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生擒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竟然是在他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

而此人正是东方墨。

之前在坟冢的自爆之下,他将姑苏婉儿一把推开,自己却被坟冢自爆的威力完全淹没。

此时他体内骨骼碎裂了大半,经脉也有寸寸欲裂的趋势。

好在他也算是名副其实的体修。加上关键时刻催发了一层化藤甲,是以重伤,却并不至死。

此时他右手将长生须和不死根融合和后,形成的拂尘举起。一把甩出,眨眼就将那青年男子腰间缠绕。

“咳咳……”

可一阵剧烈的咳嗽下,其嘴角鲜血不断溢出,显然他的伤势,比起姑苏婉儿还要严重得多。

但对此他毫不在意,反而手臂一颤,一股法力喷涌而出。

“唰!”

勒紧青年男子的拂丝,猛地收缩,就要将其拦腰勒成两截。

青年男子神色微变,此时身躯爆发一股澎湃的法力,就要将不断勒紧的拂丝震开。

然而他一震之下,却骇然的发现拂丝甚至没有出现丝毫波动,反而勒紧的趋势更加迅猛。

至此,其终于脸色大变。

只见他手指伸出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他的动作,远处束缚姑苏婉儿四肢的四股黑烟,刹那将她松开,更是相互融合成一团黑气。

“移形换位!”

青年男子双目当中精光闪闪,口中一声暴喝。

“噗!”

恰在此时,束缚在他腰间的拂丝,也彻底勒成了一圈,将他的身躯挤成了两截。

可见此一幕,东方墨细长的双眼微微一眯。

竟是此人掉在地上的两截残尸,突然碎裂开来,亦是化作了两股黑烟。

黑烟冲天而起,相互融合,蠕动间竟然化作了一只形似狐狸的阴灵。

而再看远处,之前束缚姑苏婉儿的黑气飘散开来,当中则露出了青年男子的身影。

不过此时的他,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看向东方墨时,眼中又惊又怒。

只因猝不及防之下,不想差点遭了此人的道。

然而不等他有所动作,东方墨手臂一抖。

缠绕成一圈的拂丝,忽然绷直,对着他横扫了过去。

尚未接近,拂丝爆散开来,就像一面巨大的蒲扇,重重一拍。

青年男子一声冷哼,其手指飞快掐动,呼吸间在其身前就由法力凝聚成了一面厚重的铁盾。

“当!”

拂尘顺势抽在了铁盾上。

感受到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力从铁盾上传来,此人的身形直接倒射了出去。

“轰”的一声,砸在了不远处一座坟头之上。将那丈许高度的坟头,轰的粉碎。

东方墨仅仅是筑基中期,而且还身受重伤,此时实力无法发挥出全胜的一半。

可他靠着拂尘之威,只是挥舞了两下,就将筑基期大圆满的青年男子给硬生生的抽飞。

不得不说,其手中这件宝物,威力当真巨大。

“嘭!”

可下一瞬,在被轰碎的坟头当中,一道身形突然暴起,缓缓走出。

仔细一看,正是青年男子。

此时他头发稍稍有些凌乱。英俊的脸上,还有一条淡淡的血痕。

其信步走来时,还优雅的弹了弹肩头的灰尘。

“我会将你的神魂抽出来,点魂油。”

他在看向东方墨的目光,犹如看待一个死人。

而此时的东方墨,不管是肉身之力,还是法力,都近乎枯竭。

再加上他神魂本就受了严重创伤,因此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袭上心头。

就在他摇摇欲坠之际,那只形似狐狸的凝丹境阴灵,眼中忽的爆发出两道幽幽的冷芒。

随即其狐尾一摆,向着东方墨电射而至。

“影子,杀了它。”

东方墨早已没有多余的力气,其头颅低垂,有些无力的开口。

在他话语落下后。

“咕!”

其脚下的暗影当中,传来了一声犹如夜枭的啼鸣。

听闻此声,那阴狐激射的身形猛的一顿,好似被一股强大的威压震慑,其眼中幽芒更是化作了一丝惊恐。

“扑哧!”

