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枕膝堪入眠(中)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就在公孙珣近乎偏执的做出了一个不知道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决定时,长途跋涉来到官渡,已经疲惫至极的曹操也做出了一个不知道是错误还是正确的决定!

这位履任大汉司空不到半年的中原联军统帅在犹豫了一阵子后,下令将部队一分为二,一半由他的中护军史涣带领着进入大营,以确保大营的守卫工作,另一半却是由着他亲自带领,直扑前营位置,试图拯救就被河北骑兵团团围在大营东侧的吕岱。

而几乎是同一时刻,公孙珣的白马义从也动了!

话说,曹孟德中午遇到曹纯的信使后,尽发全军骑兵脱离大队驰援官渡,具体来说乃是一万三千余骑,但是一路驰来,已经掉队了近两千骑,剩余一万一千余又一分为二,入营者约五千,而曹操此时却是引六千余骑直冲身前早已经编制混乱的田豫部……六千铁骑,奔驰隆隆,宛如铁流一般朝着纷乱的战场而去,竟有扫平一切的气势,端是吓人!

但是,当曹操亲自率着六千铁骑向正西方冲锋之际,却猛然在半途望着西北侧一阵恍惚……三千白马义从全都是清一色白马,然后在金色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显出了一种匪夷所思的色彩,再加上本身骑兵冲锋的震动与颠簸感,竟然让在马上茫然前冲不止的曹操一时间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片刻后,当他意识到是白马义从簇拥着那面白马旗直向着自己而来后,却几乎是惊骇欲死!

毕竟,这支部队太过出名了,他们发起冲锋的意义也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让曹操心中骇然……他简直不敢相信,政治意义如此之大,部队随便一个成员外放都是队率、县尉起步的这支部队居然还能临阵冲锋!

公孙珣居然还舍得?!

而且那面白马旗……已经坐拥半个天下的公孙珣本人居然敢亲自来阵前发起冲锋?!

实际上,白马义从的士卒们也脑中一片空白,因为即便是他们也一直不敢相信公孙珣会发动这次冲锋,很多人根本就是茫茫然接到命令,唯独当他们看到公孙珣本人也在那面白马旗下疾驰向前时,却又忍不住奋力加速向前。

然而,一切的念头都只是念头而已,正所谓余晖照白马,踏飒如流星!不管曹操怎么想,怎么震动,不管公孙珣多么出人意料,白马义从多么振奋,两支疾驰中的骑兵,在如此短的距离中却根本没有任何转圜余地!

近乎于一阵失神之中,两只骑兵几乎迎面相撞!然后整个天地便陷入失声的嘈杂之中!

一支六千,一支三千,一支先发,一支后至,猝然相对……然后依旧如公孙珣那个已经烂俗的比方一般,宛如两个装满水的陶罐奋力相撞,继而银瓶乍破水浆迸,生死无常一瞬间!

唯独,这一次冲锋根本无法也来不及去判断谁胜谁负!

因为就在下一刻,被重重亲卫死死护住的曹操便已经恍然大悟——整个官渡大营东侧,原本已经失去建制和指挥的燕军骑兵如同发了疯一般,在来不及发动的冲锋的距离内纷纷掉头向他而来,或者说是随着那面白马旗向他而来!

这根本不是三千冲六千,这是以这三千白马兵为号角,号令两万冲一万!

密密麻麻的燕军骑士扔掉原本已经如口中肉一般的残余敌军,像潮水一般乘着夕阳向东而去,瞬间便淹没了曹军骑兵的前锋。

便是史涣那五千骑也被蜂拥掉头的成廉部从中间截断,继而不管不顾,朝着东北面的曹操或者公孙珣而去……非只如此,大营西侧,遥遥注意到模糊动静与呼喊的张辽、杨开、宇文黑獭、须卜居次,也都纷纷放弃原本的战场,理都不理已经到手的战功和原本的战略目标大营,绕行直扑向东。

一万一千骑兵,只有史涣带领的五千骑的一半,也就是不到三千骑因为径直驰入大营,得以保全建制,其余约八千骑,几乎是瞬间陷入燕军的半包围之中……曹操到此,已经完全傻掉,唯独他麾下骑兵之前已经发起了冲锋,所以不用他的命令,也与燕军生死纠缠到了一起。

“主公!”此情此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赫然是曹操亲卫首领,一路上废了三匹马才跟上来的虎痴许褚,其人横着刚刚换上的第四匹战马挡在曹操身前,用身体遮蔽住了对方。“不能恋战,速速向身后躲避!”

曹操恍惚了片刻,脑中依旧混乱,却侧过头去指着那面距离自己只有百余步的白马旗强行发笑:“公孙文琪可临战至此,仲康以为我不敢迎吗?!”

许褚顺着对方所指回过头去看,却见到前方百余步外,那群白马骑士连成一线,与杂色马匹的曹军交汇在一起,宛如白浪扑地而来,每时每刻都在前进;而且由于侧翼跟来的燕军骑士过多,却又好像一股黑潮镶了个白边,正向此处翻滚;不止如此,那个白边锋线上,又有数队义从明显有得力军官为锋矢,前突之势不可阻挡;再看周围四面,南北俱还有燕军骑士远远奋力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