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缘由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修为突破之后,东方墨脚踩遁天梭,一息达到近乎两百丈的距离。

这种速度,怕是筑基后期都望尘莫及,唯有凝丹境能够一比。

可当他神识探开,就发现身后腥风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向着他疾驰而来,二者转瞬就不到千丈。

至此,他脸色蓦地一沉。二人在速度上的差距,太过于巨大了。

在他看来,此人必然修炼了某种精妙的遁术。

只是数个呼吸,就已经出现在他身后二十丈左右。

东方墨一咬牙,忽的转过身来,手中七八张符箓一股脑的向后扔了出去。

“轰轰轰!”

符箓只是刚刚触及那股腥风,就纷纷爆开,发出剧烈的声响。

与此同时,腥风稍稍一顿。可不足半息,就速度再次一增,继续往前而去,眨眼就已经在他身后三丈。

至此,腥风当中那黄袍修士手掌蓦地探出。

“呼!”

一只由飓风凝聚而成的手掌,从身后向着东方墨抓去。

东方墨对此早有感应,深知在速度上逃不出此人手掌,于是将遁天梭一收,扔进了储物袋。

下一瞬,他转过身来,看向腥风当中的黄袍修士,右手掐诀连连,口中如若有词。

就在他即将被那大手抓住时,尚在半空的身形突然一晃。再次出现时,已经在十丈之外。

“咦!木遁之术?”

黄袍修士身形同样一顿,驻足后,双手倒背的看向不远处那披散着头发的小道士,有些诧异的开口。

东方墨左手将不死根紧紧抓在掌心,看向此人则极为警惕的样子。

不消多时,他便率先开口。

“敢问道友何人,为何平白无故对小道出手!”

黄袍修士捋了捋八字胡,眼中闪过一丝轻笑。

“你我二族势不两立,我对你出手,何来平白无故一说。”

闻言,东方墨眼珠子转了转,继续道:

“话虽如此,可小道一无财,二命贱,即使落在道友手中,于你而言也没有任何好处。”

“无财吗,那你将腰间储物袋拿来,鄙人转身就走,绝无二话。”

“好说好说!”

听到此人要求之后,东方墨先是一愣,随即立马露出一丝笑意,而后右手向着腰间一抓,摘下了一只储物袋,毫不犹豫的向着那黄袍修士扔了过去。

见此,黄袍修士反而眉头一皱。

眼看那储物袋即将抛飞过来,下一息只听他一声冷哼,倒背的右手伸出,看似随意一挥。

可这一挥之下,一股清风吹拂而过,将那储物袋于他身前数丈,硬生生的定在了半空。

“道友这是何意?”

看到此人的动作,东方墨故作疑惑的问到。

“这种把戏就不要在我面前玩儿了。”

语罢,黄袍修士手掌一捏。

“咔嚓”一声,那储物袋上的玉环被挤压的粉碎,刹那间一颗黑漆漆的石球从储物袋中掉落了下来。

“轰!”

下一瞬,那拳头大小的石球突然炸开,剧烈的法力波动下,一股火浪席卷了方圆七八丈的范围。

在石球炸开的瞬间,黄袍修士身前腥风一起,将火浪抵挡。

直到数个呼吸之后,火浪消失,他才有些玩味的看着前方那小道士的身影。

此时的东方墨脸色闪过一丝讶然,他本就不指望这一招能够将此人重创。只是没想到,中阶雷震子对他竟然没有任何的威胁。

不过借此机会,他也勉强判断出此人应该是凝丹境中期修为,比起当初在木灵阵当中遇到的阵灵要差上不少。但此人在遁速上,恐怕那阵灵也远远比不上,更不是他能够相提并论的。

“我警告你,若是再敢耍花样,鄙人就不会站在这儿和你好好说话了。”

黄袍修士言语中满是威胁之意。

“呵呵,明人不说暗话,道友有何指教,道来便是。”

东方墨倒也洒脱,反正此人并未急着动手,他也乐得如此。

“很好,我且问你,你是如何从那大魔头手中逃出的。”

黄袍修士嘴角一扬,便开口问道。

“果然!”

