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天坛山脉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入夜,东方墨凭借着心神的感应,知晓影子就在城中,于是他就安心的调息了起来。因为实力大涨的原因,所以他恢复的速度极快,到如今已然恢复了七七八八。时间流逝,直到丑时。“扑哧!”影子化作了一道黑光,从窗外激射而来,融入了他的脚下。东方墨紧闭的双眼眉头一皱,随即开始查看起影子带回的画面。只是五六个呼吸,他就“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原来那两个万蛊门的人,只是商榷片刻后,就分开了。其中青年男子向着城内某个方向而去,至于那中年修士,则向着城外离开。东方墨眼睛一眯,沉吟片刻他不等法力完全恢复,就忽的起身,转而向着城内而去。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线索,绝对不能断。青年男子一路慢行,约莫半个时辰后,就来到了一处稍显偏僻的庭院外。此时他四下一望,发现无人就伸手将腰间一只竹筒抓了下来,将塞子弹开之后,只听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随即从他手中的竹筒当中,钻出了一只形似蚯蚓的乌黑虫子。“吧嗒”一声,虫子掉在了地上,蠕动间就没入了地下。至此,青年男子身形晃动,向后退去,转身就消失在夜色当中。“什么东西!”约莫十余个呼吸之后,庭院当中突然传来一声爆喝,随即一股剧烈的法力波动传开。“哐!”三五个呼吸后,庭院的大门被一股浑厚的法力直接震开,一道身影驻足站在了门前。此人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老者一身青袍,看其修为赫然达到了凝丹境初期。此刻他本就黝黑的脸颊一阵涨红,值得注意的是,在他右手的食指与拇指之间,隔着半寸距离,夹着一只形似蚯蚓的乌黑虫子。那虫子在他指间不断的挣扎,身躯的两头都张开了圆形且布满利齿的口器,煞是狰狞。老者方一出现就双目一寒的扫过四周,同时一股强悍的神识轰然爆发,滚滚蔓延。然而片刻后,他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于是扭头再次将手中的古怪虫子打量一番。不多时,老者脸上忽的露出一抹嘲讽的神情。“刘甲小儿,别以为老夫不知道是你,没想到你竟然敢在我神道门的地盘对老夫出手,今日不将你挫骨扬灰老夫就不信杜。”语罢,老者伸手一抓,从怀里摸出了一只造型奇特的玉盘。而后口中念念有词,叨念出复杂难明的咒语,仅是呼吸间,其手指用力一捏。“砰”的一声,那只乌黑的虫子被他捏爆成片片血雾。不过奇异的是,这些血雾并没有消散,而是凝成了一滴黑红色的鲜血,滴落在玉盘上,并立马就被玉盘吸了个干干净净。与此同时,玉盘上突然显现出一个红色的光点,看到这颗光点后,老者讥讽更甚,身形一花,向着前方追去。就在老者前脚离去不久,一个身形修长的道士,突兀的出现在此处,看着老者离去的方向,其嘴角一扬,跟了上去。大半日后,天色已经大亮。在天星城外数百里某个荒芜的山谷当中,三个人影正酣战成一团。其中两人正是万蛊门的青年男子,以及之前消失在城外的中年修士。还有一个,则是手持玉盘离开的老者了。让人诧异的是,万蛊门的二人当中,青年男子只是筑基后期修为,中年修士也仅仅是筑基期大圆满,可这两人联手,竟然将那凝丹境初期的老者逼得节节败退。此时一片红色的虫云,以及一片黑色的虫云不断翻滚,发出震天的嗡鸣声,将老者夹在中间。老者手持一柄宝扇,不停的挥动,可即使如此,如今他的嘴角依旧鲜血溢出,脸色苍白一片,只能勉强抵抗。“哈哈哈,杜老怪,你追杀刘某一年之久,让我错过了域外来使的降临,你可曾想到你会有今日的下场。”只听青年男子一阵张狂大笑。“刘甲小儿,你竟然敢在神道门对我出手,还用计将老夫引出来,老夫定然要扒了你的皮。”“老匹夫废话少说,你明知道是阴谋还敢出来,如此托大也是你咎由自取。何师兄无需再保留了,速速与我将这厮斩杀之。”青年男子眼中凶光闪烁。“好!”闻言,中年修士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即二人心神一动,各自操控着虫云化作两张大网,将老者瞬间包裹在其中。