下一瞬,就听一声轻微的振翅声响起。

一道黑光一闪即逝,刹那就没入了阴狐的眉心当中。

“吱!”

霎时,这只凝丹境的阴狐蓦地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同时其虚幻的身躯,化作一团猛烈翻滚的浓烟。

只是数个呼吸,浓烟就彻底不见了踪影。

“扑哧!”

又是一声振翅的声音响起。

再看东方墨的肩头,不知何时一只神骏的夜隼站立着,管状的瞳孔毫无情感波动的扫视着四周。

此时青年男子脸色“唰”的一下,惨白一片。

他能够感觉到,他的灵宠已经彻底被那道士肩头的灵兽吞噬。

二者神魂相连之下,他同样受创不轻。

此时不仅是他,就连姑苏婉儿也万分错愕。

只因一路而来,她从未发现东方墨还有一只灵宠。

但她也终于明白了,东方墨为何一路上会有诸多奇怪的举动。甚至有时候,仿佛还能预测许多未知的事情。

现在看来,都是他这只神出鬼没的灵宠的功劳。

“你们到底是谁!”

这时,青年男子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惶恐。

他的灵宠可是凝丹境修为,尽管刚刚进阶不久,只是凝丹境初期。可他无法想象,阴狐竟然无法在那道士灵宠的手中,坚持一招半式。

尤其是那只灵宠,还只是筑基初期而已,这让他如何不惊。

能有这种逆天灵宠的人,身份必然不简单。

只是他不知道是,影子本来就是天地所生的异兽,并且是神魂之体,专克世间神魂。

那阴狐虽然是阴灵,自然也能算作神魂一列。

即使阴狐境界上比它高出一大截,可只要是神魂之体,影子就有着绝对的压制。

由于常年和阴灵打交道,加上鬼魔宗的功法特殊的原因。青年男子震惊之余,他隐隐从细节也看出,那道士的灵宠,似乎并非真正的灵兽,应该也是一只阴灵。

可来不及细思,夜隼又是一声震慑心魂的啼鸣。

“咕!”

随即又是一道黑光闪过,向着他眉心刺去。

影子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此人肉眼根本无法看清,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就已经传来。

千钧一发之际,青年男子将一直拿在手中的那根蜡烛,举在了面前,同时咬破舌尖,含住一口精血后,对着烛火猛的一喷。

“呼啦!”

其精血就像是易燃的火油,喷在烛火上后,一股黑色的火焰冲天而起,将冲来的影子直接淹没。

这蜡烛是鬼魔宗专门炼制出来,用以克制阴灵的。既然那道士的灵宠也是阴灵,那烛火对它就有绝对的效用。

然而让他失算的是,以往总能屡建奇功的烛火,对那道士的灵宠仿佛没有任何作用。

影子直接撕破了熊熊烈火,更是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晃眼就要没入了他的眉心。

至此,此人再也无法保持镇静。

关键时刻,其眉心突然激发出一股黄色光芒,光芒当中甚至还有一颗颗符文飘飞出来。

鬼魔宗弟子对付阴灵早已有一套,这是宗门内一种秘术,能够抵挡对神魂的攻击。

就在他激发了秘术,准备抽身暴退时。其抬头一看,一双管状的瞳孔瞬间落在了他的眼中。

注视着这双管状瞳孔的刹那,青年男子只觉得脑海“嗡”的一声,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与此同时,其眉心那股黄色的光芒暗淡下去,飘飞的符文也溃散开来。

“噗!”

趁此机会,影子眨眼没入了他的眉心。

霎时,只见其双目当中,浮现一片浑噩之色。

下一息,影子从其后脑激射而出,转瞬就消失不见。

再次出现时,它已经站在了东方墨的肩头。

不过在其爪下,死死的抓住一具虚幻的小人身影。

仔细一看,那小人身影正是青年男子的神魂。

“啊!”

青年男子这时才惊醒过来,其蓦地一声惨叫。

他根本无法想象,即使是他,在这道士的灵宠下,同样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这绝对不是阴灵!”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实力的阴灵。

在这灵兽的爪下,他的神魂都在颤栗,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于心间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