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最后一搏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隐隐觉得,在阵法之外,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准确的说是吸引着他的灵根,引起了灵根的共鸣。东方墨也由此猜测,或许他灵根一直维持变异的状态,就是和阵法之外的那个东西有关。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他向后退了一段距离。这时,果然察觉到灵根颤抖的频率变得更低了。紧接着,他又顶着压力向前走去,就见灵根再度开始震颤起来。至此,东方墨眼睛一眯,越发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测。不过又思量了片刻后,他就回到了阵法的中心。无论如何,灵根维持着变异的状态,对他来说绝对是好事,仅仅是修炼速度这一点,就远远不是之前能够比较的。不管外面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如今突破才是关键。于是盘膝坐在了地上,不多时就能听到他的呼吸,陷入了规律的三吸一吐状态。而周遭的灵气,犹如受到了牵引,向着他涌来,继而没入了他的身躯。距离域外来使七年降临,还有两年时间,他必须要在两年之内突破到筑基期大圆满,否则的话,恐怕就必须要考虑骨牙所说的第二种办法了。就这样,东方墨完全沉浸在日复一日的修炼当中。而偷天换日大阵内,依旧保持着血罗妖死去时的充沛灵气。不管他如何吸收,灵气都会被瞬间补满,可以说此地乃是一个绝佳的修炼场所,因此他丝毫不用为灵气不足而担忧。一年半后的某一日,盘膝而坐的他,身形忽的一颤。与此同时,周遭向着他没入的灵气猛地停顿在半空。“嗡!”一股无形的气势,从他的身上传来,随即一股剧烈的法力波动,开始在他体内酝酿。经过两年多的时间的努力,在天木灵根的帮助下,他仅仅是突破到筑基后期数年的功夫,如今就即将突破到筑基期大圆满了。“呼!”某一刻,双目紧闭的他,突然张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霎时,就见周围顿在半空的灵气忽的鼓动起来,向着他奔涌而去,没入他的全身。若是能够看到,就会发现无尽的灵气,在涌入他的体内后,那根墨色的灵根欢快的抖动着,将所有灵气全部炼化成精纯的法力,继而向着他本就饱和的丹田奔去,似要将丹田扩大,撑开,使其能够容纳更多的法力。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气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大。仅仅一炷香时间,他已经触摸到阻碍他突破的那层桎梏。就在东方墨准备一鼓作气,将那层桎梏冲开之际,在他周遭凝聚的灵气突然四散而开,眨眼就烟消云散。与此同时,他身上传来的剧烈波动,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刹那焉了下去。东方墨身形一个趔趄,猛的睁开双眼,这时就看到他脸色苍白,气息也尤为的虚弱。不用说,这一次突破显然失败了。“应该是突破到筑基后期的时间太短,而且这些年因为对付血罗妖,有所耽误,所以修为尚未完全稳固下来。而今仓促间想要冲击筑基期大圆满,自然极为困难。”东方墨犹如自言自语的说道。沉吟片刻后,他就再度闭上了双眼,继而运转起了法决。不消片刻,周遭四散的灵气,又一次向着他汇聚而来。若是有人在此,看到他的举动,必然会瞠目结舌。根基不稳,就急于求成想要突破,成功还好,若是失败,则会有严重的后果。轻则身受重伤,重则有损道基,修为倒退。只是东方墨无知者无畏,并不知晓这些。好在他乃是天木灵根,这种逆天的资质并非空穴来风。就如刚才,他即使突破失败,也只是体内气息有些徐乱而已,自身并无大碍。而时间很快过去了,两个月后,周遭的灵气忽的一顿,东方墨体内的气息又一次鼓荡起来。紧接着,所有的灵气向着他弥漫而去,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搅动的漩涡。