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杀戮前兆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生死血炼开启,尔等最后活着的五人,可保住性命。”

一阵低沉的腹语,响彻在血雾中数万人族的耳畔。

这话语似乎还包含着一股奇异的灵魂之力,使得众人心神震荡,更是丝毫不用怀疑其中真伪。

不管是婆罗门,剑谷,化仙宗,姜家,莫家,还是公孙家,此时所有人眼中有的,只是无尽的骇然,以及一丝恐惧。

“什么生死血炼!”

……

“只有五……五人!”

……

千里之地,容乃数万人,已经是极为广阔了,所有人全部分散开来,倒也看不到其他人脸上的神情。

不过所有人几乎倒抽了一口冷气,若是只有五人的话,谁敢说能够活到最后的,是自己。

而在这些人当中,有一个修长的身影,以及一个面容普通的血族少女,正站在这千里之地的某个地方,眼中同样满是不可思议。

这两人,自然就是东方墨以及南宫雨柔了。

原本两人一路向着三大主城的方向而去。可就在二人一路疾驰时,头顶的天空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抬头就发现不少人影分散落在各个地方。

仔细一看,这些人赫然都是人族修士。

恰在二人震惊之余,蓦然间就从脚下钻出了一股血色的雾气,眨眼笼罩四周。

看到视线受阻,模糊不清,东方墨心中没由来一跳,甚至不需要去验证,就陡然浮现出两个字。

“幻阵!”

毕竟对于这种阵法,他接触了两三次,已经极为熟悉。

不过他自然不甘愿任人摆布,而是脚踩遁天梭不断尝试,想要冲出这片幻阵。可最终结果证明,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劳而已。

至此,结合之前那浑厚的话语,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已经隐隐明白,自己等人所处的境况了。

若是他所料不错的话,之前半空传送而来的诸多人族修士,从服饰上看,应该是六大势力的人。

尽管他不知道具体人数有多少,但之前他毕竟打听过,除了太乙道宫之外,每一股势力,几乎都派出了一万人进攻血族。就算往少了算,六大势力所有人加起来,恐怕至少也有五万人。

五万人,最后只能活下去五个,这是一种多么残酷的试炼。唯有踩着他人的尸骨才能活到最后。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刚才血雾变淡的同时,他凭借过人的目力以及听力,发现那些凝丹境修士,已经冲破了这片血雾的笼罩。所以此地最高修为的,应该就是筑基期了。

六大势力数万人当中,炼气期占了绝大多数,按照他的估算,筑基期修士顶多也就是数千人的样子。

可即使如此,他自诩实力远超同阶修士,也没有自信敢说自己,就是最后那五人之一。

转首看向南宫雨柔,发现她脸色略显苍白,眼中满是震撼。

“生死血炼!”

只听她口中小声的说道。

“什么是生死血炼?”

东方墨眼睛一眯,看向她开口问道。

闻言,南宫雨柔转首,眼中闪过一丝复杂,随即解释:

“我曾经听爹爹说过,血族当年实力极强时,就会时常展开这种血腥残忍的血炼方式。往往将数百乃至数千人,关在一处地方,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只留下几人,甚至一人。”

“这是为何?”

东方墨不解。

“自然是为了选出资质最高的人,进行栽培。”

“嘶!”

东方墨神色露出骇然,若仅仅是为了选出资质高的人,可以有很多种办法,但是这种令人发指的方式,还是第一次听说。

可他立马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道:

“可我等全部都是人族,血族又为何如此!”

