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策闻故地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如贾诩所判断的那样,曹操收了夏侯渊尸首后,甭管心里怎么想,表面上却满不在乎,而且其人立即传令三军,指斥夏侯渊本就不善用兵,在军中素来号称‘白地将军’,也就是白痴将军的意思,以示濮北之失与夏侯渊之死不值一提。

另一边,公孙珣立营于濮水后,居然也即刻发布了明文军令,传示三军,却是一篇《罪己告》!

之所以是告而非诏,乃是因为诏乃天子独享……告书中,燕公直承由于他本人骄傲自满,轻敌失态,所以才为曹操所惑,中了后者壮士断腕之计,从而使前期河北大军突袭带来的时间、空间优势尽数葬送,白白为了五千骑兵而浪费了数十日的决战时机,让曹军完成了军事防御纵深的构建。

一场奇怪到根本不对称的战斗,从战术结果而言,无疑是燕军的绝对大胜,他们用局部战场内的绝对兵力优势全歼了一支敌军,并斩获敌军大将;但从深层战略上来说,却无疑是曹军的成功,因为他们在公孙珣的突袭下勉强稳住了阵脚,建立了纵深防线。

然而,面对此战,双方主帅却都在那里说是对方打赢了,自己输了,然后拼命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战争奇怪到这种份上,只能说明双方之前都对战争有些不切实际的预期,然后此时觉悟了而已。

实际上,曹操的《白地将军令》和公孙珣的《罪己告》发出后,震动最大的还是两军主帅以下的那些高级将领。

曹军那些出身沛梁的将领们自然是渐起同仇敌忾之意,作为援军来到陈留的鲁肃、刘晔等人更是明白曹操的苦衷并为之震动,另一边燕军将领也纷纷陷入惶恐震动之中,便是捡了大便宜的张辽和刚刚升了官的张颌都上书请罪,自陈有过了。

前者推功,说是夏侯渊之死实乃诸将合力所为;后者检讨,为将者不当亲冒锋矢,置大军于不顾。

对此,公孙珣却都留而不发,只是下令全军在濮水北岸设置防线,然后完善大营,与曹操在濮水上游酸枣、平丘一带隔河对峙而已。

说是对峙,实际上却是在一边汇集兵力,一边相互试探。

仅仅是数日内,准确的说是六月初的时候,酸枣、平丘那两个隔着一道濮水的大营中,双方军队的数量便都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濮北是参与围猎夏侯渊的六万五千之众,加上两万支援过来的辅兵,常备的五千民夫,数量达到了九万之众;濮南是原本支援夏侯渊的五万战兵(曹操从陈郡带来的两万,鲁子敬带来的三万),在后续刘磐、黄忠、文聘等将带着刘表的支援到位后,也有足足七万野战精锐,外加本土作战下匆匆聚集的数万本地民夫,总数应该不下十万!

除此之外,濮水下游,一直到濮阳、白马那里,双方都有部队沿途对峙。

徐晃、张颌率一万五千之众居濮北四城,对面则是李通、文聘率军居匡城、蒲城、长垣等城,然后高顺居白马,乐进居濮阳。

这种规模的对峙,双方都有些紧张,而且试探从头到尾都没停过,小股精锐部队不停的渡河试探,却始终难以立足……大军更是碍于夏日水涨,极难当面从容调度。

不过这一日,随着司州牧娄圭从阴沟西面而来,靖安台副使郭嘉也从白马方向来到濮水,所谓原来邺下诸将为主的濮北大营主力各将,却是瞬间明白,战役的第二阶段即将到来。

“将领且不提,贼军兵员素质本就不如我军,且夏侯渊部被围歼后骑兵上的劣势更加明显……”

这一日上午,也就是郭嘉刚刚进入对峙中的濮水大营的第二日,大规模高级军议便正式开始,然而诸将被公孙珣叫到中军大帐后,却是由郭嘉先行为诸将讲解了一下靖安台所获最新资讯。

“大概还有多少骑兵?”就在郭奉孝立在帐中侃侃而谈之际,坐在上首的公孙珣忽然插嘴问道。

“应该还有一万有余……”郭嘉即刻应声解释。

“如何有这么多,咱们不是已经断绝马匹生意数年了吗?”有人好奇追问,却是成廉。“产马地俱在我们手中吧?”

“确实如此,但中原、江淮虽不产马,可原本天下未乱之前却普遍性有养马的。”郭嘉也认真解释了一下。“而天下动乱后,中原地区马匹急剧减少,中原诸侯又不是傻子,自然要搜罗战马集中驯养繁衍……曹刘两家,还有之前的陶谦,都在屯田之地专门设有马监,只是六七年过去,本地成长起来的战马质量有些不足而已,却并不能说缺马到不可为的地步。而如今三大诸侯联手,三家一共凑个两万骑还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