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谁道天涯知己少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多年以后,吕蒙立在大燕明堂之上,总是想到曹操死讯传到许县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当时制度未立,即便是燕公所在的驻跸之处,公堂所在,也不过只有区区三十几名文武在那里处置事关整个天下的机密文书,忙活的像一群快活的耗子。

但唯独那个下午,三十几个人集体变成了木偶。

其实,公孙珣听到汇报,查阅了公文,确定了曹操死讯后,并没有什么任何额外的情绪外露。

想想也是,他有什么情绪好外露的呢?又该有什么情绪呢?

曹操是敌人,这一点毋庸置疑,连他公孙珣自己都在战场上当面说过‘足下不死,孤不得安’之类的话;

而且曹操是战场上穷途末路,主动赴死……这厮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自己的连襟、自己的堂弟、自己的女婿、自己的养子,丢掉了自己所有的地盘,然后被人堵在了城墙下,进退不能,那他除了笑呼与你开国侯也没什么别的路可选吧?

然而,公孙珣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哪里让他觉得膈应。

须知道,此时曹操身死,中原大战几乎完美落幕,他公孙珣要是兴致来了,文雅点,是可以来个横槊赋诗,契阔谈讠燕的,这自然是极佳的;极端一点,他还可以举着曹操首级灌成的金杯,将荀彧等人绑来,举杯质问天下还有谁敢不服?这虽然不符合他性格,却也别开生面。

但问题在于,此时为什么会一丁点获胜后的振奋之意都没有呢?

曹孟德之死,明明就是标志着他公孙珣霸业的最佳注脚啊?

但事实就是如此,公孙珣此时殊无心思,他既没有半点豪情壮志,也没有什么格外明显的哀伤之意,就只是坐在那里,脑中一片空白之余只是觉得此事中哪里有些不对,哪里有些让他不爽,哪里有些让他膈应而已!

不是徐兴,徐兴作为千石级别且有足够权限的军司马,在获得那种军情信息的情况下,完全有资格临机决断,调度部队去追击。即便是其中有些因为徐荣的缘故,着急将功补过,可人都死了,还是死在了曹操本人箭下,还能说什么呢?

他只有功,没有过!

也不是司马懿,司马懿是燕军的前线军官,在上级徐兴身死的情况下,他做出了最优的判断并取得了最大战果,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司马仲达当时上前亲自斩首曹操,更像是一种战场上的尊重。

更别说,其人还在汇报中主动将此行的功劳推给了徐兴,以及全体数百名追兵。

事情做到这份上,真的让人无话可说。

实际上,公孙珣心知肚明,不管是徐兴还是司马懿,在这个事件中都是在履行职责,都是在扮演自己这个燕公的工具!

便是曹孟德临死前的笑意,说不定也是对着自己发出的!

那声‘开国侯’更是有一丝对自己当初故意用赏格侮辱他的不忿!对方想告诉自己——别装模作样了,有资格与你公孙珣做对手的,只有他曹操!

刘表是个什么玩意?

也就是想到这里以后,公孙珣终于是想明白了此事中到底是何处不对了——自己可以而且早有准备接受故友兼对手曹操的死亡,也早就接受了曹操死亡中曹孟德本人和自己化身(徐兴、司马懿等燕军士卒)的存在,因为曹操的死亡本该是他公孙珣和曹孟德之间的事情!

然而,吕布和袁术这两个王八蛋有什么资格参与进来?!

他们也配?!

消息是午后便送来然后确认的,而公孙珣摩挲着自己的佩刀,坐在堂上想明白这一点以后,居然已经到了傍晚,这对向来反应敏捷的其人而言简直匪夷所思……但事实上,周围从贾诩、荀攸、牵招、庞德四人以下,一直到地位最低的吕蒙,早已经屏息凝气,等了一整个下午了。

“曹孟德既然伏诛。”公孙珣回过神来,并没有注意到时间的问题,而是忽然在有些暗淡的光线下开了口。“此战便已到了结……有几件事情需要收尾!文和!”

“臣在。”贾诩的语气莫名紧张。

“曹操既然身死,那反过来说,荀彧、夏侯惇、曹仁等人反而也就无足轻重了。”公孙珣正色吩咐道。“你走一趟,传递消息,尽量劝降。”

贾诩欲言又止。

“事情紧急,现在就走。”公孙珣不等对方开口便扶着下颌催促了一句。“对夏侯惇和曹仁以曹操身死,曹昂兄弟尚未成婚为借口,晓之以情……只要愿意投降,我自然会专门发一道令特赦;对荀文若则晓之以理,替我问问他,孟德既死,他还想如何?”

贾诩无奈,只能俯首称命,即刻告退。

贾文和傍晚时分便被派了差事,居然半分都拖延不得,荀公达何等人物,却是心中和贾诩一样瞬间明白了公孙珣的心意,然后躲无可躲——其实,本该他去劝降自己族叔才更合适的,但谁让自己这位燕公现在满门心思都在这边呢?于是贾诩那些许避讳反而更惹眼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