而观东方墨,体内气息一涨一缩,越来越强大。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只差一口气,就能打破桎梏,从而将丹田撑开,一举突破到筑基期大圆满。“哗!”然而就在他准备一鼓作气,将那层桎梏轰开的时候,周遭的灵气又一次溃散而开。“噗!”这一次,东方墨身躯一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此刻在他体内,丹田已经出现了些许细密的碎裂,没想到突破再次失败。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他才恢复了些力气抬起头来,此时他神色极为难看,眼中露出一丝阴翳的神情。“域外来使降临的时间是七七归元日,若是小道没有记错的话,还有三个月零六天。仔细一算,接下来我还有一次机会,若是依旧无法突破的话,就必须用骨牙所说的第二个办法了。”东方墨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想到此处,他便坐直了身躯,双手掐诀放在膝盖上,安静的调息起来。尽管丹田对于修士而言,乃是重中之重,受伤的话,并不同于其他地方那般容易治愈。可只是用了一日的功夫,东方墨就将伤势压制了下来,接着就开始为第三次突破做准备。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的睁开了双眼,并且眼中一缕精光闪过。“怎么将这东西给忘了!”语罢,他大手一挥。“轰隆!”一座两丈长,半丈高的石台,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此物正是温神玉。之前他仗着天木灵根,能够疯狂的吸收灵气,从未觉得吸收灵气的速度,跟不上自己炼化的速度,所以一时半会儿将此物抛在了脑后,直到这时,他才突然想起。有着温神玉的帮助,他吸收灵气的速度还会加快数倍。最主要的是,此物有着清神醒脑的作用,让他时刻保持清醒的神志。如今正好派上用场。将其取出后,东方墨身形一花,就盘坐在了上面。这时,就见周遭灵气奔涌,起码是刚才的三倍速度,钻入他的身躯。至此,东方墨再次入定,将所有灵气炼化之后,使其融入有些破损的丹田。……此时此刻,在东域极东之地的东海,某座灵气盎然的小岛上,有一片富丽堂皇的阁楼群。其中某一座宫殿当中,一个身着红衣,脸上带着面纱的少女,正端坐在一把精致的梨花木椅上,此女正是韩灵。在她的肩头,还有一只雪白形似鹰隼的灵兽,管状的瞳孔不时收缩打量着四周,任由此女用手指拨弄着它洁白的羽毛。在韩灵座下,还有一个黑衣青年,双膝跪地,额头紧紧贴着地面。“十四,消息打听的怎么样了。”这时,就听韩灵开口问道。闻言,黑子青年抬起头来。“禀告小姐,即使动用家族在东域各地的探子,也没有发现您要找的那个道士的踪迹。”“哼,一群没用的东西。”韩灵看向他,双目陡然一凌。“呵呵,其实属下推测,按照小姐的说法,那道士只是筑基期修为,落在那凝丹境修士手中,十有八九应该是死了。就算不死,前段时间他的身份暴露,导致所有人都在找他,也应该落在其他势力手里。”黑衣青年看向韩灵微微一笑,如此推测道。“啪!”然而其话语刚刚落下,一条红色的绫缎激射而出,悍然抽在他的脸上。黑衣青年身形顿时斜斜飞了出去,砸在一颗高大的石柱上。“哇!”落地后,他张嘴就突出了一口鲜血。可不等他有所反应,红色的陵端就像是诡蛇一般,从他肋下钻过,将他的身躯死死缠绕,勒紧。韩灵伸手一拽,其高大的身躯就被看似柔软的绫缎举在半空。“怎么,你是在怀疑我的判断吗!”这时,就听她冰冷开口。“属……属下不敢!”黑衣青年足有凝丹境中期修为,但面对仅仅是筑基期大圆满的韩灵,他甚至不敢有丝毫反抗的心思。任由绫缎不断的收缩,而他的骨头,则发出一阵被挤压的脆响。“你知道不敢就好,十三在我身边活了大概十年,你要是想活的久一点,那就要学会怎么说话,怎么做事,不然我不介意将我身边仆从的名字改成‘十五’,你懂吗。”话语刚刚落下,“呼呲”一声,红色的绫缎上,燃烧起了一股熊熊的火焰,随即一阵呲呲声响传来,竟然是黑衣青年的皮肉被焚烧的焦黑。“啊……属下懂……懂了!”那种被烈焰焚烧的疼痛,使得黑衣青年想要挣扎和嘶吼,但却紧咬牙关,身躯剧烈颤抖着。闻言,韩灵看向他眼中闪过一丝轻蔑,随即玉臂一甩,“砰”的一声,黑衣青年的身躯再次砸在了石柱上。