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香格里拉是新加坡新建的观光旅社,豪华、气派,而讲究。在楼下,它附设了一个吃广东茶的餐厅,名叫香宫,点心和茶都是道地的上乘之作,因此,每天中午,这儿不订座就几乎没位子,来晚了的客人必须排上一小时的队。这种热闹的情况,和香港的情况如出一辙。

俞慕槐和叶馨在靠墙边的雅座上坐着。本来,俞慕槐想拉王建章一块儿来的,但是后者一定不肯“夹萝卜干”,又面授了他许多对付小姐的“机宜”,叫他千万把握“机会”,“谆谆善诱”了半天之后,就溜之乎也。俞慕槐无可奈何,只得单刀赴会。这样也好,他想。他或者可以把这两只“海鸥”弄弄清楚了,说不定,昨晚因为人太多,叶馨不愿意表露她的真实身份呢!

“叶小姐,”他一面倒着茶,一面试探地说,“在昨晚之前,我们有没有在别的地方见过面?”

“怎么?”叶馨微笑地望着他。“你以前见过我吗?你去过马尼拉?”

“马尼拉?从没有。”他摇摇头,凝视她。她今天仍然化妆很浓,眼睛眉毛都细心地描画过,穿着一身红色的喇叭裤装,戴着副大大的红耳环,头发垂了下来,却梳着那种流行的鬈鬈发,一圈一圈的,弯弯曲曲的,拂了满脸。他在心里皱眉头,本以为离开了舞台化妆,她会更像那渡轮上的海鸥,谁知道,却更不像了!

“那么,”她笑了,爱娇地说,“或者我们有缘,是吗?你觉得我脸熟吗?俞先生?”

“是的,你断定我们没见过?”他再紧追一句。

“我不记得我以前见过你,”她仍然笑着,又自作聪明地加了一句,“像俞先生这样能干漂亮的人,我见过一次就一定不会忘记的啦!”

他看不出她有丝毫的伪装,面前这个女人透明得像个玻璃人,你一眼就可以看透她,她所有的心事似乎都写在脸上的——她一定以为他是个到处吃得开的地头蛇呢!

“叶小姐到新加坡多久了?”

“才来半个月,这里的合同到月底就满期了。哦,俞先生,你跟我们经理熟,帮我打个招呼好吗?让他跟我续到下个月底,我一定好好地谢谢你!”

这就是她答应出来吃饭的原因了!俞慕槐有些失笑,他想告诉她他根本和闻经理不熟,但看到她满脸的期望和讨好的笑,就又说不出口了,只得点点头,敷衍地说:

“我帮你说说看!”

叶馨欣然地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开心,十分由衷,举起茶杯,她说:

“我以茶当酒,敬你,也先谢谢你!”

“别忙,”他微笑地说,“还不知道成不成呢!”

“你去说,一定成!你们新闻界的人,谁会不买账呢!”叶馨甜甜地笑着。他开始觉得,她那笑容中也颇有动人的地方。新闻界!真奇怪,她以为新闻界的人是什么?是无所不会,无所不能的吗?

“哎,俞先生,你别笑我,”叶馨看着他,忽然收敛了笑容,垂下头去,有些羞怯,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说老实话,我不是什么大牌歌星,没有人捧我,我长得不好看嘛!”

“哪里,叶小姐别客气了。”

“真的。”她说,脸红了。不知怎的,她那套虚伪的应酬面孔消失了,竟露出一份真实的瑟缩与伤感来。“我也不怕你笑,俞先生,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好人,不会笑话我的。我告诉你吧,我唱得并不很好,长得也不漂亮,干唱歌这一行我也是没办法,我家……”她突然停住了,不安地看了他一眼,迟疑地说,“你不会爱听吧?”

“为什么不爱听呢?”他立刻说,“你家怎么?”

“我家庭环境不太好。”她低声说,“我爸爸只会喝酒,我妈妈又病了,是——肺病,很花钱,拖拖拉拉的又治不好,已经拖了十多年了。我有个哥哥,在马尼拉……你知道马尼拉的治安一向不好,我哥哥人是很好的,就是交了坏朋友,三年前,他们说他杀了人,把他关起来了……”她又停住了,怯怯地看他,“你真不会笑我吧?”

他摇摇头,诚恳地望着她。他开始发现在这张脂粉掩盖下的、永远带着笑容的面庞后面有着多少的辛酸和泪影!人生,是怎样地复杂呵!

“于是,你就去唱歌了?”他问。

“是的,那时我才十七岁,”她勉强地笑了笑,“我什么都不会,又没念几年书,只跟着收音机里学了点流行歌曲,就这样唱起歌来了。”她笑着,有些儿苍凉,“可是,唱歌这行也不简单,要有真本领,要漂亮,还要会交际,会应酬,我呢,”她的脸又红了。“我一直红不起来!不瞒你说,马尼拉实在混不下去了,我才到新加坡来打天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