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第五层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只因这魁梧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邢伍。

于是东方墨从石柱之后直接站了出来,挡在邢伍前方数丈的距离。

见此,邢伍铜铃大眼一瞪。可当看到是东方墨之后,凶厉的神色,陡然化作狂喜。

“东方兄!”

只见他迈步而来,脚下发出“咚咚”的闷响。

这时东方墨才看到,邢伍头顶还扛着一个足有两丈左右的黑色巨物。

当他看清此物的样貌时,呼吸不由一窒。

只因邢伍肩头所抗之物,正是他在第三层看到的那两丈大小的圆盾。

这圆盾如此庞大,东方墨当初甚至没有生出将其举起的念头,就直接略过它。因为他深知自己就算有所贪念,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已。

更夸张的是,在邢伍腰间,还有一柄手臂长度的小锤。

那小锤他印象更加深刻,此锤看似小巧,实则不下数万斤重。他当初试了试,可一举之下,小锤纹丝不动。

如今两件法器都落在邢伍身上,然而这厮如履平地的向他走来,除了脚下发出闷响之外,就仿佛轻若无物。

邢伍刚一走近,就朗声道:

“当真是巧!”

语罢,一巴掌拍向了东方墨的肩头。

东方墨并未闪躲,他的肉身之力提升了三倍之多,此时昂首自信的站直了身体。

下一刻,只听“砰”的一声,东方墨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从肩头传来。

然而他身躯犹如笔直的青松,依然挺立着。

至此,其心中极为满意。虽然邢伍并未动用什么力量,可他也没有像之前那般,被这厮一拍就是一个趔趄了。

“的确是巧。”

东方墨嘴角一扬,喜色溢于言表。

他的实力大涨,再加上一个肉身之力远远超过他的邢伍。这血魔殿之行,在不能动用法力的情况下,以他二人联手,他甚至有些底气,即使面对化婴境修士,说不定都能抗衡一二了。

“对了,邢兄你肩头这是?”

东方墨开口问道。

“呵呵没什么,洒家刚才在第三层的时候,看到此物有些趁手,就正好借来使使。”

闻言,东方墨神色一抽,怕是也只有这厮的恐怖肉身,才能说出“借来使使”这种大话了。

摇了摇头,他明白自己就算实力大涨,面对邢伍恐怕也不一定讨得到好处。

接下来,他便问了一些关于邢伍此行的事情。

而邢伍倒也没有隐瞒,句句道来。

不出所料,这厮在五行循环大阵自爆之后,也是因为一股无法抵御的狂风,被吸了那巨蝠之口。

只是邢伍在狂风当中坚持了一个月才放弃抵抗。比他就像断线的风筝,被随意摆布而言,强了不止一筹。

值得一提的是,这厮将被火灵阵夺舍的那人族女子,在死灵沙海当中给顺手解决了。

并且从那女子口中,得知了血魔殿的方向,和一些其他秘闻。

在死灵沙海跋涉了半年多后,直至数日前,他才终于到了此地。

将其情况了解个大概,东方墨也将自己一路而来简单说了几句,不过自然隐去了和那黑衣少女双修之事。

至此,邢伍便极为猖狂的说道:

“你放心,如今你我二人共同进退,有洒家在,有如上次那般,我保你此行无恙。”

东方墨白了他一眼,当然明白这蠢货一根筋,倒也懒得多说,便继续开口:

“这血魔宫应该是血族当年一位老祖留下的,这些架子上有着关于血族的各种秘术,邢兄是否准备观摩一番?”

“不用,洒家对此不感兴趣,若是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就继续往下走吧。”

不想邢伍却直接拒绝。

东方墨暗自猜测,这厮所修炼的功法,应该有些特殊,所以才对此地的各种秘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但这正合他意,反正他也将这些架子上的秘术大致看了个遍。这些术法对他而言几乎没有用处,于是便道:

“如此甚好,走吧。”

