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驱毒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可他唯独能够做的,就是肉身之力鼓荡,将这些药力疯狂吸收,巩固到浑身每一处细胞。

然而他炼化的速度,又怎能比得上药力涌进他身体的速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口鼻以及双耳,都有冒着热气的鲜血流淌而出。

并且东方墨的脸色再次涨红,浑身冒出了一股股白烟。

根本无法顾及汗水挥洒,混合在满是药力的液体中,他的全部心思都沉浸在不断炼化药力上。

好在阳极锻体术的开篇,讲述的就是肉身如何吸收精血或是药力。尽管这些药力实在是太磅礴了,对于常人而言,恐怕早就爆体而亡。

但他看样子还能再坚持些许时间。

……

而这时,在距离此地不知多么遥远的某个地方。

一道火红的倩影,身形有些踉跄的来到了一处荒无人烟之地。

此人正是韩灵了。

“白灵,去看看!”

此女从玉足虚踩,踏步而来,到了此地后,犹如喃喃自语般开口。

语罢,其眉心一道白光顿时激射而出,转而消失不见。

不消多时,这道白光就再度折返,钻进了她的额头。

至此,方圆数百里的情形,全部落入了此女的脑海中。

发现周围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后,此女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将九节骨鞭收起,就盘膝坐下。

看了看手背上那团被白色火焰包裹,但却没有停止蠕动的红斑,此女美眸一凌。

“万蛊门的人!”

然而当她仔细沉吟,又觉得不太像。

那侏儒老者自称孤家寡人,所以才对任何势力都不会顾忌,也解释的通为何敢对她出手的原因。

而且从她自报家门后,此人眼中也没有看到丝毫忌惮,那么其口中所说应该是真。

现在看来,此人很有可能就是散修了。

想不出个所以然,韩灵便一声冷哼,转而抛开了杂念。其双手掐诀,打出各种古怪的手印。

某一刻,只见她左手忽的伸出,“呼啦”一声,其手掌便燃烧起来。

下一瞬,此女燃烧火焰的食指,对着面前的虚空不断的勾画。

“呲呲!”

在其动作下,虚空都被焚烧出一道道火痕。

同时,她本就惨白的脸色,浮现了一抹不正常的殷红。显然她正在施展的术法,让她极为吃力。

只是半刻钟时间,这些显现而出的火痕,就汇聚成了一只栩栩如生的三足金乌形象。

至此,此女略显疲惫的眼中精光一闪。

“噗!”

张嘴一口精血就喷在了三足金乌之上。

“扑哧!”

霎时其面前的三足金乌竟然双翅一振,燃烧起一股纯白色的火焰。并且瞬间活了过来,随之围绕着她头顶不断盘旋。

“金乌之火,给我练!”

韩灵一声娇喝。

随着她话语落下,在其头顶的三足金乌顿时仰天发出一道无声的鸣叫,随即双翅一抖。

“咻!”

直接化作了一道火光,转瞬就没入了她右手手背上不停蠕动的那团红斑上。

“呲呲呲!”

霎时,就听一阵烙铁捅进冰雪的声音响起。

“啊!”

此女仰头发出一声痛呼。

但其心智何等坚定,只见她银牙紧咬。随即就将右手举起,放在面前三寸,掐出一个古怪的手印就无动于衷。

一团纯白色的火焰,将她的玉掌包裹着,不断焚烧。

随着“呲呲”声大作,此女不多时就汗如雨下。汗水将她的一身红衣浸透,露出了若隐若现的玲珑娇躯。

若是有男子在此,恐怕会被这一幕的看的口干舌燥,难以自拔。

就这样,两个时辰过去了。

韩灵手掌上的“呲呲”声响越来越小,而她痛苦的神色也渐渐归于平稳。

透过火焰,就能够看到那团蠕动的红斑,已经变得只有豆粒大小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此女蓦然睁开了双眼。

“噗呲!”

与此同时,其手掌上的火焰瞬间熄灭,露出了她犹如羊脂美玉的素手。

将手掌放在眼前打量着,就发现其手背上那团红斑彻底不见了踪影。

至此,韩灵面纱下的嘴角微微一扬。

金乌之火需要她耗费本命精血才能施展,其威力已经无限接近化婴境修士的婴火。即使那侏儒老者给她中下的血毒极为不凡,可只要花费些许时间,她依然能将这些血毒炼化。

“你最好不要死在那侏儒手里,在东域,还没有人能够逃出我韩家的掌心。”

韩灵眼中杀机盎然,犹如自言自语般说道。

沉吟片刻后,此女玉足一踩,冲天而起。

“呼啦!”

只见她浑身火焰大涨,瞬间就将她被浸湿的火红色长裙烧成了飞灰。

火光中,此女身姿摇曳,些许春光乍现而出。

只是呼吸间,周围的火焰就熄灭下来,再次露出了她的身影。

不过如今的她,已经换了另外一身华贵雍容的红色长裙。

四下一望后,此女就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而看她所去的位置,正是鬼魔宗魔阳城的方向。

与此同时,守在泥坛旁闭目调息的侏儒老者就像是有所感应一般,三角忽的睁开,惊努道:

“该死的小女娃,血毒都毒不死你!”

他之前刚准备凭着血蚕给韩灵种下的血毒,看看此女如今是个什么情况,但他随之就察觉到血毒竟然被抹杀了。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东域第一天才的名头,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老者眼中寒光闪烁,他开始考虑到韩家势大,他跟此女结怨是否会招来什么麻烦。

“啊!”

就在他沉思间,一声包含痛苦的咆哮忽的传来。

老者霍然转身,就看到东方墨额头青筋暴起,神色极为狰狞。

如今的他,浑身上下青光盈盈,满是一股浓郁的药香。

但是口鼻间的鲜血,已经犹如泉涌,止也止不住。看他这幅样子,应该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还没死,啧啧啧,命可真硬。”

老者心中因为韩灵将血毒驱除的愤怒,当看到东方墨这幅不堪忍受的样子后,就被冲的烟消云散。

过一会儿,他就会用噬骨蚕将这小子的肉身吞噬,激发这些虫子的滔天凶性。

一想到他培育出了一种,拥有一丝异兽血脉的变异灵虫,其心中就无比的兴奋。

“万蛊门那些老家伙们,我这个当年的弃徒回来了。”

只见侏儒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犹如喃喃自语般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