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被逼现身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返璞之境的裂空刃,怕是凝丹境修士面对都要畏惧三分。黑衣男子乃是筑基后期,算是一个天才之辈,可他完全低估了东方墨的实力。他从东方墨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法力波动,就误以为这不过是寻常一击,所以才随意一挡,便有了如今身首异处的下场。再看东方墨,尽管挥手间将此人斩杀,不过他依旧被阻挡了一瞬,速度骤然一减。神识一扫,就骇然的发现,身后的数十人各自将遁术展开,最近的已经在他身后不足二十丈的距离,并且伸手掐诀间,又要施展凌厉手段的样子。若非这些人之前在阵法坍塌的时候被殃及,受了严重的伤势,他如今只是单纯仗着肉身之力逃遁,恐怕早就被追上了。东方墨目光一凌,恢复了些许的法力鼓动之下,伸手从储物袋中抓出了一大把各色符箓,想也不想的向着身后连连弹射而出。“砰砰砰!”霎时,就听一连串爆裂的声响传来,在他身后紧跟的众人,全都被剧烈的符光淹没,继而被阻挡了片刻功夫。见此,东方墨神色一喜,不断的从储物袋中将符箓抓出,而后一股脑的向着身后祭去。“噗!”但就在他即将和众人渐渐拉开距离时,在他前方数丈的地面,突然一道黄光钻了出来,仔细一看,此人竟是之前的丑陋男子。东方墨呼吸一窒,此人的土遁之术恐怕达到了入微之境,堪称极快,立马就挡在了他的前方。并且此人出现的刹那,陡然张嘴。“咻!”一道血剑激射而出。“哼!”东方墨脚下一跺,瞬间冲天而起,并且在他掌心的魔魂之气继续蔓延,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伸手一探,祭出了遁天梭。霎时,就见他包裹在一阵黑气当中,脚踩飞梭,向着山下疾驰而去,速度比之刚才还要快一丝。“诸位道友,我乃鬼魔宗鬼谷子,助我抓住前方那贼人,我鬼谷子必然重谢……”看到东方墨速度竟然比起凝丹境修士也不遑多让,就在这时,之前在邢伍和韩灵身下第二层,那个双目犹如死人一样空洞的青年男子,突然开口说道。“我乃南阳山郭楚生,速速助我拿下贼人,我便欠他一个人情……”那腰间配着宝剑,手持一卷书册的英俊男子同样出声。“在下神道谷谷极,还望诸位出手拦住此人……”最后那个相貌平凡,身躯敦实的男子亦是说道。“在下祖家祖念奇……”“在下李家李炎亦……”此人话语落下后,众人纷纷出声。要知道留在此地的修士可不下百人,几乎都是在最后一轮钦点之战被淘汰下来的。如今这些人听到众人所说之后,极为讶然。但仅仅只思量片刻,其中一个男子双目一眯,便站起了身来,向着东方墨的方向追了过去。无论如何,只需出手拦住此人一瞬,就能得到这些人的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此人站起之后,紧接着,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在座的都不是傻子,这种机会自然不会错过。于是乎在天坛山的东域天才之辈,全都向着东方墨追杀了过去。从龙罡风泯灭,到如今东方墨身处黑气当中,被身后一大串的修士穷追不舍。这一切看似繁琐,实则不过是十余个呼吸的时间。感受到所有人都向着他追杀而来,东方墨脸色蓦然阴沉。随即伸手一抓,将鹿茸根拿了出来,在此兽几乎麻木的目光下,取下其数十滴精血直接咽入了腹中。而后又抓出了一大把中阶低阶符箓扔了出去,这些东西虽然威力不大,对他们构不成威胁,可胜在数量多。有着这些符箓的阻挡,身后众人便始终无法拉近和他的距离。并且鹿茸根的精血,此时也被他拼命炼化,不消片刻他的法力就恢复了小半。就在他亡命奔逃之际,他忽的转身,发现狼藉的山顶出现了变化,在前方数千丈之外,有一片广袤的山林。,见此其神色一喜,瞬间向着前方疾驰而去。方一靠近,东方墨“唰”的一下,化作一股朦胧的青光,没入了一颗大树当中。“嘭!”紧接着这颗数人合抱的大树,就被一道流光击中,直接爆开,只是其中哪里还有东方墨的身影。众人神识一扫,顿时就察觉到一股残留在此地的淡淡法力波动,已经向着深处疾驰而去,于是乎想也不想的顺着那丝残留波动追去。在此期间,东方墨一路所过之处,身后漫天的术法随之而来,在他身后的大树,成片的倒下。