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中计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原因无他,东方墨方才神识一扫,他就发现了前方足有十余个筑基期的修士,联手向着此地而来。

“怎么了?”

南宫雨柔出声问道。

“看来那些筑基期修士,也开始联手了。”

东方墨开口解释。

闻言,南宫雨柔神色微微一变,之前她心中就有所猜测,没想到如今这些人当真联手起来。若他们此行依旧只有两人,势单力薄的情形下,必将凶险万分。可转念她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只听她继续道:

“在我看来,他们联手应该是暂时而已。”

“哦?师姐何出此言!”

东方墨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难道你没有感到心中嗜杀的念头,越来越重了吗!”

南宫雨柔道。

要知道她原本就心如止水,对杀戮更是没有任何兴趣。可正是如此,以她平静的心态,才能感觉到即使是她,心中的杀机,同样越发的浓重。

东方墨时刻都沉浸在杀戮当中,所谓当局者迷,他根本不知道他嗜杀的冲动,越来越烈。

“这……”

南宫雨柔话语落下,他眉头不禁微微一皱。更是平心静气仔细感悟一番,不多时,就神色大变。

她不说还好,经过她一提醒,东方墨当真感觉到自己如今嗜杀的心绪,比之之前,的确更重了。他原本以为,应该是自己越杀越勇的原因,现在看来,恐怕不仅仅是这样。

“所以,那些筑基期修士,想来应该会像之前联手的炼气期修士那般,重蹈覆辙,不消多时就会对身旁的人下手。如今我们要做的,是必须保持神智的清醒,不要受到任何外界因素的打扰,否则极有可能最后我们也会完全丧失在杀戮当中。”

只听她继续道。

东方墨点了点头,对南宫雨柔的话表示赞同。

但是他二人这样想,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就在他们继续向前而去时,突然间从前方显现出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身着蓝袍,十六七岁的少年。此人面目英俊,头发被梳的一丝不苟,用一根红绳扎成一束,垂在后背。

方一出现,就一脸温和笑容的看向东方墨二人。

“咦!好个俏娘子。”

不过此时的他,直接将东方墨无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南宫雨柔身上,目不转睛上下打量着。

东方墨被此人突然拦住,心中杀机顿时一起。虽然此人乃是筑基后期修为,可即使如此,他也有极大的把握,将他斩杀,于是就要动手。

“不要!”

可这时,一旁南宫雨柔却拉住了他。

“现在开始,能避开的,就不要动手。”

南宫雨柔自然知道他越是杀人,就越发难以控制自己,到最后完全有可能变了一个人,于是连忙出声制止。

闻言,东方墨迈出的身形一顿,他当然明白南宫雨柔是为了他考虑,再加上她刚才所说的话,于是乎便收回了脚步,转而一脸冷然的看向此人。

见此,那少年双手倒背,缓缓踱步而来,站在了二人数丈之外才停下。

“这位道友,如今我等皆被困于此,不如你我三人联手如何。”

直到这时,少年才从南宫雨柔身上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东方墨开口道。因为他看得出,这二人应该是以东方墨为首。

闻言,东方墨眼睛微微一眯,心中思绪飞快转动。

此人乃是筑基后期,若是真要与人联手,以他的实力,身旁应该早就召集了不少人。但从他依然孤零零一人来看,恐怕他从来就没有与人联手的打算。

所以如今他说出这一番话来,势必会有其他目的。

从目前来看,要么就是看上了南宫娘皮的美貌。要么就是为了让二人放松防备。

不管是哪一种,东方墨都必须对此人警惕起来。

心中虽然如此想着,可他表面冰冷的神色,却突然融化,转而和煦一笑,开口说道:

“好啊!”

至此,那少年微微一怔,没想到东方墨答应的如此爽快。可他也算是心思敏捷之辈,于是乎不着痕迹的再次往前两步,继续道:

“呵呵,如此甚好,若是我等联手,想来活下去的希望就更大了一些,你说对吗!”

语罢,他更是双目直视东方墨的眼睛。眼神中有的,尽是和善。

但就在他话语刚刚落下,东方墨却猛然色变,关键时刻只见他头颅一摆,向着左侧偏移了三分,同时一股巨大的排斥之力,在他身上爆发开来。

“咻!”