“记住,那道士命贱得很,他能够从东域十几个化婴境修士手底下逃走,一个凝丹境修士怎么可能将他斩杀。至于是否落在了其他势力手中,这就是我要你们查的,没有发现他,是你们没有用心找,传令下去给我加大搜寻力度。”“属下遵命!”,黑子青年如蒙大赦。“还有,以后不要在我面前露出恶心的笑容,否则将你神魂抽出来点魂油!”韩灵眼中杀机一闪。闻言,黑衣青年根本顾不得身上被焚烧的伤势,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不断后退,不多时就消失在大殿中。见此,韩灵才收回了冰冷的目光。而就在黑衣男子离去之后不久,大殿当中虚空一阵扭曲,随即化作了一道雍容华贵的身影。仔细一看,此人是一个年约三十的貌美妇人。貌美夫人现身之后,便看向韩灵微微一笑:“灵儿,什么事情发这么大的火气。”而看到此人,韩灵凌厉的双眸闪过一抹喜色,惊喜开口:“娘亲!”语罢,更是一头栽进了貌美妇人的怀里,而后继续道:“还不是因为那该死的道士,这群没用的下人,几年过去了,竟然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好了,灵儿,他即使有些本事,也注定和你是两个世界的人,如今域外来使还三个月就要降临了,你应该把精力放在这件事情之上。”貌美妇人摸了摸她的头发。“灵儿知道,就是因为域外来使就要降临,所以我才想将那道士找到,亲手杀了他,了却女儿一件心事,否则我怕将来会对我的修行有影响。”“你呀你,什么对修行有影响,你身具天火灵根,资质万年难遇,只要你心无旁骛,那就没有谁能对你产生影响。”闻言,韩灵点了点头,不过听到“天木灵根”四个字之后,其眼中却露出一抹欲言又止的神情。沉思片刻,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可是娘亲,灵儿的天火灵根乃是外物,并非天生,这……”就在韩灵还要说下去的时候,貌美妇人将食指放在她的唇上,打断道:“虽然是外物,可这些年你已经完全将其炼化,只要这一次你能够借助域外来使的机会,前往高法则星域,拜入乾火门,那么你就能将其彻底融会贯通,即使在高法则星域,你的天资也是万中无一的。”听到貌美妇人的话,韩灵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却是选择了闭口不言。“好了,这段时间你就安心等着域外来使降临就行,以那道士的资质和本事,只要他还活着,必定也会瞄准了此次域外来使降临的机会,到时候说不定你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呢。”“咦,娘亲说的极是,若是如此的话,灵儿那时必然将他斩杀。”韩灵双目凌然道。见此一幕,貌美妇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两个月后,地底深处的偷天换日大阵,这时东方墨周遭的灵气,再度滚滚而来,从他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无孔不入。这是他第三次机会,若是失败的话,他则会尝到极大的苦果。若是成功,那就有可能走出这座阵法。如今他体内的丹田,再次被充斥起来,虽然其上依旧有着些许细细的裂纹,可在灵气充斥后,依旧在不断的壮大。不过在这个过程当中,东方墨却承受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让他额头汗珠滚滚落下。不多时,就将他破烂的道袍全部浸透。过了盏茶的功夫,周遭的灵气已经化作了雾状,他的身影笼罩在其中,看起来朦胧不清。某一刻,雾状灵气突然开始翻滚起来,一股剧烈的法力波动弥漫而开。“呼!”紧接着,就听到一声长长的吸气声。与此同时,周遭所有的灵气化作了一股,向着东方墨的口中席卷去。而他这一吸,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一刻钟后,双目紧闭的他猛然睁开了眼睛,口中一声爆喝:“给我破!”“轰!”与此同时,一股气浪从他体内轰然爆发,汹涌的气势呈现环形,向着四周波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