但见此一幕,东方墨非但没有任何惊慌,嘴角反而翘起了一丝冷笑。此时他手指掐动,在他指掌间就有两团墨色的生机凝聚而出。将两团一把捏爆,融入了他的周遭,就见他的速度陡然加快了三成。在一颗颗大树当中穿行,只是数个呼吸,就消失在前方密林当中。到了此地,众人身形一顿,不管神识如何扫视,却始终无法发现东方墨的身影。不过所有人都是精明之辈,略一沉吟间,顿时四散而开,向着各个方向追去。而就在众人离去之后,还有一个魔神般的身躯,和一个一脸病态的俊郎青年驻足在此,二人正是邢伍和姜子虚。如今邢伍铜铃大眼当中几欲喷火,其手臂陡然伸直,双拳紧握,身躯犹如陀螺一般旋转。“砰……砰……砰……”只见他所过之处,所有的参天大树全部爆开,漫天木屑激射,四下一片狼藉。足足十余个呼吸,在他方圆百丈范围,已经被夷为平地,他才忽的停手。双目四下扫了几圈,他顿时选择了一个方向,脸色通红的疾驰离去。姜子虚看着邢伍粗暴的动作,不禁摇了摇头。此时他双目微眯,将耳力神通施展到极致,双耳不停的抖动。可半响之后,他依然没有任何收获,思量片刻,便同样离开。如今的东方墨,就隐藏在数百丈之外一棵大树树干当中,木遁之术不仅遁术奇快,到了他如今的修为和境界,隐若效果即使是凝丹境大圆满修士,都不易察觉,是以这些人若是没有特殊的神通,岂能找到他。眼看这些人全都离开,东方墨嘴角一扬。他虽然不敌这些人,但以他的手段,要逃走的话,还是有很大的信心的。到了他们这种实力,除非死战,否则一方很难将另外一人斩杀。因为不敌便逃,而追杀的人,实力差距不大的话,则极难追上。比如当年的侏儒老者,若非在东方墨体内中了血毒,就无法追上他。让他庆幸的是,幸亏韩灵此女被吞噬进了空间裂缝,否则以此女那只异兽的速度,他就是长了翅膀也别想逃走。看到众人离去之后,东方墨拿出传送罗盘,准备直接离开,从此这些人更别想找到他。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转后,再次静静等待起来。就这样,约莫半柱香之后,只见在他数十丈之外,脸上满是伤口的丑陋男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徐徐站在半空。此人眼中杀机弥漫,出现后一声冷哼,立马向着天边破空而去。见此一幕,东方墨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他就知道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傻子。略一沉思,他依旧没有妄动,再度等待起来。这一次,过了一炷香时间,在他百丈之外的一颗大树身后,一道神色冰冷的身影站了出来。仔细一看,此女居然是风落叶。风落叶现身之后,美眸扫了一眼四周,同样离开。“呼!”至此,东方墨长长的的舒了口气,暗道还好他极为小心,否则就暴露了。事已至此,他眼睛一眯,还是没有妄动,静静等候起来。这一次他足足等待了一刻钟,只见在他头顶的位置,一个略显臃肿的身影站了出来。此人一身道袍,绿豆小眼当中满是寒意,正是岳老三。“贫道定然要宰了你个王八蛋!”只听岳老三气的牙关紧咬,出现之后脚下一跺,肥胖的身躯扭动间,以一种诡异的身法消失无踪。看到岳老三这厮如此沉得住气,东方墨眼皮狂抽。有着前车之鉴,他更是极为小心,这一次等待了一个时辰,不过却始终都没有人出现。唯独在此期间,有诸多的修士来来回回的寻找,并且一股股神识扫荡来开,但都没有丝毫发现的样子。东方墨邪魅一笑,于是法力鼓动,注入手中的罗盘。霎时,就见罗盘微微颤抖起来,约莫十余个呼吸之后,一股白光就要将他淹没。“呲!”但就在他即将传送离开之际,其双耳震抖,一道极为熟悉的声响突然传来。并且此刻他体内阳极锻体术,隐隐散发处一股奇异的波动,他感应到一股让他有些亲切的气息,正闪电般的靠近他。至此,东方墨瞳孔一缩,只见其身形毫不犹豫的一晃,转瞬从大树当中遁了出来。与此同时,“噗”的一声轻响,一柄薄如蝉翼的软剑,将他之前所在的那颗大树,刺了个对穿。东方墨已经站在数丈之外,低头看了看身后的披风,竟然被割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其目光一寒,陡然抬头,就发现一个全身笼罩在夜行衣当中的身影,双目没有丝毫波动的注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