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兽皮书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东方墨一脚踏入,身形转瞬就消失在殿门当中。

与此同时,其耳朵不时抖动,将耳力神通发挥到了极致。

手掌轻抚不死根,时刻防备不测。

然而当他步入的刹那,却发现周遭毫无动静。

要知道矮小少年前脚进入此地,他后脚紧跟而上,但失去了此人的踪影。

并且让他微微讶然的是,从外面看,此地可谓伸手不见五指。当他站在大殿当中,才发现四周居然有着一排排火把,

借着颤巍巍的红色火光,东方墨四下望去,发现这大殿简直广袤至极。

一只只火把贴着殿壁延伸了出去,远远望不到尽头。

足有两丈粗细的高大石柱,一根根向着远处排列着,极有规律的样子。

这些石柱上,还雕刻着很多奇形怪状的图案。有的是各种灵兽,有的是一些长相各异的修士,还有的则是狰狞至极的凶物。

东方墨被石柱上的图案吸引,不由多看了几眼。更是兴趣渐浓,脚步轻挪,往下观摩而去。

直到他走过了数十根巨大的石柱,才啧啧称奇的停了下来。

这些图案刻画的时间恐怕极为久远,只因其上的灵兽或是凶物,他没有一只是认识或者听说过的。

摇了摇头后,便不再注意这些柱子,而是往最中心走去。

大殿当中,依然不能动用法力以及神识,看来此地的禁止也囊括了这座血魔殿了。

可对此东方墨反而心中暗自庆幸。只因他实力本来就属于垫底的存在,若是不能动用法力的话,以他肉身的强度,面对凝丹境甚至是化婴境修士,他才稍微有点底气。

一路而来,大殿当中除了高大的石柱以及刻画之外,就别无他物。

直到大半日过后,他终于发现前方百丈之外的地面上,有一个巨大的缺口。

东方墨眼睛一眯,极为警惕的向前走去。

当他走近一看,发现这其实是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这应该就是下一层的入口了。”

之前半年的时间,他从矮小少年口中得知了不少关于这血魔殿的事情。其中自然就包括了每一层的入口,都在上一层最中心的位置。

东方墨向前几步,果然看到这数丈大小的洞口内,有一条向下的石阶。

见此,其眼珠子一转,暗自思量起来。

但只是沉吟一番,他就做出了决定,手中紧握不死根,顺着石阶向下迈步而去。

虽然他知道血族首领,还有进入此地的几个人族修士,以及那两个夺舍人族的阵灵,极有可能都在其中。但如今他骑虎难下,总不能在这一层死等。

让他稍稍松口气的是,石阶两旁同样有着一只只火把,将周围照的亮堂一些。

东方墨之前就曾仔细的查看过这些火把,发现它们是由一种类似于万年铁杉木的材料制成。至于燃烧的火油,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虽然火把散发的温度不高,可却能长年不灭,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石阶呈现螺旋的形状蜿蜒向下,东方墨花了一个时辰,才看到下方的火把再次排列开来,看样子应该是到了第二层了。

当他来到此地后,发现第二层依然是一排排高大的柱子伸展向远处,就连格局都没有多大的变化。

按照矮小少年的话来说,这第二层应该比第一层大得多,那么第二层进入第三层石阶的位置,应该还在中间一些。

东方墨念头一转之后,就继续向前走去,沿途留下了一些隐晦的符号,以防自己原路返回时迷路。

不过当他只是向前走了千丈左右,就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只见周围一些大大小小的石台散布着,错落有致的样子。

石台上还有一些圆形的蒲团。这些蒲团也大小不一,大的足有两丈方圆,小的只有三尺。

东方墨不禁猜测当初使用这些蒲团的人,必定身形差异极大。

可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物。

于是他没有停留,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次,他走了一日的功夫,终于发现了前方再次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洞口,以及洞口内一条蜿蜒向下的石阶。

看样子应该是到了第三层入口了。

东方墨没有犹豫,便顺着石阶迈步而下,很快他就走到底,来到了第三层。

到了此地,依旧是一只只火把,以及高大的石柱。

东方墨向前走去,不多时,当绕过一根石柱后,其眼前突然一亮,变得明晃晃的。

当他定神向前看去的时候,呼吸不由一窒。

“嘶!”