语罢,他便一马当先的向前走去。

从远处看,邢伍扛着一只两丈之巨的圆鼎,就像扛着一座小山一般,落后他半步距离。

东方墨则赤.裸上身,用金色绳索,在背后束缚着一根丈许长枪。

二人这番装扮,不得不说有些滑稽。但好在此地无人,也不用讲究。

这一路,两人足足走了四天的时间,才看到第四层进入第五层的入口。

若非东方墨实力大涨,恐怕数日下来,会也相当吃力。

再看邢伍,步伐稳重,没有丝毫的虚浮之感。

东方墨眉头一皱,不禁为自己有些担忧起来。

之前在死灵沙海,还能吞噬那巨蝎的血肉补充力量,如今在血魔殿当中,可没有任何补给,照此下去,即使是铁打的身躯也会不支。

如今唯一能够寄托的,就是在第五层了。

于是他不再犹豫,二人一前一后,顺着石阶往下走去。

两旁依然有着微弱火光,借着光亮,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第五层。

四下一看,周围的格局同样没有多大的变化。除了石柱以及火把,就别无他物。

东方墨对此早有所料,其双目不时扫过四周,警惕的同时,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次两人再次行进了一天的功夫,前方才出现些许淡淡的光芒。

见此,东方墨眼中露出一丝希翼,于是脚步往前轻移。

当他转过一根石柱后,只见前方再次出现了一排排木架。

举目望去,架子上竟然是各种瓶瓶罐罐。

不止如此,一些犹如盆景一般的奇异花草,同样摆置在木架上,散发出一股股淡淡的清香。

“灵草丹药?”

见此一幕,东方墨一声惊呼,脸上流露出狂喜。

若真有灵草或者丹药,那么他就不用担心体力过度损耗的事情发生了。

“走,去看看!”

邢伍瓮声说道,而后扛着圆盾,率先往前走去。

东方墨想要出声提醒,可话到嘴边还是咽回,于是乎紧跟其步伐,来到了这些架子一侧。

至此,他也终于确认,此地的确栽种了不少奇形怪状的灵草。

有的是一节光秃秃,拇指大小的树干。有的只有巴掌大小,三片一模一样的枝叶散开。还有的就像一朵青翠的荷叶,其上还有扭扭曲曲的叶脉。

这些灵草,分别种植在一些大大小小的瓦罐当中。

东方墨扫视一圈,暂时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木架。

随即其眼中精光一闪,先将木架上一个玉瓶拿起。扒开瓶塞之后,发现里面有一颗暗红色的丹药。放在鼻尖嗅了嗅,这丹药的味道有些腥,使他微微皱眉。

将其放下,再次拿起一个拳头大小的瓷瓶。打开一看,当中是两颗黑色的药丸,可是药丸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恶臭。

浓烈的刺激下,东方墨连忙屏住呼吸,将木塞立即盖上。

足足好片刻他才缓过劲儿来。至此,便对这些丹药失去了兴趣,又开始打量起那些灵草起来。

其心中奇怪,此地没有一丝灵气,然而这些灵草又是如何生长的?

直到他走过数排木架后,来到一片稍微空旷的地方,终于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只见此地摆放了不下数千盆奇花异草,全都枯萎,就像干瘪的枯枝一般没有生机。

东方墨隐隐猜测,灵草也是一种生命,同样有着弱肉强食的定律。

一些弱小的,被强大的将精华吸收,当然会枯萎。

围绕方圆数百丈转了一圈,就发现依旧散发出生机的灵草,不足三十余株。

而且这些灵草,不少也枝叶发黄,想来不久也会完全枯萎。

不过东方墨却极为满意了,有着这些灵草在,同样能够补充其消耗的力气。至于那些丹药,在不明白作用的情况下,他可不会乱服。

将还散发出生机的灵草,没有丝毫怜惜的,全部拔了起来。

原本他拿出了一半,要塞给邢伍,但这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

至此,东方墨不得不承认,心中对他那具魁梧的宝体有些羡慕了。

接下来两人四下翻找了一阵,并没有其他发现,这才罢手。

最终,那些不明效用的丹药,东方墨还是选择了几种味道温和,散发出强大气血的收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他将一只用来栽种灵草,足有人头大小的瓦罐清理干净,而后将灵草以及几个玉瓶一股脑的放进其中。

至此,微微松了口气。

但不知为何,他心中始终有一种不安隐隐环绕。

因为这一路而来,实在是太顺利了,除了黑衣少女这外在因素之外,血魔殿竟然没有一丝危险。

并且其中宝物,可谓任人取之。

东方墨深知天上不会掉馅儿饼的道理。越是如此,其心中越发的打鼓,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沉思良久之后,也理不出头绪。两人便再次前行。

这一次,用了近十天的时间,终于来到了第五层进入第六层的入口。

不过就在二人准备踏入其中时,东方墨心中没由来一跳。细长的眼睛一眯,伸出拦住身侧的邢伍,看向他低声开口道:

“等等,下面似乎有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