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质问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闻言,华服男子有些木讷的开口:

“玄机门,禄一。”

“玄机门?”

其话语落下,东方墨皱眉沉思。

略一回忆,他就想起这玄机门也是东域大地的一股强横势力,此门在阵法一道有极高的造诣,想到此处他便继续道:

“你为何会出现在此!”

“一年前,青灵古迹深处,我等发现了一座玄妙大阵。”

就听华服男子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那是什么阵法!”

东方墨神色一动。

“不知!”

可这一次,华服男子却摇了摇头。

“此地还有何人。”

东方墨又问道。

“还有我门中另外三位长老。”

“他们是什么修为!”

听到他的话,东方墨神色忽的一沉。

“凝丹境后期两人,凝丹境大圆满一人。”

华服男子开口。

这一次,东方墨脸色微变。若是这样的话,此行就有些麻烦了。

接下来,他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诸如这青灵古迹深处是否危险,以及有何需要注意的地方。

可是华服男子对此的回答并不精确,显得有些笼统。对此东方墨当然明白,是因为镇魔图将此人神魂炼化之后,他只能保持生前的些许记忆,并不完整的原因。而且越到后来,他的记忆还会越发的模糊,直至最后消失。

就在二人一问一答间,此时他没有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华服男子眼中的平静,开始渐渐有了波动,最后看向他更是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

某一刻,东方墨正陷入沉吟当中。

只听“呼啦”一声,突然间华服男子的魔魂向着他冲了过来,就要钻入他的眉心。

与此同时,东方墨猛然抬起头来。

“找死!”

他瞬间知晓,应该是此人凝丹境中期的修为,不是之前收服那些筑基期魔魂能够比较的。他的修为和此人乃是两个层次,虽然镇魔图这种大神通,能够轻易的炼化比自己修为高出一阶的神魂,但却极其容易遭到反噬。如今这种情况不用说也知道,是华服男子的魔魂开始反噬了。

东方墨手掌摊开,法力疯狂鼓动,其掌心镇魔图再度浮现而出,并且一股巨大的吸扯力传来。就见华服男子向他冲来的身形猛地一顿,随即被向后缓缓拉扯。

在此期间,东方墨清晰的将此人近在咫尺,脸上的狰狞以及嗜杀看在眼中,仿佛他对此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至此,其脸色极其难看,于是心神一动。

“扑哧!”

下一息,一道振翅声音传来,再看东方墨的肩头,影子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

此兽神俊的头颅转动,一双管状的陡然缩成针尖大小,注视在华服男子的身上。

霎时,华服男子眼中的疯狂之色瞬间熄灭,转而浮现出一抹惊恐。

“吱!”

发出一声惊叫之后,便顺着那股吸力,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了东方墨掌心的镇魔图中,再也不敢出来。

东方墨手掌一捏,四四方方的镇魔图就隐若在掌心,继而消失不见。

此时他蓦然抬头,他的双眼好似能够直接穿透树干,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于是犹如自言自语一般道:

“去吧。”

其话语落下后,影子双翅一振,直接融入了周遭的黑暗。

傍晚时分,此兽的神通能够完全发挥出来,即使是化婴境修士都难以发现,这也是为何东方墨故意等到此时,才将影子放出的原因。

现在别说是青木兰,即使是在青灵古迹深处还有三个凝丹境修士,他都完全不用担心此兽会被发现。

眼看影子融入夜幕当中,东方墨便伸手向着腰间灵兽袋一探,抓出了一只形似麋鹿的小兽。将鹿茸根的小腿割破之后,取下了十余滴精血吞入了口中,再以灌灵之术将此兽伤口治愈,将其放入灵兽袋后,他便开始双目紧闭调养起来。

就这样,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东方墨靠着鹿茸根的精血,将体内最后那些波及脏腑的伤势也完全治愈。如今的他,算是彻底恢复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有所感应的抬头,只见一道黑光一闪即逝,融入了他脚下的暗影。

与此同时,其双目霍然紧闭,查看在他脑海中影子带回的画面。

只见在他脑海中,此地极为广袤,大地上杂草丛生,不少地方露出些许残垣断壁。通过一些坍塌的石墙或者阁楼,能够初窥此地当年的样貌。

而让人意外的是,此地的灵气,比起青罡风之外还要浓郁一倍有余,不少数十上百年份的灵草几乎随处可见。

不过最值得东方墨注意的,却是在深处有一个方圆十余里,被肉眼可见的青绿色木灵力笼罩的地方,不时就会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波动。

