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石门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滴答……滴答……”

东方墨侧耳凝听,隐约有一种奇怪的声音传来。

邢伍见他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便开口说道:

“怕什么,在洒家面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而后邢伍根本不以为意,直接绕过他,就向前走去。

“你这蠢货!”

东方墨心中暗骂,但还是紧随其后,神色略显警惕的样子。

当邢伍顺着石阶往下走了百丈左右,此时脚步一顿,突然一声诧异:

“咦,竟然是这撇人,怎么会躺在这儿!”

闻言,东方墨眉头一皱,于是向前走去,绕开他魁梧身躯的阻挡,这才看到在石阶上,躺着一具尸体。

走近一看,这尸体不是别人,竟然是被夺舍的矮小少年。

见此,其神色微微一惊,便再次上前数步,以便仔细观察。

东方墨原本警惕异常,直到当看到此人脖子上有一条细痕,殷红的鲜血顺着石阶滴滴落下,发出“滴答”的脆响,这才确认矮小少年的确已经死去。

至于刚才听见的奇怪声响,应该就是此人鲜血滴落的声音了。

俯下身子,仔细看向矮小少年脖子上的那条切口。

东方墨发现切口并未翻卷开来,就像是一条淡淡的血痕一般。

因此他立马判断出,造成这种伤势的,应该是一把极为锋利的法器。

想到此处,一柄三尺长两指宽,薄如蝉翼的软剑浮现在他的脑海。

而且从矮小少年临死前的眼神,满是平静,仿佛并不知晓死神的悄悄降临。不难看出对他出手之人动作迅猛,而且隐若身形的本事极为不凡。

至此,东方墨不用猜也知道,必然是那黑衣少女所为。

“有点意思。”

其嘴角不禁一扬。

当日矮小少年被他追进了血魔殿,随即便失去了踪影。为此他还极为恼怒,不想今日却被发现死在进入第六层的入口处。

将手伸向此人的脖子,用指间沾了沾滴落的鲜血。

发现其血液早已冰凉,显然此人死去有些时候了。据他以往偷鸡摸狗的经验来看,怕是不下半日,但却不会超过一天,不然的话血液早已凝固。

站起身来,便摇了摇头。

当初阵法自爆时,他和黑衣少女两人联手,才能在此人手中苦苦支撑。

但是当进入死灵沙海,情况便完全颠倒了过来。

他那时只是担心矮小少年对他有所隐瞒,而且他也的确需要一个领路人,才决定暂时留此人一命。

没想到从他手中逃走之后,矮小少年依然死在了黑衣少女手中,当真是造化弄人。

“这撇人怎么会死在此地。”

邢伍用脚踢了踢此人的尸体,开口道。

“应该是那黑衣刺客所为,不用管他,走吧。”

语罢,东方墨便继续当先而行。

邢伍扭首再次看了此人的尸体一眼,这才一声冷哼,向着第六层走去。

不多时,两人就走到了石阶的底部。

周遭依然是一列列石柱,以及一排排火把,两人对此并不陌生,继续往前走去。

行进了一天左右,前方火光终于稍稍明亮了一些。

见此,二人相视一眼,明白前方应该就是第六层藏着的东西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又是什么。

为了以防万一,东方墨将背后的长枪取了下来,紧握在手中。矮小少年刚刚才被行刺,虽说此地禁锢法力,他并不惧怕那黑衣少女,但还是小心为妙,毕竟此女身法神出鬼没,他不得不防备。

而且除了那小娘皮之外,还有四个血族首领恐怕也在血魔殿当中,越是向下,他们的距离应该就越近。

当二人前行了数百丈,转过一条石柱时,往前一看,脸上几乎同时浮现一抹惊疑。

前方竟然一座座牢笼。

这些牢笼四四方方,足有十余丈长宽,通体全部由一种黑色的金属打造而成。

手臂粗细的牢柱,相隔半尺间距,一根根笔直的立起。

这些牢柱上,还刻有玄妙异常的符文,以及纹路。

不过这些符文和纹路完全黯淡了下来,没有一丝灵光。

二人走近第一座牢笼,定眼一看,发现牢笼当中有一具盘膝而坐的干尸。

那干尸为人形,足有一丈高大。身躯干瘪,头发蓬松焦黄,浑身只剩皮包骨头,并且呈现一种暗红色,早已没有了生息。

其头颅低垂,倒是看不清面容,身上的衣物也完全腐朽殆尽。

东方墨眼珠子转了转,下一刻只见他突然将手伸进牢笼,猛地一吸。

“呼!”

