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吸干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而观血罗妖,如今得道化形,在某些危机的感应方面,甚至比起一般的修士,还要敏锐。看着面前这根古朴犹如树根一般的东西刺来,不知为何,她心中陡然浮现出一抹毛骨悚然的感觉,只见她身形一花,向后爆退。天赐良机之下,东方墨怎会轻易放过。其肉身之力爆发,脚步化作了两条残影,紧紧贴着血罗妖疾驰而去。霎时,就看到二者一前一后,一退一追。只是东方墨手中的不死根,至始至终距离血罗妖的面门都有着三寸的距离。见此一幕,他脸上忽的浮现一抹讥讽,随即法力鼓动注入手中。“咔咔咔!”不死根忽的生长拉长,猛地向前刺去,就要扎入她的眉心。至此,血罗妖神色惊变。关键时刻她头上的卫盔突然发出一阵刺眼的血光。“叮!”下一刻,一声脆响传来。竟然是东方墨手中不死根刺在卫盔上,竟然被阻挡了下来。可东方墨脸上凶光一闪,法力继续宣泄。就见不死根上突然生长出无数细密的根茎,想要从血罗妖的七窍钻入。“砰!”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顷刻间血罗妖的身躯竟然爆开,化作了一股散发着浓郁腥味的血浆。血浆犹如流水一般落在地上,就诡异的向后退去。并且瞬间就回到了偷天换日大阵中心,那丈许大小的阵眼当中。血浆蠕动,再次化作了身着铠甲血罗妖的样子。东方墨眼中露出些许不甘,刚才一击差点得手。不过让他微微欣喜的是,他将血罗妖之前面对不死根时,眼中的惧意看的清清楚楚,看来骨牙说的方法并没有错。想到此处,其身形陡然一晃,再度消失,向着前方血罗妖逼近。尚在远处,他左手伸出向着血罗妖头顶蓦然一指。在其头顶数丈的虚空,就有三团浓郁的木灵力浮现,并且眨眼就凝聚成了三片绿叶。“咻……咻……咻……”下一息,三片绿叶连成一条直线,向着其下的血罗妖天灵激射而去。似乎对于东方墨的术法招式早有领教,血罗妖猛的抬头,双目当中迸射出两道血色的光柱,光柱交叉连续轰在了三片绿叶之上。随着三声爆裂的声响,灵降术被她直接破去。不过她将东方墨的这一式术法破开后,气息也浮现了些许虚弱,好在她身处阵眼,有着无穷无尽的灵力,刹那间就恢复了过来。而再看东方墨,借着这片刻的机会,已经逼近到了血罗妖身前一丈距离。这时,血罗妖忽的低头,随即血红的眼瞳,又有一股血光开始酝酿。“哼!”东方墨深知机不可失,于是法力鼓动,一股无形的气势,轰然爆发。“嗡!”这股气势呈现圆形,犹如波涛向着前方滚滚而去,刹那就将血罗妖笼罩其中。与此同时,血罗妖身躯狂震,感受到了一股泰山般的威压。其双腿弯曲,身躯微微颤抖,身上的铠甲更是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战栗声。东方墨将天木灵根的威压全部释放,对于一切木灵之物,以及身具木灵根的修士,如同天威一般。不过血罗妖如今突破到了凝丹境大圆满,并非之前能够比较的,只见她身下的阵眼当中,不断向着她注入浓郁的灵力。随即她体内法力疯狂宣泄,转瞬就开始缓缓站起。然而东方墨脚下一跺,身形早已出现在她头顶,看着脚下的苦苦支撑的血罗妖,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随即将肉身之力以及法力双重鼓动,右臂化作了一条残影。“咻……”拂尘被他掷了出去。随即就听“噗”的一声,犹如利剑入肉的声音响起。低头一看,竟然是不死根尖锐的一头,直接插入血罗妖的眉心。紧接着,纤细的根茎延伸了出来,爬满她的脸颊,继而从她的七窍钻入,死死扎根起来。“啊!”血罗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她陡然抬头,将血盆大口张开成一个夸张的程度,口中一股吸力蓦的传来,就要将头顶的东方墨一口吞下。“唰!”然而对此东方墨早有准备,身形一晃,眨眼出现在十丈之外。并且刚一现身,就盘膝而坐,双手放在膝盖上,手指飞快掐动起来。