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打听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要知道能这样称呼她的,无一不是她极为亲密之人,这东方无脸又算哪根葱。

“东方兄不必如此,婉儿姑娘不过是率性而为。”

黑衣青年早已被姑苏婉儿刚才那倾城一笑,迷得有些神魂颠倒。此时看到东方墨神色难看,更是要对此女发难的样子,于是连忙出声制止。

东方墨哪里肯依,瞪了姑苏婉儿一眼,继续道:

“徐道友乃是碧影真人门下,没大没小,莫要失了规矩。”

其话语落下后,姑苏婉儿气的牙关紧咬,一双玉拳更是拽的死死的。

但她强忍住怒火,没有发泄出来。

看到此女频临爆发的边沿,东方墨不敢再激她,于是转身看向黑衣青年。

“是小道管教无方,让徐道友见笑了。”

“东方兄哪里话。”

黑衣青年被东方墨在此女面前大大的恭维了一番,心中只觉得好不畅快。

于是连忙将一个约莫炼气期的弟子使来。

“将五十年青桑酒给我来一壶,另外让后房将好东西全部招待上来。”

“是徐前辈,晚辈这就去。”

那练气期弟子显然认识黑衣青年,便点头恭敬告退。

不消多时,三人面前就摆满了一桌灵气盎然的菜肴。

“这青桑酒可是我膳宝楼独有,五十年份的,即使有灵石也不一定买的到,二位一定要好好尝尝。”

黑衣男子将一只巴掌大小的玉壶拿起,给东方墨和姑苏婉儿各自酌了一杯。

东方墨自然不会客气,便仰头饮尽。

当青绿色的酒液入喉,只觉一股充沛中还带着一丝火辣的灵气,滚入腹中,使得浑身舒坦。

“好酒!”

东方墨一抹嘴巴,大赞道。

“呵呵,东方兄不嫌弃就好。”

于是黑衣青年再次给他酌满,才缓缓坐下。

“敢问二位是从何处而来。”

只听他开口问道。

“呵呵,我兄妹二人都是散修,并没有什么出处。”

已经很多年没有碰过这种熟食了,看着面前这些全部都是由高阶灵兽,或者是灵材烹饪出来的东西,东方墨拿起了筷子,细细品尝起来。不时还点点头,显然还不错的样子。

而对他的话,黑衣青年并未怀疑。

因为在东域各大势力当中,还没听说过姓东方的。

那几个独来独往,实力极强的散修,也都不是这个姓氏。

不想让此人对他多加盘问,以免露出马脚,东方墨便率先开口道:

“我兄妹二人初来贵地,听说这魔阳城临近贵宗的鬼冢之地,也不知那鬼冢之地是个什么地方。敢问徐道友可愿为我二人详说一番。”

语罢,东方墨还瞥了姑苏婉儿一眼,示意她配合一下。

而此女刚才被他气的不轻,哪里肯买账。

于是东方墨从桌下将手伸出,就要对着此女玉手掐上一把。

但姑苏婉儿早有所料,屈指一弹之下,一股暗劲将他的爪子直接弹开。

至此,东方墨才有些悻悻的收回了手掌。

不过他显然低估了姑苏婉儿容貌对此人的吸引力了。

“既然东方兄相问,在下岂有不说的道理。”

黑衣青年微微一笑。

接下来,他似乎有意在姑苏婉儿面前卖弄,于是将关于鬼冢之地的事情,全都绘声绘色的道了出来,反正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

而对于东方墨不时的提问,他也是知无不言。

只是在此期间,他不时将话题往他师尊碧影真人身上引,想以此引起姑苏婉儿的注意。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此女一直低着头,对桌上看似丰盛的熟食,也只是浅尝辄止一番而已。

东方墨哪里不知此人是在扯虎皮来炫耀。于是将自己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全部发挥出来,不时就会隐晦的奉承此人一把。

黑衣青年对此尤为的享受,完全沉浸其中,话匣子也彻底敞开了。

所以,两人可谓“相谈甚欢。”

