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恩怨了结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并非不敢,而是不想,就如小道如今也不想杀你一般。”感受到眉心刺骨的寒意,东方墨心弦紧绷,不过神色却没有任何变化的看向此女说道。听到他的话后,这一次,刺客少女并未开口。见此,东方墨继续道:“你我本无冤无仇,当年你仅仅是因为对元柔锻体术的误解,就几次三番行刺与小道,后来小道被你一剑刺破要害,差点就此殒命。最终靠着突破筑基期,九死一生才活了下来。”“后来在血魔宫,小道仗着肉身之力远超于你,将你生擒。为了不被阳极锻体术反噬,所以小道必须找到一个将元柔锻体术练至小成境界的女子双修,而你恰恰就修炼了此术,并且达到小成。”“因此,小道摘了你的红丸,毁了你的清白。”“你害我性命,我毁你清白,真要算下来,你我二人应该互不相欠,扯平了才对。不如你我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从此进水不犯河水,你看如何。”语罢,他平静的注视着此女的眼眸。刺客少女不为所动,久久之后,才听她开口:“你忘了刚才那笔账了吗。”闻言,东方墨神色一僵,想起了之前他弄巧成拙,差点将五十个钦点之人一锅给端了的一幕。于是道:“刚才之举并非小道本意,不过事已铸成,小道愿意补偿你一些损失。”“将那珠化形灵药给我!”这时,就听刺客少女说道。“嗯?”东方墨眼睛一眯,不过沉思片刻,他就伸手从灵兽袋中,将一只瘦巴巴的麋鹿小兽抓了出来。麋鹿小兽无力的抬起眼皮,只是看了东方墨一眼后,就有气无力的闭上。见此,刺客少女隔空一摄,直接将鹿茸根吸了过去,手掌一翻就被她收了起来。与此同时,此女将手中的软剑,缓缓从东方墨的眉心拿了下来。“你要想清楚,这是你唯一一次能杀小道的机会。”只听东方墨看向此女再度说道。他不想时时刻刻都有一个让他防不胜防的刺客在身旁游走,让他寝食难安。因此,必须和此女将恩怨了结。其话音刚落,刺客少女动作一顿,但呼吸间,就再度退去。眼看此女已经离开他两丈范围,东方墨心中长长的舒了口气。随即他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不如你我二人结成道侣如何。”上次和此女交合,让他的阳极锻体术直接突破,肉身之力暴涨数倍之多,那种体验简直是妙不可言。再一想到此女惊为天人的容貌,他心中不由自主的,就生出了一丝邪念。“休想!”刺客少女目光一寒,随即“砰”的一声,身躯再度爆开成一股青烟。看到此女离开,东方墨一声轻笑,这般答复,本就在他意料之中。接下来他手指掐动,一团浓郁的生机在他指间浮现,并将其缓缓贴近额头。刺客少女手中的软剑极为奇特,若是被其所伤,就会流血不止,即使以如今东方墨肉身强悍程度,也需要生机的治愈方可。感觉到额头的伤口鲜血已经渐渐止住,东方墨便扭了扭脖子,发出一阵脆响。就在他准备抽身离去之时,忽然间他有所感应的转身,看向某个方向。下一息,他眼中就浮现一抹森然的杀机。只见在他所看的方向,一道身影向着此地直直激射而来,瞬息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仔细一看,此人竟然是之前那个容貌极为丑陋的男子。“嘿嘿,你以为露出了本来容貌,我就看不出你就是将我等飞升计划打乱的贼子吗!”只听丑陋男子开口说道。闻言,东方墨略一沉思,就极为狐疑的回道:“道友什么意思!”他之前没有泄露丝毫气息,就连嗓音也有所改变,按理来说此人不可能认出他才对,更不可能这么快就追上来。“小子,不用装了,老子一眼就能看出你施展了血遁之术留下的后遗症,如今你法力气血亏空,应该浑身无力吧。”丑陋男子轻蔑一笑。眼看此人竟然识得自己施展的是血遁之术,并且连自己如今的虚实,都看的清清楚楚,东方墨脸色一沉。他刚才没有承认,并不是畏惧此人,只因以他目前的状态,能不动手自然不想跟此人动手。不过如今看来,善了是不可能了。然而这时他神色忽的一动,终于想起了曾几何时听到过此人的声音了。于是一声轻笑:“午觥,你竟然还没死。”东方墨话语刚落,丑陋男子“唰”的一下看向他,眼中尽是不可思议,更是颤声道:“你……你在说什么。”“呵呵,当年在骨山上和夜公子二人,为了一个人族女子,你们可是斗得不可开交啊。”东方墨打趣道。“你到底是谁!”闻言,丑陋男子神色扭曲,脸上的伤口就像蜈蚣一样蠕动,极为狰狞。看到他并未否认,东方墨心中一阵唏嘘,想起了当年和岳老三一同救下穆紫雨的一幕。而此人,便是为了穆紫雨,不惜得罪血冢城城主的儿子夜公子的午觥。就听东方墨继续道:“当年你本来已经让夜公子狼狈逃走,最后却在夜灵店被人连续施了两次调虎离山之计,实不相瞒,小道便是引开你的人之一。”“是你!”听到他的话,丑陋男子一声怒吼。就如东方墨所言,当年他为了一个人族女子和夜公子交恶,后来夜公子想要调动血冢军将他斩杀,好在当时为了清剿骨山上的人族修士,血冢军不可私自调动,所以他没有成功。后来他无意间知晓这个,加上三个人族女子全都被救走,一肚子火气没处发,就用计将夜公子引出来,并且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给斩杀。但他低估了血冢城城主夜大人的本事,他在夜公子身上种下了一丝神魂印记,立即知道夜公子死在了他的手中,于是派了一百个血冢军来追杀他。他父亲午屠,虽是下任城主,却完全来不及救他,从此他就开始一路逃亡,在此期间,更是将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后来他还遇到了大魔头苦藏出世,在血族大地九死一生,多年后终于逃了出来。最终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他参加了钦点之战,并夺得一个钦点之人的名额。可如今连飞升的机会,也被东方墨打碎了。他这一路的艰难经历,无数次的死里逃生,可以说和东方墨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因果关联。换句话说,若非东方墨,他绝对不会如此凄惨。想到此处他心中一股惊人的杀机,轰然爆发开来。“咕噜咕噜!”一股浓郁的血气,伴随着令人作呕的腥味,从他身上弥漫开来。见此,东方墨不禁皱了皱眉。于是乎一声冷哼,准备将影子放出,再以三具魔魂瞬间将此人斩杀。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或许是因为感受到了午觥身上散发的惊人血气,他腰间一只黄色葫芦,突然颤了颤。东方墨有所感应的低头,随即脸上就露出一抹难以抑制的狂喜。“终于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