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疯狂的想法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听到他的话,东方墨面具下眉头一皱,随即点了点头:“不错。”“难怪不得。”马脸青年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而后他又似笑非笑的看着东方墨,暗道此人能够来到这里,想来也是有资格参与这次钦点之战的,不过或许是因为什么原因错过了。要知道域外来使降临这种事情,可遇而不可求,不管能不能角逐钦点之人,只要错过了,绝对是毕生的遗憾。因此他不禁有些同情的看向东方墨,随后继续道:“没能参与说不定也是好事,山下那些人的尸体道友应该看到了吧,这些大都是我东域天资极高之人,有些人不到二十岁就突破到了筑基期,可结果还不是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马脸青年话语落下后,东方墨对此人心中倒是生出了几分好感,而后拱手一礼:“道友所言极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又何必强求。”语罢,他故作迟疑一番,才接着道:“只是这龙卷风又是什么东西……还望道友解惑一二。”“你能独自一人找到这里来,也极为不易了,告诉你也无妨。这层禁制叫龙罡风,乃是最后一关的选拔方式,数百人在其中厮杀,只留下最后五十人。”马脸青年道。听到他的话,东方墨眼珠子转了转,又问道:“这么说,域外来使也在其中了?”“这倒没有,所有人决出胜负后,两位来使就会在星域结界之外,布置一座跨结界的传送阵,到时候将这些人接引,直接穿过星域结界,从而前往高法则星域。”马脸青年解释。闻言,东方墨更是疑惑,遂道:“你不是说半年前就已经结束了吗,为何这些人……”“话是如此,但你应该知道,硬闯过星域结界,修为越高越困难。而两位来使乃是超过化婴境的存在,要穿过星域结界,过程唯有用艰难险阻来形容,不仅费力,而且费时。”“所以两位来使在半年前,就已经动身。按照以往域外来使降临的情形来看,差不多也就是半年左右的时间,就能走出结界,并将传送阵法布置好。而我等这些人在此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看一看那些人被传送离开的风采而已。”“你的意思是说,那两位域外来使如今并不在其中?”东方墨眼睛微微一眯,并且一缕精光闪过。“不错!”青年修士点了点头。“那我东域的高阶修士,应该在其中守护着那五十人吧。”东方墨又道。“看来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实话告诉你吧,我东域高阶修士之间有过约定,钦点之战开启之日,所有人都不得靠近,包括凝丹境修士也不例外。”“这是为何?”东方墨诧异。“道理很简单,只为了绝对公平而已。钦点之人的意义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各大势力都想让自己的门生后辈进入此列。但过程中,谁也不敢保证是否会有人暗中动手脚,或者各自出手,相助自己的后辈门生。所以相互约定,筑基期以上修为者,在钦点之战开启后,都不得靠近。若有违背者,会遭到我东域所有势力的讨伐,面对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唰!”马脸青年话语尚未落完,就觉得面前一道残影划过,竟是在他面前的东方墨已经消失无踪。数个呼吸之后,远处才传来“多谢相告”四个字。如今东方墨确定那两个域外来使在星域结界之外,而且此地又没有高阶修士,所以他心中一个疯狂的想法开始滋生。要知道这种机会千载难逢,不搏一把绝对不是他的性格。马脸青年闻声望去,就看到东方墨已经出现在千丈之外,正向着龙罡风疾驰而去。“这是……”看到这幅场景,马脸青年心中一跳。这时,周围上百双目光,亦是有所感应的再次看了过来。就发现之前那身着披风,戴着一张没有五官的面具的身影,竟然向着龙岗风靠近。见状,众人纷纷倒抽了一口冷气,对此人举动感到震撼。此时的东方墨可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他只知道他尚未真正靠近那龙罡风,一股气势汹汹的狂风,就像一堵厚重的墙壁一样向着他砸了过来。将他猩红的斗篷吹得猎猎作响,一头长发也随风狂舞,他的身影瞬间受阻,行走极为艰难。可他深知此时还在龙罡风的外围,若是此地都无法坚持的话,有如何走进其中。于是他法力疯狂鼓动,加快的步伐向着前方靠近。直到他终于来到黑色的风墙面前,此时他的身形已经像是巨浪当中的一页小舟,摇摇欲坠。“哼!”东方墨一声冷哼,肉身之力猛地爆发,身躯便犹如磐石一般巍然不动。紧接着,在所有人骇然的目光下,他左脚抬起,一步踏入了风墙。“呼啦!”仅此一瞬,他的身躯狂颤,好似随时都可能被龙罡风撕裂。