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托大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滴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漂浮而出之后,周遭弥漫的恐怖威压全部汇聚到其上。“呼!”威压带动着一股狂风吹拂,东方墨虽然依旧盘膝坐着,可他的身形仿佛柳絮一般,随时都会被吹走。随之而来的,就看到这滴液体开始缓缓旋转,而后不断的膨胀。短短数个呼吸,就由最初的指甲盖大小,化作了鸽蛋大小,然后是人头大小,到了最终的三尺大小。与此同时,一股血腥味弥漫而开,东方墨只觉得头晕胸闷,身体一个趔趄才站稳。然而不等他有所动作,又是一阵滔天的虫鸣传来。原本包裹着干瘪尸骸的魔沙,全部冲天而起,刹那化作了一个旋涡,将半空悬浮的黑红色液体包裹。这些灵虫的本体乃是噬骨蚕,修士的血肉对于它们有着强烈的吸引,如今不需要东方墨操控,就快速的将那团液体啃食着。仅此一瞬,就见三尺大小的黑红色液体,骤然开始缩小。东方墨胸闷头晕的感觉转瞬消失,于是乎手指再次飞快掐动起来。前方干瘪尸骸身上的黑红色精气,则一缕缕不断的被其头顶的本命石吞噬。“老夫要让你生不如死!”干瘪尸骸怒火滔天。话语落下,其喉咙鼓动,叨念着某种晦涩难明的咒语。随着他话语的落下,东方墨耳膜震动,似有一道道魔音在徐饶。“唔!”仅此一瞬,他就双手捂住了耳朵,一副极为痛苦的样子。刚才虽然他看似胜券在握,可心中依旧有些打鼓,毕竟此人乃是货真价实的化婴境强者,手段根本不是目前的他能够想象的,如今看来,自己果然有些托大。关键时刻他轻咬舌尖,微微的疼痛让他立马清醒了一些。霍然抬头,他却发现干瘪尸骸浑浊的眼瞳,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随即一缕黄色的闪电好似从此人目光当中划过。“咔嚓!”无形中一声滔天霹雳,东方墨只觉得脑海一阵空白。此刻他毫不犹豫的一口将舌尖咬破,剧烈的疼痛让他再度醒悟。屈指一弹,“呲”的一声,一道肉眼难见的白线突然激射而出。不止如此,他张嘴将口中的精血喷在了碧游丝之上。就见碧游丝直接化作了无形,眨眼消失。“叮!”但下一瞬,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碧游丝刺在了此人的眼皮,就像刺在了一堵铜墙铁壁上,不得寸进。东方墨神色大变,不想此人的肉身如此强硬。他立马想到,之前仅仅是此人那两具凝练的骷髅分身,就让他差点无可奈何,那本尊刀枪不入也在情理当中了。下一息,他眼中一抹狠辣闪过,食指指尖一勾,再度一弹。就见碧游丝折返了一丈距离,而后猛地激射而出。不过这一次,是向着干瘪尸骸眉心上的那根金色长钉而去。“叮!”又是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只见金色长钉在这一击之下,竟然顺着干瘪尸骸的眉心,又没入了一寸左右。“啊!”一声让人神魂震颤的痛苦嘶吼传来。声浪波及之下,东方墨嘴角鲜血溢出,盘坐的身形就要倒飞出去。关键时刻他一把抓住矗立的拂尘,才堪堪稳住。看向那异常痛苦的干瘪尸骸,一声冷笑后,他就准备将碧游丝收回。可他心神一动之下,却骇然的发现,碧游丝就像被牢牢地吸附在了金色长钉上,不为所动。东方墨神色一沉,手指掐动猛地一招,就见比发丝还要纤细的碧游丝,开始震颤起来,可即使如此依旧无动于衷。“给我回!”东方墨心中似有一股戾气作祟,此时一声暴喝,法力犹如洪水一般喷涌出来。“咻!”全力出手之下,碧游丝终于被他吸了过来。他食指伸出,准备将此物缠绕在指头上。但下一息,他就一声惊呼:“怎么可能!”仔细一看,竟然是那根尺许长度的金色长钉,依旧粘附在碧游丝上,被一同吸了回来。“哈哈哈哈哈……你上当了!”干瘪尸骸一扫之前痛苦不堪的姿态,张狂的大笑着。与此同时,只见他空洞的口中,猛然传来一股强悍的吸力。“呼!”周遭所有的阴灵之气,全部向着他滚滚而来,尽数没入了他的口中。而他身上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只是三五个呼吸,他身上传来的压迫,使得东方墨呼吸都有些困难。大骇之下,他却惊喜的发现,周围的阴灵之气消失之后,他的视线变得越发的清晰起来。而且他心中和影子的联系,逐渐变得的清晰,他已经能够感受到此兽就在他东南某个方向。他霍然想起,干瘪尸骸曾说此地的困灵阵,是以阴灵之气运转的,如今阴灵之气消失,那么此地的阵法即使没有破,想来也威力也大大的减弱了。看着激射而来的碧游丝,以及吸附在上面的金色长钉,东方墨念头一转,就挥手将二者收进了储物袋。并且骤然张口,将悬浮在干瘪尸骸头顶的本命石咽入了腹中。最后一把将面前的拂尘抓住,伸手一招,又将魔沙强行收了回来。祭出了遁天梭后,立马化作了一道青光,向着东南方向疾驰而去。这一切动作看似繁琐,不过只是两个呼吸不到就已经完成。“嗡嗡嗡!”魔沙在他周身徐绕,发出一阵低沉的虫鸣,显然这些虫子还有些狂暴。干瘪尸骸犹如长鲸吸水一般,将无数的阴灵之气吸入口中。虽然眉心的伏魔钉被东方墨解禁,但或许是长时间被钉死,他的头颅依然难以转动。不过这时,他浑浊的瞳孔微微转动,看向了东方墨逃走的背影。“轰!”随即一股比之刚才强悍数十倍的神识,从他眉心轰然爆发,刹那笼罩了方圆上千里。“只有九个,想来够了!”