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决定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东方墨的心神沉浸在黄色的葫芦当中,看到魔沙在吸收了那只血蚕的精血后,依然陷入沉睡,并且生命气息极为平稳,于是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

此时,听到黄衫女子的话,好片刻后他才回过神来。

将塞子盖上后,就将葫芦再次挂在了腰间。

转身看向黄衫女子青木兰,道:“青师姐过奖了,不过是仗着风师姐将此人的灵虫困住罢了,否则的话,面对此人小道也只有逃命的份儿。”

不过话虽这样说,在他心中还是稍稍有些自傲。

只因他也完全没有想到,三石术祭炼的本命石,威力会如此巨大。他还只是将本命石温养了数月而已,就能一击将凝丹境修士斩杀,若是继续将本命石祭炼,他也不知道此石最后会成长到哪一步。

而且,这还只是三石术当中的一石之力,要是集成三颗,又该是怎样的场景呢。

更让他哑然的是,三石术当中所描述,以此术祭炼的本命石,不同于其他本命法器,在温养的阶段必须要谨慎使用,因为若是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将法器的灵性损伤。

比如莫千离那小娘皮,当年尚在炼气期的时候,就已经祭炼了本命法器,不过在登顶偏峰时,被他用计让一只黑魔灵猴和此女相斗,逼得此女将温养在体内的飞针提前祭出。虽然最后将高出他修为一阶的黑魔灵猴斩杀,可她本命法器温养数年的功效,亦是付之东流,自身还受到了一定的反噬。

而他的本命石,则完全没有这种忌讳。

不过虽然中途使用,不会让本命石有什么损伤,可想要让其威力平稳提升,最好还是时刻温养。

“师弟不用谦虚,对了,刚才那石头是师弟的本命法器吧。”

这时,又听青木兰开口问道。

闻言,东方墨眉头一皱。

擅自问他人本命法器乃是忌讳,可一想到青木兰将还灵之术这等奇妙的神通都给了他,于是他就开口道:“不错,的确是小道的本命法器。”

“啧啧,师弟果然奇人,以石为器的,师姐我可是还第一次听说。不过你那法器的威力当真是匪夷所思,师姐身临其境的想象了一番,不禁一阵后怕呀。”

话到此处,青木兰咋舌不已。

“呵呵,青师姐不必如此,区区法器上不得台面,是师姐也太抬举小道了。”

东方墨随口打了个哈哈。

然而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青木兰说出“以石为器”四个字的时候,一旁的风落叶神色微微一动。

她瞬间想到了,据说当年太乙道宫的创宫之人三清老祖,就是以三颗石头作为本命法器,当年近乎叱咤整个人族修域,无人能敌。

而眼前东方墨同样以石头作为本命法器,难道这和三清老祖有什么关系不成。

至此一瞬,风落叶甚至想到了当年和东方墨一同进入过太乙道宫的洞天福地,莫不成东方墨获得了三清老祖的传承。

想到此处,此女古井无波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因为这种猜测并非没有可能。只是这种事情太过隐秘,她当然不会问出来。

索性她不再去想,转而法决掐动,在她眉心形似凤凰的符文就黯淡了下去。与此同时,之前那张禁锢侏儒老者本命灵虫的大网,也“波”的一声轻响,破灭开来。

“走吧,回去再说。”

话语落下,风落叶转身就向着结界所在的位置激射而去。

青木兰看了看东方墨,又看了看在脚下黑漆漆的大洞,不多时同样转身离开。

至于东方墨,他的神识再度扫荡了数遍,确认大洞深处的那摊肉泥,的确是已经死去的侏儒老者,才终于放下心来。

此人不仅法器被他的本命石砸坏,而且就连储物袋上的玉环也碎成了几节,其中的东西应该是落入了空间裂刃当中了。

凝丹境修士的储物袋,当中必然有不少的好东西,就这样损失了,实在是可惜。

而且更让他肉痛的是,此人的神魂在刚才本命石惊天一击之下,同样化作了虚无,连丝毫残迹都没有留下。

要知道化婴境以下修为,除非修炼了某些特殊的功法,否则神魂大都依靠肉身存在,肉身灭亡,神魂同样会消散。

所以他想要将此人收入镇魔图的打算,算是直接落空了。

一路而来,加上韩灵的侍从,他也算是斩杀了两个凝丹境的修士,不想二人的神魂都来不及收入镇魔图。

抬头看着二女离去的背影,东方墨沉吟片刻后,身形一晃,亦是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不多时,三人就回到了结界的阁楼当中。这一去一回,看似良久,实则一柱香的时间都没有用到。

“好了,麻烦也算是彻底解决,接下来师弟可以安心修炼还灵之术了,毕竟早一日练成,也早一日脱险。”

只听青木兰开口道。

东方墨点了点头,虽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韩灵,应该也会知道他的身份,不过此女可不像侏儒老者,喂养的本命灵虫,能够闻到噬骨蚕的气息,从而认出他。

他相信,在他容貌和气息大大改变之后,即使遇到她,只要不露出什么马脚,韩灵应该不可能将他识破。

但不知为何,东方墨总觉得面对青木兰此女,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似乎此女对于他修炼还灵之术,有些迫切和怂恿一般。

想到此处,他就将玉简再次拿出来,贴在额头温故其中的内容。

直到将还灵之术再三确认了几遍,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他才缓缓的放下手臂。

同时,他心中的疑虑也渐渐打消,或许是他生性太过于多疑了。

仔细一想,对目前来说,无论如何他将此术练成才是首要。

于是看向风落叶开口道:“可否借风师姐密室一间,小道恐怕要再打搅些时日了。”

闻言,风落叶并未回答他,而是手腕一转,手指对着虚空不断指点。

“咔咔咔!”

就听一阵机关的声响突然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