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同门三人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天坛山脉实在是太大,即使以影子的速度,也花费了如此之久才找到岳老三的行踪。东方墨下意识的看了看鬼谷子逃走的方向。“扑哧!”随即影子从他脚下激射而出,瞬移般出现在鬼谷子的脑后,双翅一震就要没入他的识海当中。鬼谷子正狼狈而逃,忽然间就感觉神魂都一阵颤栗,一股命悬一线的感觉袭上心间。此刻他霍然转身,当看到一只形似鹰隼的灵兽,已经在他近在咫尺的地方后,他的双目霍然化作了惨白之色。在他目光下,影子速度骤然大减,但此兽管状的瞳孔一缩。“咕!”发出一声震颤神魂的啼鸣。在这声啼鸣下,鬼谷子眼瞳瞬间恢复了黑色,双目当中更有两行血泪流淌了下来。这时影子瞬息而至,尖锐的喙嘴啄在了鬼谷子的眉心。“叮!”关键时刻,在鬼谷子的眉心上,竟然有一个黑色的符文浮现而出,影子啄在符文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被阻挡了下来。但即使如此,鬼谷子脚步连连后退,符文隐若下去之后,眉心一缕殷红的精血流淌了下来。“阴灵?”鬼谷子站稳之后,看向影子的神魂之体惊呼道。不过他又有些不确定,只因一般的阴灵,绝对不会给他一种如此危险的感觉。“咕!”在他骇然之际,影子再度发出一声啼鸣。“唔!”鬼谷眼中浮现了一抹浑噩,但他早以领教过这一招,自然有所防备。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办法,浑噩只持续了刹那,就醒悟了过来。他毫不犹豫的从怀里一抹,拿出一张散发着剧烈空间波动的符箓,沉吟间,略显肉痛的将其一把捏碎。“砰”的一声,在一阵白光包裹之下,鬼谷子的身躯立即消失。“大挪移符!”看到之前鬼谷子手中的符箓,东方墨极为诧异,他感觉到那张符箓比起一般的小挪移符,散发的波动更加的剧烈。而后他神色就有些阴沉起来,若是如此的话,要追上此人就极为困难了。略一思量,他便收回了目光,将魔沙收进葫芦之后,就向着岳老三所在的方向追去。在此期间,他将影子派出,一直在暗中盯着岳老三,而他则凭借着心神联系,向着此兽的位置疾驰。一路快马加鞭,他花费了足足一日的功夫才停下。此时正值傍晚时分,他来到了一处满是霜叶的林间。“扑哧”一声,影子没入了他的脚下,东方墨双目微眯查看起来,不多时就睁眼了眼睛。收敛了气息后,他双手倒背的向着前方悄然走去。只是盏茶的功夫,他就来到一片略显开阔之地,至此他才抬头看向前方。只见一道臃肿的身影,以及一道魁梧的身躯,正盘膝相对而坐。看到这二人的容貌后,东方墨神色一抽。只因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岳老三以及邢伍,他完全想不到这两个人竟然认识,而且还在一起。在这两人面前,还有一堆篝火,一只白色小猴正不断的将比它大好几倍的柴火往篝火里加,一副又蹦又跳的样子。“岳兄,当日那一锤为何要饶过那撇人,若是洒家必然会将他踩的稀烂!”这时,只听邢伍开口说道。岳老三正把玩着手中一只巴掌大小罗盘,脸上难掩欣喜神色,听到他的话后,足足七八个呼吸,才暂时爱不释手的将罗盘收下,开口道:“手滑!”闻言,邢伍一声冷哼,显然不信,怒道:“岳兄欺洒家不成,那撇人将我等飞升计划打乱,实乃当诛,你竟然还将他放走。今日你要是不将话给洒家讲清楚,说不得洒家只有向你讨教一二了。”语罢,邢伍身上一圈无形的气势“轰”的一声鼓荡开来。将篝火吹的倾倒,发出“呼呼”的声响。篝火旁那只白色小猴更是不堪,连滚带爬的被吹开了七八丈,站稳之后,此兽“咻”的一声,化作一道白光窜了回来,双足站立,指着邢伍一阵龇牙咧嘴。“你个蠢货!”感受到邢伍身上的气势,岳老三暗骂一声,不过他也知晓邢伍的实力,真要动起手来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但一想到邢伍所说,那个贼子将们飞升计划打乱之事,他亦是浮现一抹恼怒之色,破口大骂道:“那个挨千刀的玩意儿,别让贫道再遇到你!”“咕叽咕叽……”岳老三话语刚刚落下,篝火旁那只白色小猴灵动的双眼忽然眨动起来,而后拽了拽他的衣角。“嗯?”岳老三低头不解的看着此兽。白色小猴就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指了指距离二人不远处的一颗大树。见此,岳老三瞬间明白了此兽的意思。看向那颗大树目光一寒,沉声道:“道友躲了那么久,何不出来一见!”这时在大树身后,东方墨看着那只速度比起影子也不遑多让的白色小猴,眼中满是诧异。他木遁之术的隐若神通,化婴境以下,应该少有人能够发现他。