“我也不知道。”

南宫雨柔摇了摇头,显然她也正奇怪,为何会让诸多的人族参与这种试炼,而且这数量也太多了,那可是数万人啊。

东方墨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他相信任何事情绝非没有缘由,血族这么做,定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知为何,他突然间就想到了其储物袋中,那只椭圆形的石头,他心中隐隐有一种直觉,或许这件事情,和他手里的石头有着丝丝缕缕的关联。

“那有没有办法,破解这个生死试炼。”

沉思片刻后,就听他再次出声问到。

“没用的,这种试炼往往都是有化婴境修士坐镇,而且能够一下子禁锢数万人,这在血族以往的生死试炼当中,也是极为罕见的,所以血族定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以我等的修为,希望渺茫。”

南宫雨柔苦笑着摇了摇头,若说对血族,她自然再是了解不过了。

“既然如此,那就杀吧。”

至此,东方墨眼中一缕奇异的黑芒一闪即逝。他似乎能够感觉到自己心中,有些淡淡的兴奋以及期待。

而就在众人思绪各异时,只听半空当中,再次传来一阵浑厚的腹语之音:

“你们不要有任何投机取巧的心思,这血障会不断的缩小,最多两个月的时间,就会收缩到百丈的范围,而在这段时间当中,若是触碰到血障的边沿,即使是凝丹境也会死的很惨。”

“所以,想要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杀。”

“杀吧……杀吧……杀吧……”

六个字,每一个字落下,就像是一股魔音,能够震撼人的心魂。

即使是东方墨,心中那股嗜杀,也被放大了好几倍。

“叮铃铃!”

关键时刻,其腰间铃铛发出一声脆响,而他一咬舌尖,也终于清醒了一丝。

虽然他本就嗜杀,可他并不想受到任何人对他心智的影响。唯有他,能主宰自己的决定。

“轰……啊!”

就在他清醒的刹那间,只听远处一阵剧烈的法力波动,而后一声惨叫响起,随即便没有了声息。

至此,东方墨明白已经有人忍不住出手了,于是不再犹豫。

“嗡!”

一股堪比筑基后期,甚至是大圆满的强悍神识,顿时激荡而出,眨眼就笼罩了方圆九千丈的范围。

霎时,在其脑海当中,浮现了三个身影。

这三人全部都是炼气期修士,从其服饰上来看,其中一个应该是剑谷的人,还有两个则是婆罗门的人。

东方墨本欲身形一晃,就要向着那三人杀去,可下一刻他强行摇了摇头,将心中那股冲动压制了下来。

转而盘膝而坐,口中喃喃自语: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小道坐等你们送上门来。”

……

而在他数百里之外,有一个魔神一般的八尺身躯,双腿稳如磐石,扎根在大地之上。

此人虎背熊腰,鼻翼开阔,双耳上还有一副硕大的白色耳环。

身躯比常人足足高出两头,一身雄壮的肌肉,一块块夸张隆起,让人毫不怀疑其肉身当中,隐藏着泰山一般的力量。

而在他身前,一个筑基中期的莫家弟子,看向他一脸的冷笑。

“洒家不想动手杀人。但若是你找死,就休怪我打爆你的身体。”

只听那魁梧的身形瓮声说道。

“死吧!”

然而下一瞬,就见莫家弟子鬼魅一般的出现在此人身前,手中一把细剑突然就刺向了他的眉心。

见此,那魁梧的身形似是根本不愿阻挡,甚至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就在细剑刺在其眉心的一瞬间,莫家弟子眼中已经泛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可下一刻,只听:

“叮!”的一声。

其手中法器只是将他眉心的皮肤刺出了一个小小的凹印,便发出一声金属交击的脆响。

“嘶!”

感觉手中细剑仿佛刺在一堵坚硬的铜墙上,莫家弟子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向此人眼中满是骇然。

这种境界的炼体之术,简直闻所未闻。

“那就休怪洒家无情了。”

下一刻,就见那魁梧的身形,铜铃大眼中突然爆发出一股犹如实质的慑人杀机。同时举起了拳头,一拳向着他轰了过来。

古朴无华的拳头尚未临近,一股拳风首先撞在了他的身上。

“砰!”的一声。

只见他的身躯,爆开成一团粘稠的血浆。

血浆倾洒而下,融入了大地。片刻后,那血河当中,则又多出了一股新鲜的血液。

筑基中期修为,仅仅在此人一拳之下,就被轰成碎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