恢复了一脸的笑容。

因为东方墨身量的巨大变化,以及脸上戴了另外一张陌生的面具,所以她并没有认出他上次来过。

不过换句话说,即使东方墨依然是上次的样子,她也不一定记得。

闻言,东方墨点了点头,将南宫雨柔的肩头紧了紧,示意她不要乱动。

于是看向那血族女子开口:

“在下有一个姓岳的朋友,之前常来此地,不知他如今是否还在。”

语罢,东方墨双眼直视那女子,身上更是无形当中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筑基期威压。

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那血族女子神色一变,而后有些紧张的看了东方墨一眼,发现后者并未露出什么恶意之后,这才道:

“您说的应该是岳崂山岳公子吧。”

闻言,东方墨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便点了点头。同时心中暗道,岳老三这厮,果然顺利逃了下来。

“呵呵,实不相瞒,岳公子前些日子的确在此,身旁还带着两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呢。”

“哦?”

东方墨一愣。

“不过他在十日前就已经离去了,他还让奴家代为转告,若是有人向奴家问起他的话,就说他已经离开,还让阁下尽早离去的好。”

“你是说,他让你转告我,让我也尽早离去?”

东方墨道。

“不错,岳公子便是这个意思。”

血族女子道。

“原来如此。”

东方墨点了点头,不禁陷入了沉思,暗自揣测岳老三话中的意思。

好片刻后,才再次看向那女子道:

“对了,这些日子我因为闭门修炼,今日刚刚现身,却发现城中为何高阶修士少了这么多,你可知道为何。”

“这个……奴家也正纳闷儿呢。”

血族女子同样有些疑惑不解。

看到她脸上不似作假的神情,东方墨看得出她应该没有说假话。

“而且不止是高阶修士少了很多,就连那骨山也被封闭了起来。”

随后,只听她继续说道。

“哦?还有这种事情。”

东方墨看了身旁南宫雨柔一眼,眼中没由来一跳。

后者眼中,也露出一丝惊容。

“的确如此,如今骨山被血冢军全部包围起来,已经不允许再上去了。据一些小道消息,好像是为了围剿混进其中的一些低阶人族。”

东方墨眼睛一眯,他敢肯定,答案绝对不是这女子所说的那样。要知道即使是血冢军下山之后,同样被屠杀一空。若说是为了剿灭人族,血族可没必要连自己人都杀。所以,绝对是有着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

不过他自然明白眼前这女子知道的不多,因此也不打算再问了,于是继续开口道:

“好,我知道了。”

至此,东方墨搭着南宫雨柔的肩膀,二人转身便离去。

原本他还想在此地歇息一晚,可一想到岳老三让这女子转告他,要尽早离去。所以他猜测,说不定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加上一想到之前因为在骨山上多待了一日,便被血冢军包围,发生了诸多的事端。他可不想重蹈覆辙,于是便决定立即离开。

二人并肩而行,一路向着城门走去。很快就出了城,进入了一片贫瘠的荒野当中。

东方墨祭出了遁天梭,速度极快的向着三大主城的方向激射而去。

……

而在石鼓城,麻峪城,还有罗陀城三大主城当中。

此时护城大阵全部打开,城外,则是诸多的人族修士包围。

这些日子以来,三大主城几乎每天都会遭到人族修士的攻城,不过因为有着充分的准备,所以这一次并没有如之前石魔城,枯崖城,还有浮屠城那般,仓促间被轻易的攻破。

不过若是有心的话,就会发现,这两日的时间,三大主城中绝大多数的血族修士,全部都已经撤离了,只留下下部分低阶修士在此,混淆人族的视线。

而在城中的地底之下,则多出了数量庞大的玄妙阵法,仔细一看,这些阵法散发出一股股凌厉的空间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