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棺椁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就这样,足足过去了大半日的时间,被东方墨压在本命石之下的血色骷髅,挣扎的动静终于越老越小。在此期间,被魔沙束缚的那具黑色骷髅,本欲向着东方墨杀来,奈何魔沙早已狂暴,发出震天的嗡鸣声。起先黑色骸骨还能站立着,到此时他已经倒在了地上,身躯好似被一层无形的薄膜覆盖,只能不时抽动一下,却根本无力站起。如今东方墨双目紧闭,不断地将本命石之下的血色骷髅炼化吸收着。眨眼又是十日的功夫过去,盘膝而坐的他终于睁开了双眼。只见那三丈大小的本命石,就像一座宏伟的巨山,矗立在他面前。其手掌伸出,再缓缓的抬起。“轰隆隆!”本命石徐徐上升,空气都被震动的发出沉闷的声响。并且一股无形的压迫迎面而来,将东方墨散落的一缕长发吹拂着。此时若是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抬起的手臂,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一副有些吃力的样子。而他脸上则忽然浮现出一抹诧异的神情,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本命石的重量,已经达到了十五万斤之巨。若非此石乃是他的本命法器,他绝对无法举起来。再看原地,一堆呈现人形的白色粉末状的东西散落着。在本命石鼓荡的压迫之下,那些白色粉末“呼”的一声,被吹的消散在了半空,继而不见了踪影。血色骷髅被他抽干了全身的精华,融入了本命石中,如今彻底的飞灰湮灭。只是东方墨没想到,将其炼化之后,本命石竟然徒增了数万斤重量,比得上他之前数年的努力了。想到此处,他霍然将目光投向了身侧,那具被魔沙束缚的黑色骷髅身上。此时的黑色骷髅,已经被魔沙吞噬了一纸的厚度,不过他依然疯狂挣扎着,显然并未伤及根本。东方墨眼珠子一转,若是能够将这具骷髅一并吸收的话,他本命石的重量,应能够达到二十万斤之巨,那时的威力,恐怕会直接提升一倍有余。虽然操控起来也会异常吃力,但仅仅是这个弊端而言,对东方墨的吸引力依旧极为巨大。想到此处,他有些兴奋舔了舔舌头,随即大手一挥。“呼!”本命石呼啸而至,瞬息来到了黑色骷髅上方的位置。而后他空余的左手一招,魔沙顿时受到了牵引,就要向着他飞驰而来。不过这些虫子如今被激起了凶性,发出滔天的虫鸣,刚刚起身,就立即又扑了回去,附在黑色骷髅身上,继续啃食。东方墨一把将腰间的黄色葫芦拿了起来,法力滚滚注入其中。加上心神的操控,霎时,才看到魔沙摇晃着钻入了他手中的葫芦。“腾!”恰在此刻,黑色骸骨忽的站了起来,如今他原本光滑还泛着黑色光晕的表面,若是细看的话,已经变得布满了小坑,极为粗糙。因为被魔沙啃食的原因,失去了原本的光泽。这具骷髅有极高的灵智,之前看到东方墨将血色骷髅灭杀,此刻他空洞的眼窝看了半空一颗巨大石球一眼,好似有些忌惮的样子,而后身形一花,向着远处逃去。然而下一瞬,一股强悍无匹的重力猛地传来。若说之前血色骷髅是被本命石散发的重力阻挡了一瞬,才被镇压的话。那么如今本命石的威力大涨之后,黑色骷髅“啪”的一下,整个身躯都趴在了地上。其浑身颤抖,却始终无法将头颅抬起来。“嘶!”东方墨呼吸一窒,如今他的体内本就不多的法力,几乎被抽干了一半,可看到本命石的威力,他还是异常惊喜。随即手臂猛地落下。“轰……咔嚓!”本命石将趴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黑色骷髅直接淹没。可一声巨响之后,东方墨耳朵还抖了抖,他好似听到了一声仿佛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于是他神识爆发,向着前方笼罩而去。顿时就发现在黑色骷髅的手臂上,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裂纹。东方墨深知这具骷髅的身躯有多么的坚硬,虽然有着被魔沙啃食的原因,可如今本命石一砸之下,他的身躯终于被破坏,可见本命石的威力着实提升了太多。于是他双眼再度紧闭,开始运转法决。就看到被镇压的黑色骷髅身上,有着一缕缕精纯的黑气溢散了出来,融入了他的本命石当中。就这般,黑色骷髅虽然不时也会挣扎一番,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还是安静了下来。又是将近十日的时间过去了,这一日东方墨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他心神一动,在他前方三丈大小的本命石又一次飘了起来。不出所料,下方的黑色骷髅,已经化作了一堆人形的齑粉。清风吹拂之下,再度消失在昏暗的空气当中。对此东方墨浑然不在意,而是双目直勾勾的,注视着悬浮在他面前的本命石。在他的目光下,三丈大小的本命石缓缓缩小,最后化作了拳头大小被他捏在手中。感受到本命石上粗糙古朴的气息,东方墨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下激动的心情。