但这只小猴不仅速度奇快,而且还能一眼将他的身形看穿。如今他已经被发现,自然不可能再隐藏下去了,便双手倒背的从大树身后站了出来,径直来到二人三丈之外,才驻足而立。看到这张俊美的陌生脸颊,邢伍和岳老三无不露出狐疑的神情。“嘿嘿,二位好久不见!”这时,东方墨嘿嘿一笑。其话语刚落,岳老三绿豆小眼一眯,随即大怒道:“你个天杀的还敢回来,贫道今日不将你三条腿打断,老子就不姓岳。”语罢,岳老三身形冲天而起,一柄火红色的巨锤被他拿在手中,想也不想的向着东方墨当头砸了下來。“呼呲!”巨锤尚未落下,一股炽热的火光率先降临,瞬间将东方墨淹没其中,霎时就连大地都燃烧了熊熊火焰。“唰!”下一刻,就见火光当中一条银白色拂丝激射而出,悍然抽在了巨锤之上。“啪”的一声,岳老三坠下的身形承受了一股巨力,落向了一旁。而在火光当中的东方墨,脚底也深陷了地面三寸。他身躯一震,一股排斥之力掀起,将周身的炽热火焰吹得熄灭,露出他修长的身躯。岳老三牙关一咬,身形扭动起来,那种看起来让人感觉无比奇怪的身法再度施展,转瞬就来到东方墨面前,他手中巨锤一轮,向着东方墨横扫了过去。东方墨手掌伸出,在面前轻轻一抚,一层水波般的罡气浮现而出。“嘭”的一声闷响,罡气荡起了一圈圈涟漪,而后泯灭成了灵光消散。东方墨身躯向后一倾,后退了半步才站稳,而这时岳老三也再次被阻挡了下来。但岳老三理不饶人,手中巨锤就要再度抡起。见此东方墨一声冷哼,右脚突然对着大地一跺。“噗噗噗!”一根根黑色的藤蔓破土而出,快若闪电的编织成了一座枯牢,将岳老三困在其中。东方墨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呼吸间对着岳老三遥遥一指。“咔咔咔!”枯牢上生长出了一根根尖锐的木刺,木刺上还泛着幽幽的冷光,向着岳老三周身四处扎了过去。岳老三双手紧握锤柄,身躯原地就像陀螺般旋转。“砰砰砰……”所有的木刺纷纷爆开,随即整座枯牢也化作了漫天的木屑。然而破了东方墨的枯牢术之后,岳老三也微微有些气喘。不过他还未来得及调息,神色就蓦然大变。陡然抬头,就看到一颗颗细小的黑点,密密麻麻的坠落了下来,将他方圆数十丈笼罩其中。仔细一看,这些黑点竟然是一柄柄栩栩如生的木剑,木剑从天而降,仿佛受到了牵引,竟然聚拢起来,形成了一柄倒置的巨剑,向着岳老三天灵怒刺了下来。与此同时,岳老三的气息仿佛被锁定,想要挪移半分,都变得千难万难。岳老三眼中凶光一闪,而后体内法力滚滚注入手中,就看到他那柄巨锤直接化作了三丈大小,他臃肿的身躯,握住巨锤就像一个侏儒一般。而后脚下一跺,身形凌空暴起,向着那柄巨剑砸了过去。“轰隆!”巨剑在他一砸之下,竟然四分五裂,所有的木剑纷纷爆开。如今岳老三脸色憋得通红,尚在半空的身形陡然转身看向东方墨,而后急速坠下。一声暴喝之后,三丈大小的巨锤悍然向着他头顶砸了下来,一片巨大的阴影立即罩下。感受到巨锤上惊心动魄的气息,东方墨神色大变。这一击看似浮夸,可其中蕴含的威力,怕是能够斩杀凝丹境修士了。张口一吐,本命石同样化作三丈大小。体内法力直接抽干了近四成,在他手臂一抬之下,巨大的石球带着泰山般的威压,向着头顶轰了上去。“嗡!”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巨响,众人只觉头晕目眩,耳膜一阵发麻,就连脑海都出现了嗡鸣。足足七八个呼吸,滚滚席卷的气浪才渐渐平息下来。此时岳老三站在数丈之外,看向东方墨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而东方墨膝盖以下,全部没入了大地,亦是气喘吁吁看向他。如今他体内的法力絮乱,眼中极为骇然。岳老三这厮不显山露水,之前处在传送台靠后的位置,绝对是隐藏了实力,在他看来,恐怕鬼谷子在这厮手中也讨不到好。看到岳老三脸上依旧愤怒异常,东方墨知晓这厮定然是因为自己将他飞升计划打乱,所以愤怒。而今和他一战,不过是为了出口恶气。此时看到自己落了半截下风,他念头一转后,脸上突然堆满了笑意。将本命石咽入腹中,拂尘往背后一甩,拱手一礼道:“岳师兄实力强悍,小道佩服佩服!”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东方墨知晓自己有错在先,如今刻意放低了姿态,好让这厮有个台阶下,他也不想浪费精力,和岳老三打的热火朝天。闻言,岳老三脸上露出一抹古怪。乍一看他毫发无损,而当他不经意回头,瞥了一眼自己后背,发现烂成了一缕缕破布的道袍,以及露出的大片肥肉后,又面不改色的转过身来。绿豆小眼转动了两圈之后,岳老三清咳两声,开口道:“东方师弟亦是了得,承让承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