看到他的举动后,所有人震撼之余,立马露出看待白痴一样的神情,包括之前的马脸青年,同样如此。要知道这龙罡风乃是域外来使亲手布置,而布置这层龙卷风的目的,是为了将被淘汰的筑基期修士阻挡在外。所以,只要是筑基期修为,就绝对不可能穿过这层龙罡风。虽然他看不透东方墨的修为,可既然能出现在此地,那他绝不会是凝丹境修士,所以此人举动,完全就是在自讨苦吃。而今东方墨牙关紧咬,稳住身形七八个呼吸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右脚再度抬起,猛地踏了进去。至此,那股巨大的撕扯力,增大了一倍不止。东方墨身躯就像柳絮一般狂颤,但他依旧苦苦支撑着,接下来,就看到他每隔数个呼吸,就会将脚步抬起,一步步艰难且缓慢的,向着龙罡风的中心走去。而在龙罡风之外,所有人目光近乎呆滞。不过众人知晓,这龙罡风越是往里,威力就越大,所有人都认为,不消多时东方墨就会被挤压出来。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经历过一次,知道这龙罡风的威力有多大,根本不是筑基期修士能够应对的,即使是一般凝丹境修士,恐怕都无法抵挡。如今的东方墨已经踏入了其中百丈,回头也看不到众人的身影了。到了此地后,他只能苦苦坚持,再也无法寸进。不过他能坚持是一回事,想要走进去又是另外一回事。就在这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伸手一抓之下,就拿出了一颗龙眼大小,表面还有流光转动的珠子,此物正是避风珠。东方墨法力鼓动,疯狂注入其中,就见避风珠撑开了一层波动的罡气。此物乃是专门炼制出来,用以克制风灵力的,用在这关键时刻,再合适不过了。罡气撑开之后,东方墨顿时感觉到压力骤减,于是身形再度一步步向着其中行去。就这样,他一直前行了十余里路。而越到最后越是艰难,他唯有一路咬牙坚持着。“咔嚓!”某一刻,忽的一声脆响传来,东方墨脸色一变,猛的低头看向手中的避风珠,只见此珠上裂开了一道细小的口子。“糟糕!”东方墨暗道一声不妙,没想到这龙罡风威力如此巨大,竟然能够将此珠毁坏。可他能做的就是法力全部爆发,注入避风珠,再一步步艰难的迈去。如今他脸色苍白如纸,避风珠催发的那层罡气,被挤压的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咔声响。即使如此,他也暗自庆幸,因为若是没有此物在的话,恐怕他早就如那些修士所料,被狂风挤了出去。在他看来,或许唯有其灵根变异,才能够在此地勉强站稳脚跟。“咔!”就在他神色越发难看时,又是一声脆响传来,他手中避风珠上的裂痕,再次加大了数分。“风娘皮,这东西为何如此脆弱!”至此,东方墨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焦急,暗道风落叶不是说过此物威力不俗吗。若是避风珠被毁,恐怕他走进其中的希望,将极为渺茫。就在他心中暗自祈祷之际,其双耳忽然抖了抖,好似听到了前方的风声变小了。于是他神色一喜,一口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在了手中的避风珠上。“嗡!”霎时,避风珠的撑开的罡气大涨,甚至不断的蠕动。东方墨感觉压力小了不少,肉身之力鼓动,猛的向着前方踏去。只是十余个呼吸,他果然看到前方有一阵白光传来。如今的他法力耗费了近半,而避风珠上的裂纹更大了,即将列成两半的样子。“喝!”对此东方墨浑然不顾,一声暴喝之下,脚下爆发一股巨大的排斥之力,身躯蹬蹬蹬的往前迈步。“砰!”就在他距离前方还有三丈,甚至能够看到其中若隐若现的场景时,他手中的避风珠终于碎裂成了两半。霎时他就像在青灵古迹时一样,身躯完全暴露在龙罡风当中。“嘶啦!”巨大的狂风,带着一股能够开山裂石的撕扯力,作用在他的身上。即使以他强悍的肉身,皮肤上也瞬间出现了一条条细小的裂痕,鲜血瞬间冒了出来。更让他骇然的是,他的身躯再也无法稳住,随风不断地旋转,就要被狂风向外席卷而去。关键时刻,东方墨右手伸出,以掌为刀,在他的掌刃上,亮起了一道白色的锋芒。下一息,他对着身前很狠一划。“嘶啦”一声,返璞之境的裂天刃,直接将面前的狂风割开。“给我进!”借此机会,他空余的左手紧握成拳,一股澎湃的排斥之力爆发下,一拳对着前方轰了过去。“轰!”他的身躯在这一松一紧两股力量的叠加下,猛的向后挪移了三丈。与此同时,他骤然感觉周遭挤压一松。没想到千钧一发之际,他终于突破了那层龙罡风,踏入了中心的位置。“噗!”而来不及兴奋,他张嘴就喷出了一口热血,虽然他成功踏足此地,可他付出的代价亦是不小,如今他脏腑都受到了波及,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唰!”但东方墨完全顾不得此,强行将一口余血咽了回去,就猛然抬头看向前方。下一瞬,他苍白的脸色陡然一僵,浮现一抹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