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行踪暴露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然而东方墨目中寒光闪烁,体内法力一催。

霎时,将此人缠绕的藤蔓突然勒紧。

“啊!”

只听这老者发出一声惨叫。

藤蔓收缩,将他胸腔不断挤压,让他根本无法喘息,脸色瞬间煞白。

足足七八个呼吸之后,眼看此人脸色涨红,甚至开始发紫,东方墨法力才微微一松。

“呼!”

血族老者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看向东方墨时眼中露出一丝惶恐。

“我问你答,若是敢言半句假话,后果自负!”

东方墨神色阴沉的看着他。

“是是是,前辈请问,晚辈知无不答。”

闻言,此人连忙点头,甚至露出谄媚的笑容。

“你之前为何要逃!”

“这个……其实是因为前辈是人族,而晚辈乃是血族,你我二族势不两立。并且前辈修为晚辈根本看不透,是以晚辈撞见前辈之后,自然落荒而逃了。”

血族老者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闪躲目光,而后开口道。

“是吗?”

东方墨神色露出一丝讥讽。

“晚辈已落入前辈手中,又怎敢谎言相欺。”

血族老者摇头苦笑。

“哼!”

只听他一声冷哼。

之前二人相遇时,此人发现其人族身份,并未有什么惊讶。反而在看到他的面目时,先是一愣,而后立马露出一丝异色。

虽然这老者刚才所说,若是以常理度之,找不出任何纰漏。可东方墨心思何等缜密,前后推理下,眨眼就判断出此人在说谎。

于是法力一鼓。

下一瞬,这老者脸上立刻露出痛苦的神情。

竟然是缠绕他的藤蔓当中,数根木刺钻了出来,直接深入他的皮肉当中。

“前辈饶命,饶命啊!”

对于老者的求饶,东方墨并未理会。

如今他对于木灵力的掌控,在灵根变异以及修为突破之后,已经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地步。

那些钻出的木刺,不仅钉入这老者身体,并且还生出了几根倒钩。

这种钻心的疼痛,血族老者怕是平生也没遇到过。

只见他额头汗珠滚滚落下,脸上神色越发的痛苦、狰狞。

此人一阵惨嚎,即将晕厥过去。

见此,东方墨这才法力一顿。可依旧将木刺保存在其体内。

“你要是再敢说假话,我保证你这辈子永远也没机会开口了。”

东方墨阴沉的说道。

至此,血族老者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惧意,他明白眼前这人族小子,绝对不是容易糊弄的。

“咕噜!”

闻言,其咽了口唾沫,这才缓缓开口。

“其实晚辈看到前辈就逃的原因,是因为城主大人下了命令,若是发现前辈的踪迹,必须立即禀告。”

“发现我的踪迹?”

东方墨眉头一皱。

“不错。”

血族老者道。

“你怎么知道是我!”

东方墨不解。

“因为城主大人给了晚辈等人一张画像。”

血族老者继续道。

“拿来!”

见此,东方墨一伸手。

“如今晚辈被擒,而画像在晚辈的储物袋中,还望前辈暂且松手,待晚辈将画像取出。”

“不用了!”

东方墨一口回绝,他哪里不知道此人心中那点小算盘。

语罢,他右手虚抓,直接将这老者腰间的储物袋隔空摄了过来。

而后法力鼓动,从储物袋上的玉环浸入了进去。

这老者的储物袋只有一层薄弱的血禁,可在东方墨浑厚的法力之下,其布置的血禁犹如纸糊一般脆弱,轻易的就被冲开。

血禁被破,此人脸色蓦然一白,心神都受到了一定的波及。

东方墨手臂一抖,将其储物袋里的东西尽数倾了出来。

只见数百颗血石,少许的灵石,以及诸多杂物之外,储物袋中就别无他物。

可东方墨眼尖,突然就看到了诸多的杂物当中,有一张兽皮。

其神色一动,将那兽皮抓来,摊开一看。

兽皮上赫然刻画出一个人族青年男子的模样。

当看到这青年男子的面容后,东方墨眼中露出极为古怪的神情。

只因此画像,果然描绘的就是他。

见此,他有些惊疑的转过头来,看向血族老者继续道:

“你所说的城主是谁!”

“黄芪城城主,黄芪大人!”

“黄芪?”

东方墨沉思半响,确认此人他并没有听说过,又道:

“你可知晓,为何会他会下这种命令。”

“实不相瞒,晚辈对于城主要找前辈的缘由,着实不知,还望前辈息怒。”

血族老者脸上浮现一抹惊慌,就怕这人族小子在他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以为他又在撒谎,再次对他严刑逼问。

尤其是这小子此时双眼眯起,仿佛毒蛇一般摄人心魂,老者心中更是打鼓。

看到此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情,东方墨倒并未急着对他出手。

再次道:

“你是说,黄芪城城主,给了你们每个人一张这样的画像,要你们找到我?”

“是的!”

血族老者沉吟片刻后,依然说道。

至此,东方墨心中念头急转。

“难道是……”

但随即他就像猜到了某种可能,眼中突然爆发出两道凌厉的光芒。

于是看向此人开口:

“血族大地出现了一尊大凶的事情,你可知晓。”

“这个自然知道,那怪物在我族大开杀戒,无人能挡。不管是人族修士还是血族修士,只要是被它撞见的,几乎没有一个能够活着逃走。”

“据说还有化婴境修士死在它手中。如今人族已经全面撤退,我族族人也开始向着后方撤离。”

血族老者回答道。

“果然如此!”

东方墨心中蓦地一沉。

他赫然想起,之前被那形似猴子的怪物抓住后,他不仅没有死在那怪物手中,反而被它远远抛飞。

在有心人看来,那怪物见人便杀,可为何他却能落在其手中还安然无恙?所以这其中必然有着什么隐秘。

他暗自猜测,说不定整个血族,人手都有一张他的画像,只为找到他。

东方墨自然不可能向那些人解释什么,就算他说了,也没人相信。

而且要是被发现了行踪,甚至落在了血族高阶修士手里,那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就在他还要再问什么的时候,无意间他忽然瞥了这老者右手一眼。

此人双拳紧握,可右手拳头明显更大一些,其中似是包裹了什么东西。

“你手里抓的什么。”

东方墨沉声问道。

“没……没什么!”

闻言,血族老者露出一丝惊慌。

见此,东方墨心念一动。下一息将其束缚的藤蔓,分出一小根枝条,将其右手手腕缠绕,再猛地收缩。

“嘶!”

血族老者吃痛,一声惊呼之下,手掌豁然摊开。

“吧嗒!”

只见一块碎裂的玉石掉落了下来。

看到这玉石的刹那,东方墨眼中爆发出一道冰冷的杀机。

这玉石乃是血族常用的一种传音石,和人族当中的传音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如今玉石碎裂,那么这老者必然向着某人传送了什么消息。

不用说,他也知道此人做了什么。

“该死!”

其咬牙切齿的说道,话语落下后,法力猛地鼓动。

“晚辈再也不敢了,只要前辈饶命,晚辈原意……”

可这老者尚未说完,只听“噗呲”一声轻响。

大腿粗细的藤蔓疯狂勒紧,将此人的身躯挤成了一滩肉泥。

鲜血飞溅,落在沙地上,显得触目惊心。

东方墨双目微微眯起,久未杀人,对于这种畅快的感觉倒是怀念的很。

惬意的舒了口气后,他猛地惊醒过来。

此人使用了传音石,那么他的行踪很有可能已经暴露,所以他必须尽快逃离,越快越好。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