霎时,就只能看到虫网中,散发出一股剧烈的波动。“啊!”可只是三五个呼吸,一声凄厉的惨叫就传来,叫声只持续了一半,便被滔天的虫鸣声给淹没。“嗡嗡嗡!不多时,虫云四散而开。仔细一看,其中老者的身影已经尸骨无存,唯独留下了一柄宝扇,以及两只储物袋。青年男子眼疾手快,身形一晃,就出现在虫云下方,将老者遗留的储物袋以及宝扇捡了起来。此时的他,脸色亦是有些苍白,花费了一日的时间,终于将此人斩杀,实在是解恨。这桩持续了十年之久的恩怨,算是彻底了解了。“师弟这是何意!”就在这时,中年修士看到他手持储物袋以及宝扇的举动,神色忽的一凌。闻言,青年男子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开口:“何师兄误会了,既然对你承诺过,若是你助我将此人斩杀,那此人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师弟我又怎么可能反悔。”语罢,青年男子手臂一挥,储物袋以及宝扇顿时向着中年修士激射而去。见状,中年修士神色这才稍稍一松,而后脸上露出一抹惊喜,伸手一招就将储物袋以及宝扇抓在掌心。“轰!”然而就在他手指刚刚触及其中一只储物袋时,只听一声猛烈的炸响突然传来,一阵滔天的火光,顿时将他的身影淹没。再看青年男子,早有准备的捏碎了一张黄色符箓,一层罡气将他包裹。并且脚下一跺,向后退去。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可谓快若闪电。站在远处后,青年男子看向前方翘起了一丝讥讽。待得火光消散,他才缓缓的靠近。只见在原地,出现了一个足有两丈的深坑。“咦!”当青年男子看到深坑中一具焦黑的身形时,露出一抹诧异,没想到中年修士并未立马死去,只是一条手臂不翼而飞,并且奄奄一息的样子。“为……为什么!”中年修士万万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被暗算,此时眼中尽是不甘。“呵呵,师兄命还真硬啊,既然你问为什么,那死之前师弟我就告诉你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暗地里想对我做什么。要打我灵虫的主意,那师兄就要做好承受师弟我怒火的准备。”“你……”闻言,中年修士眼中露出一抹怨毒。“行了师兄,你也不要觉得不甘,若是我晚一些时日对你出手,说不定到时候躺下的就是我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希望你也别怪师弟。好了,说了这么多,师兄安心上路吧,你的灵虫我帮你养着。”话语落下,青年男子屈指一弹,一道绿光顿时激射而出。中年修士早已没有了任何力气反抗,只听“噗”的一声轻响,他的眉心就被轻易的洞穿。至此,青年男子哈哈大笑,不过就在这时,他的笑容陡然一僵。只见他胸膛处,一只手指大小的金色的螳螂挥舞着手中的镰刀,将他的胸口瞬间划开,随即一头扎进了他的伤口。就见从他的皮肤上,一个凸起的鼓包自下而上,向着他头颅钻来。“金螂!该死!”青年男子顿时反应过来,中年修士虽然已死,可他的本命灵虫一时半会儿却死不了。想到此处他蓦然伸出食指咬破,猛的指点在额头之上。与此同时,他额头的蜘蛛立即活了过来,从他皮肤之下钻过,向那颗凸起的鼓包而去,两只虫子瞬间在他体内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杀。片刻间,他的身躯爆开了七八个血窟窿。“噗!”青年男子张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足足十余个呼吸后,最终失去主人的金色螳螂,还是败下阵来,被他的本命蜘蛛吞噬。“嗡!”中年修士死去之后,他所操控的黑色虫云失去了主心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即将溃散。见此,青年男子从腰间摘下了一只葫芦,法力鼓动注入其中,瞬间就将那些四散而开的虫子吸了进去。看着手中葫芦,他神色大喜。随即再度张口,在半空红色的虫云,化作了一股龙卷,全部没入了他的口中,继而被他咽了下去。