紧接着,就听他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话语落下,之前被魔沙啃食的只剩下了一尺大小的黑红色液体,“波”的一声爆开。“咻……咻……咻……”而后化作了九滴拳头大小的液体,并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消失在前方。向前疾驰的东方墨有所感应一般,蓦然回头,就看到九滴液体的速度,比自己的还快,眨眼没入了前方鼓动的阴灵之气当中不见了踪影。见此,他眉头一皱,暗道又是此人在搞什么鬼。但此时他来不及想太多,心神一动之下,魔沙化作了一个漩涡将他包裹起来,以防不测。而后继续向前掠去,眨眼亦是消失无踪。“那虫子有点意思,竟然能够克制老夫的黑血。不过你即使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对付的了九个人吧。”“如今首钉破开,那么不到百年老夫就能脱困,哈哈哈……”想到此处干瘪尸骸一阵大笑,而后就见地上的棺材盖竟然漂浮了起来,随着一阵滑动的声响,再度将棺身封住。一阵“咻咻”的破空声传来,更远处有无数的石块向着此地激射,再度将干瘪尸骸所在的石台,以及乌光闪烁的棺椁掩盖了起来。眨眼间,又是一座十余丈高度的坟头耸立,周遭就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时在鬼冢之地某个地方,一个筑基后期修士手持噬灵烛,正在抓捕一只凝丹境的阴灵,此刻他有所感应的抬头,看向某个黑气涌动的地方。“咻!”只见一团拳头大小的黑红色液体,突然向着他激射而来。“这是……”此人看向那团黑红色液体有些诧异,而后他一声冷哼,就一挥手,不管这东西是什么,都绝对不可能轻易让它近身。可他手臂刚刚抬起,突然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味,在这股腥味之下,动作不由一顿。“噗!”随即就见那团黑红色液体,轰在了他的眉心,而后从他的皮肤浸入。“扑通”一声,此人的身形直接栽倒在地。但仅仅是呼吸间,就见他再度爬了起来,不过这时他眼中却有一道诡异的血光闪现。与此同时,他血色的双眸看了看某个位置,而后身形一晃向着前方掠去。在距离此人数十里之外,一个身着鬼魔宗服饰,看其修为足有筑基期大圆满的老者,正用一只玉壶,风卷残云的收集着滚滚的阴灵之气。这时他眉头一皱,就抬起头看向不远处一团向着他激射而来的黑红色液体……而这一幕,还在不同的七个地方上演着。……如今东方墨正脚踩遁天梭,向着东南某个方向逃遁。“扑哧!”某一刻,一声振翅的声音响起。影子一闪即逝的融入了他脚下的暗影当中。东方墨略一感受,此兽的神魂波动依旧在筑基中期,不过此地不宜久留,他可不会再待下去。分辨了一下方位,就手持噬灵烛向着鬼魔宗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然而他脚步刚刚抬起,双耳忽然抖了抖。猛地抬起头来,就看到在他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了九个服饰各异,但眼中全都呈现诡异血色的修士将他围住。“你们是谁!”东方墨心中生出了一种不妙的预感,但还是神色不悦的说道。听到他的话后,这九人没有任何回答,仅仅是一瞬间,看向他纷纷露出浓烈到极致的杀意。而后各自出手,漫天的术法向着他淹没而来。“该死!”东方墨神色狂变,这些人的修为最差的都是筑基中期,最高的有两人都达到了筑基期大圆满。他自诩实力高绝,可要是让他同时面对这九人,还是有一种极度胆寒的感觉。看到漫天的术法就要将他淹没,东方墨几乎是想也不想法决掐动,在他周身就有一层水波般的罡气浮现。而后魔沙形成的旋涡骤然缩小,将他紧紧包裹。不止如此,其身躯一震,一股强悍的排斥之力从他身体上猛然爆发。“轰隆!”下一刻,他的身形就被九人的术法彻底淹没。只见大地震动,脚下的的枯骨刚刚激射而出,就被恐怖的余波震沉了齑粉。浓郁的烟尘四起,久久都未消散,让人看不清其中的场景。九人依旧围成一圈,血色的目光纷纷注视着其中的景象。“呼啦……呼啦……呼啦……”但刹那间,从前方的烟尘当中,一只只神色狰狞的魔魂钻了出来,同时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更有一股黑色的魔魂之气波及,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轰隆隆……”紧接着,就看到魔魂之气当中,一道道术法激射,并传来一声声剧烈的震响。一时之间,魔烟翻滚,强烈的法力波动不断传出。就这般足足半刻钟时间过去了,魔魂之气当中的波动才渐渐的平息下来。“呼!”涌动的魔魂之气陡然收缩,连带其中无数的魔魂,全部没入了一道人影的右手手心当中。而此人自然就是东方墨了。如今的他身躯佝偻,胸口不断的起伏。脸色惨白,嘴角甚至有鲜血溢出。不过在他周围,那九人的身形早已消失。九人的神魂被镇魔图吞噬,而他们的肉身也被魔沙啃食,只剩下了空落落的衣衫,以及十余只储物袋。东方墨剧烈的咳嗽了一阵,目光阴冷的扫了四周一眼。若非之前将镇魔图大大祭炼了一番,此次必然会遇到大麻烦。原本他打算再来不及的话,就会动用一张大挪移符传送离开,好在镇魔图以及魔沙不负他的期望,将九人尽数斩杀。伸手一招,将九人的储物袋收起来后,他来不及调息,就继续向着鬼魔宗的方向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