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被殃及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咔咔咔!”

周遭的空气,仿佛被冻结的冰面,发出一阵脆响。感受到强悍的威压弥漫而来,东方墨神色大变。身形一个趔趄之下,顿在了原地。

老者驻足在两人前方七八丈的地方,先是瞥了东方墨一眼,而后收回目光,看向了一侧的轻纱女子道:

“怎么不跑了!”

轻纱女子气喘吁吁,听到他的话后抬起头,因为面目被遮掩的原因,倒是看不清她的神情。

“你倒也有些本事,竟然躲在魔阳城数年之久,更是从老夫手上逃了十余天。”又听老者继续道。

“哼,身为化婴境修士,就是这般小肚鸡肠吗。”轻纱女子一声冷哼,终于开口。

“这等话语就休要再提,你既然敢虎口夺食,就要做好承受老夫怒火的准备。”

“灵料小女子早已用光,即使你如今杀了我也于事无补。”轻纱女子又道。

闻言,老者神色蓦然一沉,而后森然开口:“杀了你至少可以解恨。”

轻纱女子身躯一颤,说不出话来。

听到两人的谈话,立在一旁的东方墨脸色极为难看,他可不想卷进这两人的恩怨风波当中。于是他法力鼓动,就准备向后慢慢退去。

“嗯?”

老者有所感应的看了过来,在他的目光注视下,东方墨只觉得周身的挤压之力更甚了,让他身躯犹如陷入了泥泽。

其脑海念头一转,随即微笑开口。

“小道不过路经此地,和二位没有任何瓜葛,也不想介入二位之事,还望前辈高抬贵手,让小道离去。”语罢,东方墨还看向老者极为恭敬的拱了拱手。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老夫这般说话。既然你看到这一幕,那就留你不得。”

老者看向他轻蔑一笑,随即倒背的右手伸出,向着他隔空一抓。

“呼!”

一只由法力凝聚的大手,立即向着东方墨脖子掐了过来。与此同时,一道气机将他死死锁定,让他动弹不得。

眼看此人蛮不讲理,东方墨心中怒意陡升。关键时刻他双手抓住拂尘,法力犹如潮水一般倾泻,而后举过头顶,狠狠一劈。

“唰!”

银白色的拂丝瞬间拉长,就像一柄利剑,悍然斩在了那只晶莹的大手上。

霎时,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由法力凝聚的大手,竟然四分五裂,而后化作了片片灵光。

“唔!”

东方墨脸色一白,承受了一股巨力,其体内犹如翻江倒海一般难受,身形更是被轰的后退了五六丈才站稳。

“咦!”

老者收回了伸出的手掌,此时看向东方墨极为诧异。

他之前虽然是随手一击,但一般的凝丹境修士都不一定接的下,没想到这仅仅是筑基期的道士,能够硬接下来,着实让他意外。

而这时站在一旁的轻纱女子也转身看向了东方墨,只是依然看不到她的神情。

东方墨霍然抬头,望向老者目中寒光闪烁。但他深知和此人的差距,二人根本不是一个量级,于是身形一翻,法力尽数没入了脚下遁天梭,而后向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有点意思!”

老者看到东方墨逃走的背影并未急于去追,反而脸上露出了一抹打趣,而后就见他手掌伸出,放在面前不断的掐诀。

“轰隆隆!”

随着他的动作,周遭方圆千丈的虚空,忽然间抖动起来。

东方墨疾驰的身形就像海浪当中的小舟,立马变得摇摇欲坠。

见此一幕,东方墨神色变得铁青一片,化婴境修士能够撕开空间,不用说他周遭的虚空已经被此人搅乱,如今就算他想要动用大挪移符,恐怕也不会有任何效果。

“现在只有你我二人联手,或许才有逃走的可能。”

这时东方墨脑海中,蓦然响起了一道神识传音。

东方墨转身看向轻纱女子,刚才自然是此女给他传音了,但其嘴角立马扬起了一丝冷笑。

他脚下遁天梭的神通,可以短暂的在虚空当中穿行,如今空间不稳,可他法力鼓动之下,还是摇摇晃晃的向着前方掠去。

“负隅顽抗!”

眼看东方墨还在垂死挣扎,老者终于失去了耐心。他伸手从袖口一掏,抓出了一把黑色的粉末,而后向着东方墨的背影一洒。

“嗡嗡嗡!”

霎时就听一阵低沉的虫鸣传来。

东方墨蓦然回头,而后瞳孔猛缩,他看到那些黑色的粉末,竟是一只只双翅晶莹剔透的细小蚊子。

这些灵虫速度奇快无比,被老者洒出后,立马四散而开,化作了一张黑色的布匹,对着他当头笼罩了下来。

就在东方墨思量对策之际,这时在他腰间一只黄色葫芦,猛地震动起来。

东方墨低头一看,而后眼中精光乍现,他毫不犹豫的将葫芦摘下,屈指将塞子弹开。

“嗡嗡嗡!”

又是一阵滔天的虫鸣传来,随之一股猩红色的漩涡席卷而出,瞬间就将罩下的灵虫卷了进去。

一时之间,只见漩涡疯狂搅动起来,两股虫云激烈碰撞、纠缠。滔天的虫鸣让人耳膜震荡,头皮发麻,东方墨脸色不禁又苍白了几分。

“变异灵虫!”

这时,当老者看到东方墨施展的猩红色漩涡后,神色微微一变。

他乃是万蛊门的化婴境修士,对于灵虫的了解,恐怕十个东方墨都望尘莫及。

而当他看到魔沙的模样,又呼吸一窒的摸了摸下巴。他好像从这些虫子身上,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息。而仅仅是呼吸间,他就一声惊呼。

“异兽血气!”

至此,再度看向魔沙时,他脸上露出了难以遏制的贪婪。

“唰”的一声,只见他的身形瞬间消失,再度出现时,已经在两股翻滚的虫云面前。

老者伸手一探,拿出了一只漆黑如墨的布袋。

“噗!”

而后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其上,同时法力鼓动注入其中。

那布袋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忽然涨大,并且一股恐怖的吸力蓦然传来。两股正在激烈挣扎的虫云,就像受到了牵引,由大化小,顷刻间就被他吸了进去。

老者将布袋口的一条绳子一拉,“划拉”一声,就将布袋死死封住。

此时还能看到布袋在不断的震动,里面两股虫云依然在相互啃食。

“哈哈哈!”

打量着手中的布袋,老者仰头发出一阵大笑。

而眼看魔沙竟然被此人挥手间收走,东方墨心中骇然之余,对化婴境修士的实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但这些灵虫对他至关重要,万万不可有闪失。趁着老者还沉浸在狂喜当中,其手腕转动,银白色的拂丝顿时拧紧成了一股麻绳,向着此人后心钻了过去。

“嗯?”

老者有所感应的转身,对东方墨的动作嗤之以鼻。其大手伸出,猛的一拍。

“咔咔咔咔!”

老者全力出手,一只纹路清晰的巨大手掌,向着东方墨当头拍下,周遭的空间直接被震裂。

东方墨的拂尘尚未临近,就听“砰”的一声闷响。他甚至来不及催发一层罡气,就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的倒飞了出去。

其修长的身躯砸在大地上,将大地砸出一个黑漆漆的深坑。

这时,还能听到似乎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老者看也不看他一眼,回过神来继续打量着手中的布袋,眼中满是激动。

“这些灵虫的潜力根本不可估量,造化啊,哈哈哈……”

可只是三五息,其笑声就戛然而止,他想起此地似乎还有一个人。

蓦的转身看向轻纱女子。

“好了,该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