一股强大的吸力之下,那干尸就要被隔空摄来。

可就在掌风触及的一瞬间,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那具干尸竟然化作了齑粉洒下。

原来这具干尸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月,浑身精华早已失尽。

东方墨原本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或者意外收获,不想却是这个结果。

于是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去。

当走到第二座牢笼前,往里一看,其中同样是一具尸体。

那尸体常人大小,浑身上下依然是一副皮包骨头的样子。

东方墨隔空一吸,尸体便再次化作了齑粉。

于是有些失望的继续往下走去。当转了一大圈,二人发现牢笼中都是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干瘪尸体,除此没有任何例外。

但东方墨却发现一个奇怪之处,那就是这些尸体上,他并没有看到什么伤痕。所以他猜测这些人死去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没有灵气的补给,被生生给耗死的。

虽然表面看似合理,但不知为何,他心中又有一种错觉。觉得这些人死去的真正原因,可能又并非如他所想的那样简单。

接下来的数日功夫,他们所过之处,皆是一般无二的牢笼。

东方墨曾多次尝试,想要看看死去的人身上,是否留有什么宝贝,但结果无一例外,这些人无不孑然一身,他不过是痴心妄想而已。

于是两人便加快了步伐,往深处走去。

让他们有些吃惊的是,越往深处走,这些牢笼数量就越少,体积却越庞大。铸造的牢柱也从之前的手臂粗细,变成了大腿粗细,最后甚至变成了腰粗。

东方墨本就机智过人,立马推断其中囚禁的修士,恐怕实力是在逐渐增强。

可惜的是,这些人即使再强,如今也只是一具干瘪的尸体,不复当年的辉煌。

二人这一走,就是半个多月的时间。

好在东方墨有着不少的灵草,虽然这些灵草大都没有多少精华,可将其服食之后,还是会补充些许体力,让他不至于感觉到疲乏。

……

而此时,在血魔殿第七层,血族四大首领站在深处某个地方。

四人分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低首面向正中。

只见四人所看的位置,有一个凸出的球形玉石。

那玉石散发出些许淡淡的自然光晕,笼罩周围数丈的范围。

“连破七道禁制,这是最后一层了。魃魔,继续吧。”

为首的黑袍身影看向那满脸血槽的光头大汉开口道。

“哈哈哈,看我的。”

只听光头大汉瓮声说道。

语罢,其壮硕的身形凌空一翻,头下脚上,身躯倒置。

“唰唰唰!”

就在接近那球形玉石的瞬间,其双拳突然化作了残影。

下一刻,就听一阵猛烈的爆鸣传来。

竟然是他的拳头,雨点一般落在了玉石上,将玉石砸的“砰砰”直响。

而他的身躯,则借着每一拳坠落之力,倒着悬浮在半空,显得极为夸张。

这一路,他已经靠着自身恐怖的肉身之力,连续破了六层禁制,如今只要将这一层破开,那么就会到达此行的目的地。

虽然禁制一层比一层强,可在他看来,不出三日的功夫,这禁制就会被他破开。

果然,只是两天的时间,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玉石突然碎裂开来。

光头大汉身形一跃,就落在了一旁。

与此同时,一阵“咔咔咔”的连续机关声响起。

在玉石碎裂的地方,周围的石质的地面突然滑动起来,露出了一个数丈大小洞口,洞口当中则是一条向下的石阶。

“哈哈哈,走吧。”

黑袍身影腹部隆起,一阵大笑,而后首当其冲走了下去。

其余二人紧随其后,噬青则落在最后的位置,看向前方三人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讽,这才信步跟上。

直到四人进入第八层之后,才发现石阶的尽头,被一道高达百丈的石门堵住。

石门古朴沧桑,其上没有任何雕刻,或者纹路。

仅仅是从外观的气势上来看,就不难推断出此门绝对沉重异常。而且赫然紧闭着,只留下一条小小的缝隙。

“果然这道门是真实存在的。”

黑袍身影站在石门前,语气当中不乏一丝激动。

不过噬青却不着痕迹的眼睛一眯,只因他看到了那石门的缝隙处,有三个椭圆形的凹槽。

那凹槽,原本似乎应该有什么东西镶嵌在其中,只是如今空缺了而已。

其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这才不着痕迹的收回目光,以免引起他人的注意。

“噬青,接下来该你出手了吧。”

然而下一刻,一道低沉的腹语之声,突然响起。

听闻此声的刹那,噬青平静的神情忽的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