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再遇净莲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唎都婆毗,阿弥唎哆悉耽婆毗……”

只是他所听到的并非何人谈话,而是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和尚,正盘坐在地上,一手持佛珠滚动,一手敲打着木鱼,口中叨念着某种晦涩难明的经文。

这老和尚双眼深深的凹陷了下去,两道雪白的长眉足有一尺,头顶上还有十二颗漆黑的结巴。

惹人注意的是,在老和尚身旁,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白象匍匐酣睡着。

见此一幕,东方墨双目瞪大,心中的骇然唯有用无以复加来形容。

“净……净莲大师!”

这老和尚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在地底暗河遇见的净莲法王。

东方墨脑海可谓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这老和尚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咕噜!”

但只是咽了口唾沫之后,他就被一阵狂喜充斥。

这和尚慈悲为怀,当年就曾救过他,而且据骨牙说,此人乃是佛祖坐下三大僧王之一,法力可谓通天。今日能够遇见,那他这条小命十有**应该是保住了。

想到此处,东方墨就要立马上前。可这时他又注意到在老和尚身前,还有三道身影。

仔细一看,其中一个是一只两尺高度的猴儿。

还有一个是一只巴掌大小的松鼠。

最后一个则是一只有着三只尾巴的狐狸。

看着这三只小兽,他迈出的脚步忽的一顿,略一沉吟他便驻足在原地,并未立马上前。

随着老和尚口中叨念的经文,这三只小兽无不双目紧闭,一副凝神静听的模样。

那猴儿不时还摇头晃脑,看的东方墨一阵啧啧称奇。

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老和尚滚动的念珠,以及敲打的木鱼停止了下来,同时口中的经文也接近了尾声。

至此,老和尚有些沉重的睁开了双眼,看向面前的三只小兽道:

“缘已尽,路在此,望后会无期。”

其话语落下,在他面前的三只小兽也醒转了过来。

那只两尺高的猴儿摸了摸脑袋,口中发出“叽叽咕咕”的叫声,向着老和尚不断比划什么,随后才兴奋的一蹦三尺的离开。

而那只松鼠更是奇怪,一双爪子抱拳对着老和尚不断的作揖,倒退着同样离去。

最后那只有着三只尾巴的狐狸,则看向老和尚媚眼带笑。都说狐狸笑起来迷死人不偿命,可其笑容当中,有的唯有感激之情,看不出其他任何因素。摇了摇尾巴后,这只狐狸亦是离开。

眨眼三只小兽就消失在石林当中。

看到这奇怪的一幕,东方墨震撼的同时,定了定神,还是走上前去。

来到了老和尚近前他便左手在上,右手在下,抱拳恭敬一礼道:

“晚辈东方墨,拜见净莲大师。”

这老和尚当年曾对他有过救命之恩,这一拜东方墨心甘情愿,没有丝毫作假。

然而他躬身良久,也不见老和尚有何动作。

东方墨自然不会做出抬头观望这等不敬的举动,便将腰身压得更低了。

“阿弥陀佛……”

约莫十余个呼吸之后,才听前方传来一声低沉的佛号。老和尚说话的时候,语速依旧极慢,而且显得有气无力,和他叨念经文字正腔圆的样子大相径庭。

闻言,东方墨心中一喜,缓缓的抬起头来。

这时,又听老和尚一声无奈的叹息:

“施主这这是何苦呢。”

东方墨眉头一皱,极为不解,于是看向老和尚道:

“大师何出此言?”

只听老和尚开口:

“不知施主可记得当年贫僧曾言,望与施主后会无期。”

“这……晚辈自然记得。”

东方墨稍稍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既如此,又何必再见呢!”

见此,老和尚则摇了摇头。

东方墨神色一变,不明白老和尚话中所谓何意,于是心中有些忐忑道:

“若是晚辈有唐突之举,实属无奈,只因遭歹人所追杀,打扰大师清修,望大师莫要怪罪。”

语罢,东方墨再次躬身一礼。

“施主言重了。”

不知不觉间,老和尚手中的念珠又滚动起来,又听他继续开口:

“也罢,或许是天意如此,人意不可阻逆。再见既是必然,又何必多说无益。”

话语落下,老和尚干枯的手掌一挥。

“呼!”

下一瞬,只见周围无边无际的石林就消失无踪。再看此地,竟然是一片波涛无垠的大湖。

老和尚身下,出现了一座莲花台。在其周身的水面上,一片片莲叶铺散开,一只只各色的莲杆矗立,冒出了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沁人心脾的莲香传来,让人闻之只觉浑身通泰,神清气爽。

夜色静谧,加上湖水波光粼粼,这一幕和当年他第一次遇到老和尚时如出一辙,给人一种神圣、圣洁的气息。

见到这一幕,东方墨异常震惊。同时以他精明的心思,也暗自猜测,或许正是因为老和尚不想见他,所以才布置了一片石林幻阵阻拦,可不想他依旧凭着听力神通闯了进来。

由此也印证了他“天意如此,人意不可阻逆”的话。

这番动作落下后,老和尚才慢慢抬起头来,上下打量着东方墨。

在其平静的目光下,不知为何,东方墨心中一片清宁,就连体内被那条蚕丝灼烧的痛苦也减轻了几分。

“哎……”

只是片刻后,老和尚就收回了古井无波的目光,转而再次摇头叹息。

东方墨被这一幕弄得有些不明所以,但他还是开口道:

“实不相瞒,此次晚辈受人追杀,能遇见大师乃是缘分,所以晚辈厚颜求大师再次出手相救,为晚辈指明一条出路。”

“路在脚下,无需让人指明。”

老和尚淡淡说道。

闻言,东方墨心中有些焦急,老和尚说话总是指明一半,暗藏一半,让他还要去猜测其话语剩下的意思。

于是他开始暗自揣摩,可不等他深思,这时又听老和尚继续道:

“既然相见是缘,贫僧有一问,望施主解惑。”

“大师请讲,晚辈知无不言。”

不知为何,听到老和尚这句话,东方墨心中没由来一阵狂喜。

“敢问施主为何修行!”

此刻,就听老和尚开口问道。

语罢,其浑浊的双眼更是平静的注视着他,只等他的回答。

“这……”

东方墨一惊,不知老和尚为何会问出这句话来。

然而只是沉吟一番,他还是老脸一红,如实回答道:

“不瞒大师,晚辈俗心未泯,修行只为喝最好的酒,吃最好的肉,还要娶几房最美的俏娘子。”

“那施主这一路而来,可否是奔着这些而去!”

老和尚又道。

只是这一次,东方墨却陷入了沉思。

自从他踏入了修行之路,除了在太乙道宫的那几年,到了血族大地之后,这些年可谓一路都在杀伐中行进。

不是杀人,就是被杀。而为了活下去,阴谋、诡计、勾心斗角、各种心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他的所作所为,当真是为了喝最好的酒?吃最好的肉?还有要娶几房最美的俏娘子吗?亦或者他是为了杀人而修炼?东方墨扪心自问。

当然,他自知这些年他杀了很多人,多的他都数不过来,手段有时也极为残忍。

甚至他承认自己嗜杀,可他绝不承认自己滥杀。被他所杀之人,在他看来都有必死的理由,没有一个该活下去。

想到此处,他目中顿时有了一丝明悟。

是,当然是。

阴谋诡计,心机手段乃是必然。若是不杀人,就会被人杀,若是被人杀,又怎能喝最好的酒,吃最好的肉,还要娶几房最美的俏娘子呢。

于是他看向老和尚,眼中露出坚定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