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一击必杀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随着两声为不可闻的轻响,二人的身形眨眼就没入了前方浓郁的木灵力当中。

青木兰一马当先,其青绿色的眼眸流光闪烁,仿佛一眼就能够看到在百丈之外,一个正将玉简贴在额头刻录着什么的长袍修士。

随即此女身形一花,鬼魅般来到此人十丈之外。方一现身,就听其口中一声低喝:

“定!”

话语落下,此女更是右手闪电般伸出,向着此人遥遥一指。

这时就见手持玉简的长袍修士,身躯忽的一顿,其周身空气犹如铁水浇筑一般,将他禁锢的动弹不得。

长袍修士猛地睁开了双眼,看到突兀出现在此地的青木兰,此人眼中闪过一抹惊怒之色。

“哼!”

但听他一声冷哼,凝丹境后期的修为就全面爆发。

“轰!”

一股无形的气浪掀起,将他一身长袍吹的猎猎作响。

浑厚的法力鼓动之下,其身躯强行一扭,就要将青木兰的术法破开。

青木兰脸色骤然一白,要知此人并不是之前华服男子能够比较的,以她筑基期大圆满修为,即使要将此人禁锢一瞬,都显然有些吃力。

刹那间,长袍修士周身的空气便被撕裂,发出“咔咔”的声响。

“唰!”

关键时刻,一道修长的身影,仿佛瞬移般出现在此人头顶,仔细一看正是东方墨。

放一出现,东方墨眼睛微眯,霍然张嘴吐出了一颗毫不起眼的石珠。

“嗡!”

石珠迎风渐长,直接化作了一丈之巨。

此举也是之前和青木兰商量好的,由此女出手将其束缚,再以他最强硬的手段迎头痛击,才有最大希望将此人一击必杀。

本命石一出,顿时一片巨大的阴影,将长袍修士笼罩其中,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让他惊骇的重力。

“咔咔咔!”

感受到比平日强悍十倍的重力,长袍修士神色大变之下,双腿直接被压弯,并呈现不支的迹象。

更让他恐惧的是,他从头顶罩下的阴影中,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生死危机,让他额头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

原本对青木兰施展的定身术法,以他的修为能够轻易的挣脱,但此时加上头顶那颗古怪石头的重力,顿时让他身形再度陷入泥潭一般,一时半刻动弹不得。

“噗!”

而下一息,在他周遭十丈范围的地面,就向下深陷了一尺有余的深度。

一股呼啸的劲风自上而下镇压,使得他本就不堪重负的身躯,微微颤抖起来。

时至此刻,那股让他心生恐惧的生死危机,已然浓烈到了极致。

“喝!”

千钧一发之际,就听他一声低吼,其伸手一抓,在他掌心就多出了一方黑漆漆的砚台。

随即法力犹如洪水一般宣泄,尽数注入了其中。随手一抛,砚台就悬浮在他头顶,并且眨眼就膨胀到三尺大小,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见此一幕,东方墨眼中闪过一道凌厉之芒,便将手掌伸出,向着脚下的石球猛地一压。

“落!”

随着他口中轻轻吐出一个字来,那三尺大小的砚台刚刚升起,石球急坠的速度陡然大增,并轰然落下。

“嘭!”

二者瞬间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山石相击的巨响。

“噗!”

与此同时,长袍修士如遭重击,张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怎么可能!”

此时他心中狂震,完全想不到眼前这道士凭借筑基后期修为,使出这一击的威力,却已经完全不下于凝丹境大圆满修士全力一击了。

可来不及细思,就见三尺砚台被东方墨的本命石击中后,猛的向下沉去,并且就要砸向他的天灵。

见此,长袍修士手指飞快掐动,随着他的动作,之前喷出的鲜血在半空有如受到了牵引,蠕动之下,全部融入了坠下的砚台当中。

“嗡!”

就见三尺砚台震颤着,降落的趋势一顿,最终在距离他头顶三寸的地方,堪堪停了下来。

此时的他,双腿已经被压弯成弓形,其额头豆大的的汗珠滴滴落下,身躯狂颤不止,显然在艰难的支撑着。

“呼……”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庆幸的欣喜。

东方墨眼中闪过一丝讶然,暗道此人果然不是之前华服男子能够比较的。但随即他就一咬牙,眼中露出一抹凶厉之色。

只见他五指蓦然张开,体内法力疯狂鼓动,对着身下再度猛的一按。

“死吧!”

随着他的动作,长袍修士神色聚变,只因他感觉到头顶那颗头石球的力量,增大了一倍有余。

生死危机之下,他伸手一抓,指间就多出了一张黄蒙蒙的符箓,随即他就要一把将符箓捏爆。

而就在这时,一股粉红色的气息,带着沁人心脾的桃花香味,悄然弥漫开来。在将这股香味吸入鼻中的瞬间,长袍修士眼中浮现一抹茫然,手中动作也随之一滞。

“轰隆隆!”

仅此片刻,石球带着千钧之势,气势磅礴的悍然砸下,就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传来。

再看脚下,地动山摇,即使站在半空的东方墨以及青木兰,身躯也随之一阵摇晃。

低头一看,东方墨身下的石球已经消失,而在长袍修士之前站立的地方,则出现了一个足有两丈大小的深坑。

深坑边沿,大地龟裂,还有不少的黑漆漆裂缝延生了出去。

此时东方墨脸色同样苍白,因为施展这一击,让他体内的法力足足被抽干了近半之多。远远不是之前对付侏儒老者那一次能够相提并论的。

但他来不及深思,法力蓦然鼓动起来,就见深坑当中一颗石球缓缓漂浮上升,最终渐渐缩小,被他一把抓在掌心。

此刻,二人神识几乎同时探出,向着深坑当中扫了过去。

下一息,即使青木兰早有所料,可还是露出一抹震惊。

只因在深坑当中,长袍修士已经化作了一滩血淋淋的肉泥。没想到以此人凝丹境后期修为,在东方墨本命法器一击之下,同样没有丝毫抵挡之力。虽然这其中有自己出手干扰,使得此人无法施展更厉害的手段防御的原因,可仅此依然能够看出东方墨的实力,有多么的让人忌惮。

东方墨并不知晓此女所想,其神色一喜之下,身形陡然一花,直接冲入了那足有数十丈深度的大坑,只是呼吸间其身形再度闪现。

不过这时,他已经将长袍修士的那件砚台法器收起,至于此人身上包括储物袋在内的其他东西,在他本命石一砸之下,全部粉碎。

“唰……唰……”

就在此刻,两道破空声响突然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