“对了,刚才徐道友说,那鬼灵花能够治愈神魂创伤,但却需要一种叫培元果的东西,那培元果又是什么。”

此时,东方墨不知不觉,就将话题极为巧妙的引到了培元果之上。

一旁的姑苏婉儿尽管对东方墨没有什么好感,可对他这份心机,不得不生出一分佩服。

而黑衣青年闻言后,并未过多思虑,就继续道:

“培元果其实是一种天地灵果,生长在某些极热之地,所以有些罕见。因为鬼灵花的药效太过于阴寒,所以就需要这种培元果来中和一番。”

“尽管其他一些天地灵物也能有着中和的作用,可却只有培元果和鬼灵花的药性并不冲突,所以想要用鬼灵花治愈神魂,就务必要用到培元果。”

“原是这样。”

东方墨点了点头,也算终于明白了。

随即他又道:

“虽然培元果并不多见,但以徐道友的身份,恐怕也见怪不怪了吧。”

“东方兄抬举在下了,这培元果即使比不上鬼灵花,但也不是随处可见之物。一般情况下,只有在两年一次的魔阳拍卖会上,才能见得一二,但也不是每一次拍卖会都有。”

只听黑衣青年道。

“魔阳拍卖会?”

东方墨不解。

“呵呵,这魔阳拍卖会,顾名思义就是在我魔阳城举行的一场拍卖而已。不过因为此城繁荣,所以每一次的拍卖都极为的盛大,经常都会遇到往日罕见的奇珍异宝现世。”

“实不相瞒,还有半年左右,魔阳拍卖会就会再次举行。若是东方兄想要见识见识的话,到时候在下原意陪同。”

“这……徐道友如此热情,小道二人如何承受得起。”

闻言,东方墨一甩拂尘,连忙抱拳一礼。

“东方兄客气了,你我二人一见如故,在下做这些不过是应该的,又何足挂齿。”

黑衣青年连忙伸手将他虚扶。

接下来,二人就有一阵没一阵的闲聊,但大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期间,东方墨巧妙的避开了自己二人的事情。足足两个时辰之后,他才站起身来。

“今日承蒙徐道友款待,敢问道友现居何处,来日小道必然和家妹一同登门拜访。”

其话语落下后,黑衣青年露出一丝惊喜。看了姑苏婉儿一眼,就连忙拿出了一只玉简开始刻画,不消片刻,他就将玉简双手奉上。

东方墨接过之后,便道:

“那小道这就先行告辞,过几日说不得还要来打搅一番。”

“东方兄这是哪里话……”

黑衣男子也客气了两句。

至此,东方墨才带着姑苏婉儿转身离开。

当他走出阁楼之后,满脸的笑容立马又恢复了冰冷。

淡淡的看了看手中的玉简,其手掌猛地一捏。

“沙沙沙……”

直接将其捏成了一堆齑粉,从指缝间洒下。

这才头也不回的向着洞府行去。

而在膳宝楼九层的窗口,黑衣青年看着东方墨二人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收敛。

“去给我查查这二人什么来路。若真是散修的话,那小娘子就是我的了。”

只听他阴恻恻的开口。

语罢,其身后一个随从便缓缓退去。

“以我徐某人在神魂上的造诣,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神魂受创极为严重吗。我倒要看看你百般打听鬼灵花和培元果,是为了什么。”

“但奇怪的是,我的三尾貂刚才闻到此人的气息时,为何会感到畏惧。”

只见黑衣青年抚摸着其腰间灵兽袋中,钻出的一只毛茸茸的脑袋,有些疑惑的开口。

而他抚摸之物,便是他的灵宠,三尾貂了。

不过此兽如今在看向楼下,已经离去的东方墨时,眼中依然有些惧意。

与此同时,东方墨脚下的影子当中,好似有一双管状的瞳孔,忽的睁开,冰冷无情的注视着此兽。

“吱!”

见此,黑衣青年的三尾貂,发出一声惊叫,立马钻进了灵兽袋中,再也不敢探出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