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强势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下一瞬只见他依然率先出手,伸手一抓之下,一根古朴的木杖被他握在手中。

顿时突破了筑基期的浑厚法力,滚滚注入木杖当中。

随着一阵“咔咔”声,木杖陡然生长,眨眼化作了一丈长度。

杖身表面粗糙,古朴无华。东方墨一声低喝,一手抓住木杖一端,猛然向前挥舞而去。

“呼呲!”

木杖化作一道青绿色的残影,撕破空气向着几人面门横扫而出。

见此,四人神色一变,纷纷向后倒退。

只见东方墨手中木杖,几乎贴着几人面门轮了一圈。虽然几人险而又险的避过,可环形的气浪,依然将其身形震的向后退了一步。

一击落空之后,东方墨木杖一立,一把杵在身前。

“噗”的一声。

尖锐的一头顿时插进了脚下土地。

随即其紧握木杖的手掌爆发出一片璀璨的青光。

“嗡!”

浓郁的木灵力尽数钻入了木杖当中。

“咔咔咔!”

霎时,只见木杖再次生长,原本古朴的杖身,突然开枝散叶,化作一颗三丈高度的小树。

不止如此,小树摇曳不断,如若有生命一般。其上数十上百条枝桠生长延伸,就像是纤细而尖锐的柳条一样,向着前方穿透而去,将那四人尽数罩在其中。

众人大惊之余,各自祭出法器,或是激发一层罡气阻挡在面前。

“叮叮叮!”

枝条刺在众人的法器以及罡气上,只听一阵金属交击的脆响。

“好古怪的法器!”

至此,四人神色露出讶然。尤其是为首的赵姓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忌惮,还好之前有先见之明,没有小看这道士。

“哼!”

但听东方墨一声冷哼,只见尖锐的枝条陡然变软,就像是细蛇一般向着众人缠绕而去。

四人神色再次一变,自然万分警惕的护住周身,不敢让这枝条靠近。

而借此机会,东方墨身形一花,直接出现在一个筑基中期修士身前,此时手臂一抬,袖口当中一道黑光激射而出。

那修士原本正被眼前的密集犹如诡蛇的枝条阻碍,直到东方墨来到其面前,才看到其身影。

“波!”

一声轻响之下,那筑基中期修士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面前的罡气陡然碎裂。黑光钻入其中,点在其眉心上。顿时其额头一朵鲜艳的血花浮现,随即眼中便失去了神采。

不止如此,东方墨手掌摊开,再一吸。

“呼!”

只见他尚未消散的神魂,从其识海被硬生生抽了出来,融入其掌心一面四四方方的图案当中。

此人神魂刚刚被吸入镇魔图,血童早已等候多时,张口一吸之下,就将其全部咽入了腹中。

东方墨电光火石间斩杀一人,此时猛然侧身,向着就近的另外一个筑基中期修士而去。

此人被刚才东方墨凌厉的手段吓了一跳,见这杀神向自己而来,连忙伸手一摸,拿出了一面黑色的三角小旗,对着周身挥舞而去。

一股褐色的清风,从小旗上散发,吹拂在那些不断缠绕的枝条上。也不知这小旗是何种宝物,清风吹拂之下,枝条顿时被吹开了一个大的间隙。

天赐良机,此人身形一晃,就要向着远处逃去。

但是东方墨岂会给他这种机会,其左手蓦然抬起,屈指一抓之下,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

“嘶!”

那筑基中期修士后退的身形一顿,猛然转身就看到一只手掌已在三尺之外,就要一把掐住自己的咽喉。

危急关头,其大惊失色,再次将手中小旗举起,向着东方墨连连狂舞而下。

“呼……呼……”

褐色的狂风不断呼啸,就像是一堵堵风墙,向着东方墨迎面撞了过去。

见此,东方墨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弯曲的手指陡然一握成拳,发出“嘭”的一声气爆之音。

而后一声低喝,手臂肌肉绷紧,顺势向着前方一拳轰了过去。

“轰!”