闻言,东方墨心中一沉,此人追来的原因果真如此。

摸了摸下巴,片刻后他便回道:

“若是我说那大魔头原本尚能控制杀念,到后来才完全入魔。而小道便是在它还未失去理智时,被它放走的,你信吗。”

“信!”

可黄袍修士接下来的话,使得东方墨极为讶然,甚至一副古怪神情的看着他。

“那你再告诉我,那大魔头将你抛飞时,曾悄然开口,它对你说了什么。”

只听此人再次道。

“嗯?”

东方墨微微一愣,似不明白其话语的意思。

见此,黄袍修士脸色一沉,显得有些难看。在他看来,这小道士多半要装蒜了。

然而此时东方墨心中对此人的话,的确是极为奇怪。

只因那大魔头将它抛飞时,什么话也没说。

但下一瞬,他就突然想到了什么。

似乎当日那大魔头即将入魔时,的确双唇微动,好像在说着什么。

在外人看来,当时东方墨还一副诧异聆听的样子。

只是他们不明白,东方墨的诧异,正是因为那大魔头看向他确有开口,可他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所以他才会露出诧异的神情。

但是那一幕落在外人眼中,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

至此,东方墨也终于明白,为何血族会派诸多的人来寻找他。

并不仅仅是他从那大魔头手中逃脱,还因为它对他说了什么。

虽然他什么都没有听到,可外人岂会相信?

换位思考一番,即使换做是他,他也不会相信的。

“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出来了!”

发现这道士一副沉思的样子,黄袍修士脸上露出一丝不耐。

“说了又有什么用?反正不管我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

东方墨忽的抬头,看向此人反而微微一笑。

“这得看你说的是什么了。”

黄袍修士不置可否。

“想来道友是因为血族首领的命令,才来抓我的吧。”

东方墨岔开了话题。

闻言,黄袍修士眼中露出一丝异色,不想这小子是如何知道的。

将其眼中异色看的清楚,东方墨心中再次一沉。因为他猜测的并没有错,果然是血族首领的命令。

而且他甚至怀疑,极有可能是那最神秘的大首领所为。

“谁人派我来的不重要,你不说,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且慢!”

眼看此人要动手,东方墨连忙出声阻止。

“怎么,愿意开口了?”

黄袍修士动作一顿,这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没有!”

然而下一瞬,东方墨却看向他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与此同时,他不知什么时候藏在身后的右手上,一只罗盘突然激荡起了一阵白光。

在白光之下,周遭传来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

“找死!”

见此,黄袍修士神色大怒,话语落下后,手掌伸出往前一拍。

“呼!”

一股腥风凭空而起,旋转着向东方墨直直撞了过去。

东方墨对此早有所料,手中木杖对着黄袍修士遥遥一指点。

木杖尖锐的那头,一团浓郁的木灵力浮现,同时一柄柄木剑凝聚而出,下一息就向着前方激射而去。

二者眨眼就轰在了一起。

“噗噗噗!”

只见漫天的木剑将那股腥风刺穿,而后纷纷碎灭。

那股腥风在他全力一击之下,也终于溃散开来。

不过由于动用法力,东方墨罗盘的传送差点被打断,好在被他稳住了。

如今他对于法力的掌控,已经极为精妙,若是以前,绝对做不到一边使用罗盘,一边激发术法。

眼看五六个呼吸眨眼即过,不消多时,他便能够直接传送出此地。

但黄袍身影突然看向他,本就血红的眼眸当中,两道红光激射,向着他扫了过来。

这两道红光看似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东方墨分明从其上察觉到一股浓郁的危机。

最多再有三四个呼吸他就能够被传送离开,可关键时刻,他毅然决然的将罗盘一收,转而祭出一只小巧的龟甲。

龟甲刚刚涨大将他护住,那两道红光直接扫在龟甲上。

“轰!”

霎时,龟甲如遭重击,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二者一同抛飞出十余丈距离才停下。

东方墨猛地一推,将龟甲死死抵住,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碍,可此时他依然觉得体内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

可紧接着,他就神色再变。

其周围忽然刮起了一股轻微的腥风。这腥风来的无声无息,瞬间就在他周身四处呼啸。

期初只是拂面而过,但三两个呼吸之后,腥风突然鼓动起来。眨眼就化作了一股巨大的龙卷,将他困在其中。

“糟糕!”

东方墨暗叫一声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