随着他的动作,只见前方扎根在血罗妖头颅上的拂尘,突然抖动起来,转瞬就生长成了一颗古朴的小树。一股股血色的灵光,从血罗妖身上抽取,转而融入小树。吸收了这些血色的灵光,长生须仿佛也受到了补给,化作一根根纤细的白色枝桠,无风自动,发出“簌簌”的声响。古朴的小树微微颤抖起来,似乎是兴奋所致。见此,东方墨神色大喜。“叽!”再看血罗妖,张嘴又一次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唔!”在这尖叫声下,东方墨身躯一软,差点栽倒在地,好在他有所防备,轻咬舌尖就稳住了,转而法决继续掐动起来。血罗妖头颅疯狂摆动,身躯猛烈挣扎。而古朴小树就像跗骨之蛆,没有一丝一毫的松动迹象。眼看无法摆脱,随着一阵“咔咔”声,血罗妖身躯陡然膨胀,再次化作了一朵十丈之巨的花朵。然而即使如此,古朴小树依旧死死扎根在花蕊上那张女子的脸颊上,使得这幅场景看起来极为诡异。“嘭嘭嘭!”巨大的花朵疯狂扭动,摇摆,将古朴小树砸在地上。与此同时,东方墨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反抗之力传来,然而他一声冷哼之下,体内法力就像潮水一般宣泄,就见不死根吸收血色精华的速度,忽的加快起来。只是七八个呼吸,血罗妖的身躯就以一种可见的速度开始干枯。见此,东方墨喜色更浓,照此下去,血罗妖必将被他斩杀。可下一瞬,他眼中就浮现了一抹讶然。竟是血罗妖突然间不再挣扎,而是双目紧闭起来,在她身下的阵眼,就有一股不息的浓郁灵力喷涌,全部注入她的身躯。这时,奇异的一幕就发生了。血罗妖仗着偷天换日大阵疯狂吸收灵力,而古朴小树就像寄生虫一般,扎根在她身上,吸取着她浑身的精华。“很好,非常好,就是这样。”骨牙飘了过来,看到血罗妖被压制顿时兴奋连连。闻言,东方墨抬起头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老贱骨,这般方法早点告诉小道,小道又何须白白浪费这三年时间。”“哇呀呀,东方墨你个天杀的,骨爷爷好心好意给你想办法,你不感激就罢了,竟然还敢说骨爷爷的不是,当真是过河拆桥的白眼儿狼。”骨牙大骂。“哼,这等谎言就休要在小道面前提起。恐怕办法你早就知道,只是不愿说出来而已。”东方墨怎会相信他的话。甚至他突然就想到了当年在血族大地,他曾被困在五行循环大阵当中的木灵阵中。那阵灵乃是由木灵力凝聚,若是当初骨牙告诉他用不死根能够克制那阵灵的话,他又怎会被逼的木灵根变异才能将其斩杀。在他看来,骨牙应该是脾性不改,虽然没有法力,可一肚子阴招,随时都可能在暗算于他。“你爱信不信,骨爷爷才懒得给你多费口舌。”听到他的话,骨牙眼中顿时闪过一丝闪躲的目光,便随口打了个哈哈敷衍了事。见此,东方墨不再理会,回过神来,专心的控制着古朴小树将血罗妖吸收。可接下来,让他脸色就渐渐变得难看。偷天换日大阵太过强大,能够给血罗妖提供无尽的灵力。他操控着古朴小树吸收的速度,完全比不上阵法将灵力注入血罗妖身体的速度。这样的话,他虽然能够将其镇压,可却难以将其斩杀。“不用着急,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你这木系至宝的厉害了。”这时,骨牙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闻言,东方墨不解的看了过来。对此骨牙只是嘿嘿一笑,就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东方墨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最后又开始双手不断掐出法决。一个月时间眨眼即过,东方墨和血罗妖的拉锯战依然没有结束,若非他木灵根变异,时刻都在吸收着周遭的浓郁灵力,恐怕他早已出现不支的迹象。只是让他脸色越发难看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血罗妖身上的法力波动,竟然在缓慢的增长,好似要向着化婴境突破。“该死!”