不出他所料的是,本命石的重量的确猛涨到了二十万斤以上,如今调动起来,即使是以他的法力浑厚程度,全力施展的话,恐怕也只能施展数次就会力竭。对此东方墨非但没有任何沮丧,反而异常的兴奋。有此物在手,他绝对能够斩杀一般的凝丹境修士了。将手中的石珠把玩了一阵后,他就将张嘴将其咽入了腹中,继续温养起来。就在他暗自欣喜之际,其神色忽然一动,甚至不需要施展耳力神通,他就猛地侧身看向不远处那座十余丈高的巨大坟头。“骨碌碌!”竟然是一颗褐色的石头,从坟头的最顶端滚落了下来。石头约莫拳头大小,一直滚落到东方墨面前三尺的距离,才静止不动。这一刻,周遭好似只剩下阵阵阴风吹拂,陷入了短暂的诡谲当中。东方墨心思飞快转动,看着面前的褐色石头,表面还有一缕刺眼的殷红,好像是之前那鬼魔宗修士的鲜血。东方墨缓缓的抬起头来,再度看向前方那座坟头。之前他就有所怀疑,为何那两具骷髅会将他,以及其他修士引到此地。而在看到血色骷髅将鬼魔宗修士斩杀,后者的身躯又被这座坟头吸干了精血之后,他心中便隐隐有了某种猜测。“咚咚咚……”就在东方墨沉吟间,在他前方那座坟头上,突然间又有数颗石头滚落了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低沉的隆隆声响。坟头竟然剧烈的晃动,这时其上垒砌的石块纷纷向着四周滚落。见此一幕,东方墨虽然惊疑,但还是手掌伸出隔空一摄。“咻!”原本没入坟头上的拂尘,被他一把吸了过来,抓在手中。而后在他诧异的目光当中,坟头上所有的石块全都散落了下来,露出了其中一座三丈长宽的四方形石台。而吸引东方墨的,则是在石台正中,一座丈许长,三尺宽的棺椁。棺椁浑身乌光森森,好似由乌钢石铸造而成。棱角分明的棺身,以及拱起呈现一个优美弧形的棺盖,使得这这座棺椁看上去极为古朴。在棺椁的表面上,没有铭刻任何花纹或者图案。不过在棺身下的四个角,各有一条黄金色的链子绷得笔直,正将棺椁束缚在石台正中。而若是仔细的话,就会发现原本在棺盖上,还有两条同样的金色链子,将棺盖和棺身缠绕着。只是这时那两条金色链子已经断裂成了四节,掉在了石台上,虽然依旧散发着金光,可却要暗淡许多。棺椁浮现之后,周遭立马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就连阵阵阴风都停止了下来,变得落针可闻。这种寂静,足以让人泛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但只是十余个呼吸过去,巨大的棺椁竟然抖动了一下。“哗啦!”而后失去了金色链子束缚的棺盖,随着一阵摩擦的声音,“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东方墨心中一跳,目光下意识的向着棺椁当中望去。随即他就骇然的发现,在棺椁当中竟然是一具干瘪的尸骸。那尸骸身着一件破旧不堪,尽是窟窿眼的灰色衣衫。其头发蜡黄卷曲,布满了灰尘。肉身只有一层黑皮包裹在骨头上。焦黑的牙齿就像是化石一般没有光泽。下巴扭曲,嘴巴空洞的张开着。而他的眼窝深深的凹陷了下去,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条缝隙,紧紧闭合。在这具干瘪的尸骸上,还有五根金色,约莫尺许长度的长钉,分别没入尸骸的双手手心,双腿脚掌,还有头颅的眉心正中。似乎他死去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五根金色的长钉。不过东方墨却诧异的发现,这具干瘪尸骸露出在外的两只手掌,一只是黑色,还有一只却是血色。儿往上一看,他的脸颊从鼻梁中间画出一条竖线,似乎也是一半黑色,一半血色。只是他一只侧着脸躺在棺椁当中,之前才没有看清。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东方墨突然就想起了,之前那两具黑色以及血色的骷髅,或许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关联。于是他神识荡开,向着前方弥漫而去。但他来回扫荡了数遍,却始终没有发现这干瘪尸骸有什么特别之处,仿佛这就是一具再普通不过的尸体。之前那鬼魔宗修士的精血被吸干,浸入了坟头的一幕,一直徐饶在他心间,因此以他生性多疑的性格,看向这具尸骸,又有些迟疑起来。“嗡!”就在这时,一股无形的神识波动,从前方那具干瘪尸骸上鼓荡而来,刹那波及在东方墨身上。东方墨神色大变,他骇然的发现,其身形在这股神识下,好似被禁锢一般。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他好似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意识还在,但就是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唰!”在前方棺椁中,那具干瘪尸骸空洞的眼窝,在这一瞬间,裂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隙。一双浑浊不堪的瞳孔,好似转动了一下。“嘶!”至此,东方墨倒抽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