浓郁的木灵力,会随着这股奇异的波动时而翻滚起来。而在其中,影子还发现了三个人影,正分处三个方向,各自将一只玉简贴在额头,好似在刻录着什么东西。

这三人全都是身着长袍的男子。其中两人一头花白的头发,约莫年过半百的样子。另外一人就显得苍老一些,看起来逾过七旬。

这三人正围绕着这片十余里的范围,形成一个三角的姿势。等到将内容刻录在玉简当中后,就会向前缓行几步,在此期间双手不时打出法决,没入眼前浓郁的木灵力当中。

“这难道就是那玄妙的阵法?”

见到这片木灵力笼罩之地,东方墨眉头皱起,隐隐猜测。

并且在他看来,这三人应该就是华服男子所说玄机门的三位凝丹境长老了。

而从他们缓步慢行,时而将玉简贴在额头的动作来看,应该是在研究这座庞大的阵法。

思量片刻,东方墨就回过神,转而又将影子带回的画面再度查看了数遍。当看到青木兰正在山坳之外盘膝而坐,双目紧闭的样子,他才睁开了双眼。

画面中除了那座阵法,以及三个凝丹境修士之外,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看来青木兰此女并未对他说假,这青灵古迹应该没有多大危险。

接下来,他又调养了小半日才站起身。而后身形一晃,径直来到了山坳之外盘膝端坐的青木兰面前。

这时,青木兰好似有所感应一般的睁开了双眼,当发现东方墨气色恢复了不少,浑身的气息也极为平稳后,此女亦是起身微笑开口:

“师弟伤势如何了。”

“呵呵,多谢师姐关心,如今已无大碍。”

东方墨拱手一礼。

“如此甚好,那我等就走吧。”

青木兰点了点头。

“一切就依师姐所言。”

对此东方墨自然没有意见。

于是乎两人便继续向着青灵古迹深处而去。

沿途东方墨果然就看到了之前浮现在脑海中的不少残迹。看着一根根足有两三丈粗细的石柱,还有不少百余丈长的横梁,都已经坍塌埋进了深深的泥土,他不禁啧啧称其。

这青灵古迹不愧是当年最强的鼎盛实力,仅仅是从这些残留的废墟,都能看出当年此地的辉煌。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东方墨注意到即使到了此地,青木兰仿佛依然极为熟悉。并且奇怪的是,此女一路没有丝毫兜兜转转,直奔那座庞大的阵法方向而去,这不得不引起他的一丝狐疑。

“难道她也知道那座阵法的存在?”

其心中如此想到。

然而只是刹那间,东方墨眼中一凌。他想起了刚才华服男子说,此地一年前突然出现了一座玄妙阵法的事。而青木兰之前同样问过此人,是否来到此地一年有余了。当时华服男子听到此女的话,神色蓦然大变,仿佛被青木兰说中,继而才对两人露出了森然的杀机。

如今此女直奔那阵法而去,东方墨心思转动间,瞬间肯定青木兰必然知道那座阵法的存在,甚至此女邀他前往此地,也应该和那阵法有关。

但东方墨心思缜密,并未立马质问此女,而是静静等待着什么。

又过了大半日,这时两人也快要接近前方的那座阵法了。

“师弟要小心些,这地方就是我上次来过的最深处了,里面的情况我也不大清楚,为了保险起见,师弟要不在此地等等,我先去查看一番。”

此时青木兰脚步一顿,开口说道。

听到此女的话,东方墨面上不露丝毫异色,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于是青木兰身形一花,就消失在前方。只是看着此女离去的背影,东方墨脸色越发的阴沉。

约莫半柱香后,此女再度归来,并且神色极为难看的样子。

“青师姐莫非有何发现?”

东方墨故作不解的问到。

“在前方有一处奇特的地方。”

青木兰解释。

“什么地方?”

东方墨道。

至此,青木兰就将前方有一座木灵力笼罩的阵法出现,给他大致形容了一番。

不过在此女话语落下后,东方墨神色瞬间一凌的看向她。

在他的注视下,青木兰极为不解的开口:

“师弟这是怎么了?”

闻言,东方墨冷声说道:

“师姐是不是有些事情,对小道有所隐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