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发出一阵剧烈咳嗽,嘴角鲜血不断溢出,于是不再犹豫,立马盘膝而坐开始调息。“啪啪啪!”但就在这时,一阵拍手的声音突然传来。“谁!”青年男子猛的张开双眼,只见从他前方一颗大树身后,走出来一个身着宽大道袍的道士。而来人,自然是东方墨了。“道友好一个借刀杀人,再黑吃黑,小道佩服!”东方墨踱步来到此人身前三丈,便驻足停下。“是你!”当看清东方墨的面容后,略一思索,青年男子陡然想起,昨日在天星城的斋楼当中,似乎见过此人,于是看向他露出一丝冰冷的杀机,继续问道:“你是神道门的人?”感到受此人的杀意,东方墨目光同样一寒。若是以往有人敢对自己生出杀机,恐怕他体内的血液,以及心中的戾气就要沸腾起来。可自从念了静心咒,不知为何,此时他并未如此,而是看向此人接着开口:“非也,实不相瞒,小道是无意间听到你和那位道友的谈话才跟着你的。”语罢,东方墨还下意识的看了坑中那具焦黑的尸体一眼。“谈话?什么谈话?”青年男子装作不解,不过暗中却在不断的恢复法力。“呵呵,你应该知道域外来使吧。”东方墨不想与此人周旋了,直接问道。听到他的话,青年男子神色微微一变。不等他开口,就听东方墨继续道:“道友只需告诉我钦点之人选拔的地点,小道便立马离去,绝不打扰。”“我不知道什么域外来使,更不知道什么钦点之人!”青年男子一口否决。东方墨本要开口说什么,可这时他耳朵抖了抖,看向脚下某个地方,随即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道:“看来道友如今的状态还不错,还有闲心把你的虫子放出来,莫非你以为你能够和小道一战吗。若是不然的话,小道劝你最好把你的虫子收起来,否则我不介意一脚将它踩烂。”闻言,青年男子大惊失色,更是立马将潜伏在东方墨脚下三尺的蜘蛛招了回来,这道士能够一眼就看出他的隐蔽动作,实力绝对不简单。本想直接将此人斩杀,可最后东方墨深深吸了口气,还是忍了下来。不过即使如此,他也完全失去了耐心,只见他右手忽的抬起,掌心一面四四方方的图案浮现而出。“呼……呼……呼……”眨眼间三道黑影钻了出来,仔细一看,竟然是三只黑漆漆的魔魂。三只魔魂正是血童,玄机门华服男子,以及鬼魔宗那叫做连祁的筑基期修士。“镇魔图!”看到眼前这一幕,青年男子一声惊呼,脸上尽是骇然。而两只筑基期,以及一只凝丹境中期的魔魂,此刻犹如鬼魅般,在他上下左右穿梭,脸上尽是残忍狰狞的神情。若非东方墨的操控,这三只魔魂早已向着青年男子扑杀了过去。青年男子手心紧紧捏着一张符箓,随时能够发出凌厉一击。他看得出东方墨修炼的是真正的镇魔图,将魔图刻画的身上,并非是其他器物上。而且东方墨敢以筑基期修为,镇压凝丹境魔魂,那他必然有着远超同阶修士的实力。即使自己全盛时期都不一定是对手,此时他身受重伤更不可能了。“小道可没有多大的耐心,现在开始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是敢有半分谎言,我不介意镇魔图中再多出一具魔魂。”东方墨看向此人冰冷的说道。闻言,青年男子浮现一抹愤怒,但最后却牙关紧咬,脸色铁青的点了点头。“域外来使降临到了什么地方。”东方墨神色一正。“东域天坛山脉。”青年男子道。“钦点之人又在何处选拔。”“据说也是在天坛山脉。”青年男子继续道。“天坛山脉又在何处!”“在此地以北,约莫半个月的路程。”“钦点之人的选拔,是否已经结束!”话语落下,东方墨心弦都稍稍紧绷起来。“应该结束了。”青年男子苦涩的摇了摇头,对此他也极为遗憾。对于他的回答,东方墨虽然早有所料,不过还是有些不甘,遂接着问道:“告诉我天坛山脉具体方位!”“此地往北,越过天兰沟壑,而后……”于是乎青年男子将他所知道的,全部如实告诉了东方墨。半个时辰之后,东方墨身形一花,便消失离去,唯独留下神色阴晴不定的青年男子。不过他前脚刚刚离去,此人后脚就拖着重伤的身躯,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十日后,一道匆忙的身形出现在了东域中部一片叫做天坛山脉的地方。一路而来东方墨快马加鞭,将原本半个月的路程,硬生生缩短到了十日。此刻他身形一顿,抬头看向前方。甚至不需要去感应,他的目光瞬间就被远处一处场景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