一声刺破空气的尖锐声响起。一道银光,从他身后激射而来,几乎贴着他的脸颊穿了过去,仅仅是散发锋利的气息,就将他的脸上划出了一条淡淡的血痕。

这还是他反应极快,更是将**的排斥之力爆发出来的结果,否则的话,那道银光极有可能会将他的头颅洞穿。

想到此处,一丝淡淡的后怕不禁浮现在他心中。

“咦!”

这时,那英俊少年诧异的声音响起,显然他没有料到,以东方墨筑基初期的修为,竟然能够将他这极为隐秘的一击给避开。

而那银光,一击不中就如若瞬移一般,直接出现在他头顶,悬浮着,并滴溜溜转动不停。

此时东方墨才看清,那银光竟然是一根纤细如若发丝的银针。

至此,他也算终于被激怒,杀机陡然爆发。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其双手一划之下,身前一片浓郁的木灵力浮现而出。下一息,密密麻麻的木剑凝聚。

再双手一推,所有木剑顿时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那英俊少年身前一丈位置。

看到眼前突兀出现的密集木剑,将其周身全部堵死。再感觉到木剑上传来即使是他也有些心惊肉跳的气息,英俊少年神色一变。东方墨这一击的威势,甚至已经超过了筑基后期的境界了。

关键时刻,其临危不乱,只见他蓦然抬起了手臂,五指伸开,随着一声爆喝之下。在他指掌间,突然爆发出了一团足有丈许高度的浓郁黄光。

那黄光极为璀璨,散发出一股土石的气息。

“咻咻咻……”

下一瞬,成千上万的木剑在东方墨的操控之下,全部向着英俊少年席卷而去。

“噗噗噗……”

随着一阵利剑入肉的声音响起,无数的木剑全部没入了其身前那道黄光当中,继而不见了踪影。

黄光起初还能抵挡,可不多时就开始猛烈的震颤起来,似乎随时都会破灭。而那时,英俊少年的身形势必就会完全暴露出来。

此时,只见他额头隐隐见汗,随即猛然咬破了舌尖。

“噗!”

一口殷红的精血吐出,融入了身前的黄光当中。而这时,黄光光芒大方,终于稳固了一丝,可看样子依然坚持不了多久。

直到数个呼吸之后,随着最后一把木剑也没入其中,而那黄光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啵!”

一声轻响之下,陡然碎裂。

与此同时,英俊少年的身形被一股巨力,震得向后退了数步才站稳。

此时的他脸色略显苍白,额头更有豆大的汗珠落下,看向东方墨时,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没想到这仅仅是筑基初期的小子,竟然有如此实力,还真是让人意外。

而下一刻,他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看向了东方墨身后,嘴角翘起了一丝讥讽。

霎时,就见他伸手往怀中一摸,抓出了一张巴掌大小的暗红色符箓。

那符箓上,刻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火苗图案,端是好看无比。

因为曾经研究过符箓此道一段时间的原因,东方墨一眼就认出了此符叫做火爆符,从其上传来的法力波动来看,这赫然是一张达到高阶层次的火爆符。见此,其神色不禁一变。

“后会有期了!”

只听英俊少年悠然开口,随即法力注入手中,屈指一弹。

“呼!”

那火爆符燃烧起来,化作一道鲜艳的火苗,顿时向着东方墨激射而去。

东方墨的神识也早已探开,他发现了身后千丈之外,之前十余个筑基期修士,似乎正在向着此地赶来。再看到这英俊少年的动作,顿时明白了他心中的算计。

“糟糕!”

于是暗叫一声不妙。

可即使知道此人的阴谋,他也没有丝毫办法。如今必须挡下这火爆符,才能做其他打算。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其伸手一抓之下,就拿出了一面小巧的龟甲,法力再滚滚注入其中。

“嗡!”

龟甲迎风大涨,其上符文闪耀,立在二人身前。

与此同时,只听:

“轰!”的一声巨响。

一阵炽热的火光之下,就连脚下的地面似乎都在震动。一股恐怖的火浪呈现环形,向着四面八方鼓荡而去,眨眼就席卷了方圆数十丈。

漫天的沙尘被掀起,土石四处激射。尚在半空,就被火浪烧化,而后蒸干。

直到十余息之后,才逐渐恢复了平静。原地留下了一个数十丈大小被焚烧的圆坑。

东方墨身前的龟甲被烧的隐隐发红,不过终于将那高阶火爆符的威力挡了下来。

对于周遭残余的炽热高温,其视若无睹,而是略有些气喘的双目扫过四周。

当看到十余人,已经将他和南宫雨柔隐隐包围其中,脸色终于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