只因在他前方,竟然是琳琅满目的各种兵器。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各式各样,让人眼花缭乱。全部都摆放在成列武器的铁架上。

东方墨眼中精光一闪,便向前走去,直接来到了一柄看似威武不凡,足有丈许的长枪面前。

此枪表面纹路清晰,有着儿臂粗细。红缨垂下,看起来不沾丝毫尘埃。枪头尖利异常,其上还有一颗颗复杂的符文。

“法器!”

东方墨一眼就看出,这长枪绝对是法器,甚至很有可能是法宝。

因为一般的寻常兵器,可没有必要刻上符文。

此时伸手一抓,一股庞大的吸力轰然而至。

“砰!”

此枪被他隔空一把摄来,稳稳抓在手中。

但下一瞬,就见他身形往前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竟是这长枪奇重无比,怕是不下千斤,以他的肉身都吃了一个小亏。

东方墨讶然之余,则惊喜万分。他没想到随意一试,竟然就轻易将此枪握在了手里。那岂不是此地的所有法器,都任由他取了?

但转念就摇了摇头,他连法力都无法催动,所以自然不能将储物袋打开,想要将此地法器全部拿走的打算便落空了。

可这并不影响他心中的激动,于是手握长枪,在这片全是法器的“森林”中游荡起来。

然而越走,他越是心惊。此地法器之多,超乎他的想象,方圆数里都是密集的法器架子。

期间东方墨看中了一只足有两丈大小的漆黑圆盾,只因那圆盾上的符文密密麻麻,想来若是有法力的注入,威力定然难以想象。

还有一柄看似小巧的铁锤,东方墨曾尝试将其拿起来,才发现即使以他的肉身,都难以让那铁锤挪动丝毫。心中暗自猜测,那铁锤恐怕至少都是数以万斤的重量。

直到他全部游走了一圈后,手中除了那把长枪之外,还多了一条手指粗细的金黄色绳索。

此绳索有三丈的长度,浑身金灿灿的。

他取走这绳索,除了它分量轻便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此绳索有些特殊。

发现此物时,是在一个石台上。而那石台周围方圆十余丈范围,遍布着锋利的倒刺,防止他人靠近。

在不明白这些倒刺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东方墨当然不可能以身试法,直接走过去。

对常人来说,这些倒刺的布置,就像一座禁区。只能动用肉身之力的话,怕是没有人能够靠近。

然而东方墨阳极锻体术小成,尝试了数次之后,终于仗着此术能够施展的庞大吸力,隔空将那绳索摄来。

虽然暂时看不出此物的特殊,可能够将其单独放在石台上,必然有着不凡之处。

原本还想多拿几件法器,可他明白贪多嚼不烂的道理。而且这里的法器都奇重无比,每多一件就相当于多一个累赘,他又不是邢伍那厮,自然不能肆无忌惮的索取。

东方墨用金灿灿的绳索,将长枪困在背后,手持不死根,便再次向着第三层最中间的位置走去。

这一次,他用了两日的时间,才来到进入第四层的入口。

至此,他心中极为期待,第四层当中又会有什么惊喜等着他。

可不知为何,期待之余,他还有种淡淡的不安。似乎一路过于平静,而且他觉得此行太顺利了。就连法器都任他索取,按理来说不该如此才对。

思来想去后就抛开了杂念,船到桥头自然直,索性不再去想,于是顺着石阶来到第四层。

到了此地后,放眼望去依然是高大的石柱,以及火把。

东方墨对此早有所料,便径直向着前方行去。

不多时,当他绕过了几根石柱后,神色突然一喜。

只因前方再次出现了一排排架子,一直延伸向了火把的尽头。

东方墨来到这些架子面前,发现架子上是一些兽皮,石书,以及玉简之类的东西。

见此,其眼中突然露出一抹震撼。

“难道是……”

下一刻就见他直接伸手,从架子上取下了一张兽皮,迫切的摊开。

“石鼓术……”

引入眼帘的,是三个大字。

当东方墨顺着往下看去时,神色更是惊喜不已。

于是连忙将此兽皮放下,转而拿起了另外一捆竹简打开。

“血凝功……”

再看到竹简上呈现的几个字后,他终于无法压制心中的狂喜,转而哈哈大笑。

“哈哈哈……”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