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诚既勇兮又以武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十月初四,当孙策、曹洪、乐进、李进、高干、张超、董袭七人的首级被快马送到官渡前线的时候,彼处正在激烈战斗之中。

这是当然的,五日前乌巢一战,理所当然的给官渡战场带来了一定了结此战的希望。故此,从前一日开始,稍微休整之后的燕军便持续发起猛攻,试图了结此战。

相对应而言,中原联军则明显失去了往日的相持能力,军心士气与可堪一用的部队数量都下降到了一定程度。

对此,公孙珣采用了一种极为诛心的策略以辅助正面战场——前线每出现一次战线更迭,不管是谁进谁退,燕军必然给南军送上一份礼物。

区区两日间,南军便已经收到了六份大礼,分别是受伤严重到昏迷不醒,基本只能等死的黄盖;徐盛的首级;周泰被清洗干净还缝上首级的棺椁;陈武的将旗;毛阶的将旗……第六份居然是遁入乌巢后选择投降的曹操心腹爱将,颍川杜袭杜子绪本人!

天知道曹孟德收到这些战俘、将旗、尸首是什么感觉,但其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前线鼓舞士气了,唯独接见使者时才稍打精神露面,以做应对而已。

实际上,所谓六次进退中曹军唯一一次成功的反扑,还是靠着曹仁的奋勇完成的……就在前一日,十月初三那天,白天时候,南军连续丢掉三道防线后,傍晚时分,曹子孝狼狈撤退回营中,却发现有一部数百士卒居然没来得及接到撤退军令,被整营困在了前线。

羞愤之下,曹仁亲自引本阵亲兵数百夜袭救援,结果全军振动,纷纷主动随从,以至于南军成功救回部属之余居然杀得燕军措手不及,直接反夺了一条防线。

但是,这种极限状态下的勇气是注定不能长久的,第二日,也就是十月初四当天,程普重新稳扎稳打,动员包括下马的燕军骑兵在内,以绝对优势兵力,轮番上前,下午还没过一半,曹军便又失去了两条横向防线,直接将大营暴露在了身前。

而此时,曹孟德依旧没有露面。

于是乎,公孙珣一口气将七个人头中的六个,外加黄忠的将旗,一口气全部送了过去。

然而,出乎意料,近乎于空荡荡的曹军大营中,南军在官渡的几位主事之人,也就是曹操、曹仁和刘晔了,居然都还能保持冷静和某种表面上的从容与气度,倒是让人有些佩服了。

“曹公!”

眼看着帐中几人将目光对准了那六个形态各异的人头之上,作为送人头的人,连使者都称不上的司马懿硬着头皮解释了下去。“我家燕公让在下务必稍作转告……其中,令婿孙伯符是孤身逃窜途中在黄泽泥沼里伏法的,所以颇有泥污;而乐将军是在城头上与我军平原郭都尉同归于尽,死前撞翻火盆,所以被火燎烧;至于会稽都尉董袭,是被邺下甲骑给踩踏而死,所以形状凄惨;还有李退之,我家燕公说,其人虽然愚蠢,却到底算是他的旧将,他自会处置……总而言之,我军并未刻意侮辱、藏匿尸首,还请曹公明鉴。”

“我知道了。”坐在上首的曹操从六个首级上收回目光,语气平静。“使者辛苦,替我谢过燕公。”

“除此之外,”曹孟德越是从容,司马懿就越是谨慎。“令公子曹昂过河前被令婿遣回,应该是连夜送到了夏侯都督那里,我军虽然已经在前日便攻破濮阳、离狐、句阳三城,却并未俘获曹公子……我家燕公说,请曹公不必太忧虑,尽管放心。”

“我知道了。”曹操微微一叹,却还是那句话。

“还有……”司马懿心下忐忑,继续俯首以对。“我家燕公还让我转告曹公……说濮阳突袭邺下这一战,非是他侥幸察觉,恰恰相反,乃是曹公你心怀侥幸,而偏偏他又能无须心怀侥幸。此事回到根本,乃是营州兵与辽东兵本属锦上添花,早去徐州几日既可,晚去徐州几日也可,而彼时曹公却已经不能等了,倒不如防一手濮阳!大势所趋,强弱分明,所以还请曹公不要不服。”

“我知道了,也并无不服。”曹操一时失笑,却又转而相对。“足下言语妥帖,不知姓名来历,可否不吝赐教?”

“河内温县司马懿,字仲达,区区阵前一卒,不敢劳曹公垂询。”司马懿依旧小心。

“司马仲达我焉能不知?”曹操一时恍然。“邺下大学中的才子,河北闻名,更是故人之后……想当年,我初入仕途,为任洛阳北部尉,还是尊父所举,尊父可还安泰,如今在何处任职?”

“家父身体康健,而自董卓乱后,他便一直在家闲养务农,顺便教育几个幼弟,并未出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