若是等她突破到化婴境,恐怕即使是魔沙苏醒,都无法将其斩杀了。“淡定一点,做事何必慌慌张张。”看到东方墨看过来,骨牙依旧不以为意的样子。于是乎东方墨只能耐着性子,继续耗下去。直到将近一年时间过去,血罗妖身上传来的气息,已经极为磅礴。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奇异的波动悄然弥漫而开。感受到这股奇异的波动,东方墨神色沉得能够滴出水来。他隐隐听说过,炼气期突破到筑基期,以及筑基期突破到凝丹境,都会有一个被天地灵力改造身体的过程。而在凝丹境突破到化婴境,则会被一丝法则之力塑造肉身。周围那股奇异的波动,东方墨虽然无法说清道明,但他深知,那就是一种法则之力的波动。于是再度看向骨牙,眼中已经遍布杀机。“不用怕,它突破不了的。”骨牙风轻云淡的开口。“老贱骨,莫非是存心迫害小道不成。”东方墨哪里相信,五指一抓,“砰”的一声,将他隔空摄来,死死捏在掌心。“诶诶,骨爷爷什么时候迫害过你,你自己这一年难道就没感觉到什么变化吗!”骨牙大急。“变化?”东方墨不解。见此,骨牙接着开口道:“你仔细看!”于是东方墨顺着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前方的古朴小树。片刻后,更是闭眼将感灵之术施展,仔细的感受起来。约莫四五息,他就睁开了眼睛,露出一抹诧异。“似乎吸收的速度变快了一些,这是怎么回事。”“你终于发现了吗,告诉你吧,这不死根以及长生须乃是一种天地灵物,既然是天地灵物那就有着生命。只是这种东西没有化形,所以对外界的感知并不强烈。不过吸收血罗妖的过程,是对它的一种刺激,能使它对外界的感知力提高,从而加速吸收。”骨牙解释。“可即使如此,它加速吸收的速度,还是比不上血罗妖突破到化婴境的速度。到时候,小道同样死路一条。”“非也非也!”骨牙摇头,而后继续开口:“这么长的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你将心神联系掐断,试试让它自主吸收。”“嗯?”闻言,东方墨疑惑,思量片刻后,最终双目如剑的看了骨牙一眼,便小心翼翼的收回了法力。“汩汩!”就在他刚刚撤回法力的刹那,只见古朴小树上吸收血罗妖精华的速度,陡然大增,甚至发出一阵犹如泉涌的声音。“这是……”见此,东方墨神色一变。“不用觉得奇怪,当它长时间吸收某种灵力或者精华的时候,它就会慢慢习惯,最后会自主主动吸收。而你之前法力对它的操控,则大大限制了它吸收的速度,如今撤回了法力,它自然会加快吸收。”骨牙道。然而东方墨并未回头,此刻全神贯注的看向前方。只见一股股浓郁到极致的血色灵光,连绵不断的涌入古朴小树当中。血罗妖越来越强大的气场,立刻停止了膨胀。紧接着,就开始缓缓减弱。随之而来的,就是周遭那股奇异的法则波动,渐渐消散,不多时就彻底不见了踪影。更让东方墨骇然的是,接下来,古朴小树吸收血罗妖的速度,呈几何倍猛增。仅仅是十余个呼吸,已经膨胀到十五丈大小的血罗妖,身躯就缩小到了十一二丈。就在这时,双目紧闭的血罗妖蓦然睁开双眼,眼中浮现一抹惊慌之色。在她一声尖叫之下,阵眼当中的灵力同样滚滚爆发,涌入她的身躯。只是这一次,古朴小树吸收她的速度,再也不是之前能够比的,即使有阵眼源源不断的灵力补给,她的身躯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从十一二丈,到十余丈,紧接着八丈……七丈……六丈……至此,血罗妖终于惊恐起来,于是又一次疯狂的挣扎。然而任她拼命反抗,不多时其身躯依旧枯萎成一丈大小。最后在东方墨震惊的目光当中,化作了一滩粘稠的血浆,继而全部了被古朴小树吸收。“嘶!”东方墨心中狂震,这一幕发生的实在是太快,转瞬血罗妖就被吸干,甚至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就要对着拂尘化作的古朴小树一招。“我劝你把爪子收回来。”然而这时,一旁的骨牙飘到了他的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