拳头未至,一股排斥之力形成的凶猛拳劲,直接砸在那狂风之上。只见褐色的狂风,被轰的四散而开。

虽然这狂风将东方墨一拳大半的威力都挡了下来,可余下的气劲依然将那筑基中期修士的身形击飞了出去。

“噗!”

尚在半空,他就张嘴吐出一口热血来。

然后不等他落地,周围数十根纤细的枝条卷了过去。

随着一阵利剑入肉的声音响起,漫天的枝条将他的身躯在半空当中,洞穿了数十个孔洞,而后才猛然抽回。

“咚”的一声。

此人重重砸在地上,身上咕咕往外冒着鲜血。

临死之际,其眼中依然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般凌厉的出手,前后不过数个呼吸,东方墨就已经连续斩了两人。

“啊!”

就在这时,只听远处传来一阵惨嚎。

众人转首一看,就发现南宫雨柔的丝巾,已经将那筑基初期的人族修士笼罩,丝巾上火光漫天,将其直接焚烧成了灰烬。

东方墨微微一笑,就转过头来,看向余下的赵姓男子二人。

而此时这二人相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纷纷看到一抹惧意。于是抵挡周遭枝条的同时,就要想办法向着远处逃去。

见此,东方墨手指飞快轮动,不断掐诀。

不多时,一团浓郁的生机浮现而出,其屈指一弹。将这团生机融入了不死根化作的小树当中。

顿时小树不断颤动,显得极为兴奋。

而它浑身蔓延的枝条再次生长,自身更是散发出一阵金属般的光泽,锋锐的气息大放。

原本在斩杀了两人过后,余下赵姓男子二人面对周遭上百根诡异的枝条,就越发的吃力。此时东方墨再融入了一团生机进入其中,二人压力又一次陡增。

尤其是那筑基中期男子,即使在喷出一口精血融入面前罡气的情况下,罡气依然被轻易洞穿。

可他并不死心,而是伸手一划之下,一只由灵力凝聚的大印浮现而出,对着那一条条刺破空气向着自己袭来的枝条砸了过去。

“噗噗噗!”

可就算如此,漫天的枝条同样将那大印直接洞穿,威势虽然一顿,可下一息随着小树的摇摆,就像注入无尽力量,继续向前钻去,眨眼就将此人身躯死死缠绕。

见此,东方墨五指张开,再用力一捏。

“咔咔咔!”

随着他的动作,将那筑基中期修士浑身勒紧的枝条蓦然收缩,发出一阵骨骼被压碎的声音。此人神色扭曲,脸上尽是痛苦的之色,下一瞬其身躯就被勒成了数节掉在地上。

鲜血倾洒,浸入大地中,继而消失不见。

东方墨抬头,看向最后那筑基后期的赵姓男子。

可赵姓男子早已被这一幕惊的说不出话来,只因这道士的实力,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在他看来,此人定然是某个家族或宗门的天之骄子,否则不可能如此强悍。但奇怪的是,六大势力中,还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啊。

不过此时的他,可来不及思考这些。

他的修为足有筑基后期,法力自然比之前那些人浑厚的多,因此暂时还能抵挡这些枝条的穿透以及束缚。

于是他左手握拳,右手成掌,下一刻,就一拳垂在自己的掌心当中。

“嗡!”

一圈土黄色的波纹从他拳掌当中荡漾而开,霎时只见他的身形化作了一道黄光,钻了地下。

“土遁之术!”

东方墨眉头一皱。

下一瞬,其庞大的神识直接席卷而来,不多时他就从前方地底,隐隐感觉到一道淡淡的法力波动,正向着远处逃去。

“想走!”

东方墨嘴角一扬,此时将入微之境的木遁之术催发到了极致,身形如若消失一般,再次出现时,已经在百丈之外。

只见他身躯一震,将一股强大的爆发力尽数引导至右腿当中,再猛然对着脚下狠狠一跺。

“嘭!”的一声巨响。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