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

杨羽裳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瞪视着窗外,今夜月色很好,榕树那茂密的枝叶,影绰绰地耸立在月色里。透过那些树叶和枝桠,她可以看到远处天边的几颗星星,在那高高的清空中闪耀。她凝视着,心里空空荡荡的,似乎没有什么思想,也没有什么欲望。她的心灵是一片沉寂与寥落,她的头脑像一片广大的荒漠。

自从摔电话机那夜之后,到现在又是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俞慕槐始终没露过面,也没来过电话,她不愿再去想他了。这个星期她过得很充实,几乎每天和欧家兄弟以及俞慕枫在一起。慕枫也曾对她说过:

“我哥哥问起你。”

“是吗?”她漫不经心地,“他问我什么?”

“问你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你怎么说呢?”

“我告诉他你从没缺过男朋友!实在多得数不清了!现在,有个欧世澈正在对你发疯呢!”

杨羽裳笑了。

“他怎么说呢?”她再问。

“他呀?他就那样笑笑走开了!”

就是这样,那俞慕槐对她忽然撒开了手。他不是也约会过她一阵,也来往过一阵的吗?怎会这样无疾而终的呢?她想不明白,但她已决定不再想了。那个傻瓜,那个木头,那个自以为了不起的混蛋!让他去死吧!她恨他,她希望他有一天会被汽车撞死!

是的,她决心不理俞慕槐了。是的,她生活得很充实。但是,她开始失眠了。每夜,每夜,她就这样瞪着眼睛到天亮,她的神智那样明白,她的意识那样清醒,她知道她无法入睡。她看月亮,她看星星,她看暗夜的穹苍,直到她看见曙光的微显——新的一日来临,她叹息着,内心绞痛地去迎接这新的、无奈的一日!为什么内心会绞痛呢?她不知道,她也不想去分析。

现在,又是这样的夜了。又是这无眠而无奈的夜!她觉得眼皮沉重而酸痛,但她无法阖起眼睛来,她的神智太清醒了,她无法入睡!

远处的天边,星星在璀燦。风筛动了树梢,树影在晃动。夜,寂静而深沉。她轻轻地叹息,觉得内心深处有一根细细的纤维,在那儿抽动着,抽痛了她的神经,抽痛了她的五脏六腑。

电话铃蓦然响了起来,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响得离奇,响得刺耳。她吓了一跳,看看表,凌晨三点钟!这是谁?欧世澈那个神经病吗?

握起了听筒,她不耐地说:

“喂?”

“喂,羽裳。”对方的声音低沉而清晰。“希望你没睡。”

她的心脏发狂地跳动了起来,一层泪雾瞬息间冲进了眼眶。她想对着那听筒大叫,你这混账王八蛋!但她的喉咙哽住了,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羽裳。”对方低唤着,声音那样轻柔,那样诚挚,那样充满了最真切的感情。“我很想你。”

是真的么?是真的么?你这混蛋,你这木头!为什么这么久不理我?她咬住嘴唇,泪水无声地滑下了面颊。

“怎么不说话呢?”对方沉默了一会儿,问,“我打扰你睡觉了吗?回答我一句话吧,让我知道你在听。”

她张开嘴,想说“你滚进地狱里去!”但她却结结巴巴地说成了:

“你——你知道现在几点了?”

“三点。”他说。“我睡不着,窗外的月色很好,我想,或者你也和我一样在看月亮,就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你。”他叹了口气。“你好么?羽裳?”

“谢谢你还记得我!”她尖刻地说,鼻子中酸酸的。

他顿了顿。

“你在生我的气吗?”他柔声问,担忧地。

“为什么要生你气呢!”她哽塞地说,“大记者记不得订好的约会,并没有什么稀奇!”

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她开始紧张了起来,或者,她不该顶撞他的,他会把电话挂断了,那么,他就永远不会再打电话来了!她觉得背脊上一阵寒意,就听到自己那可恶的、略带颤抖的声音在说:

“慕槐,你还在吗?你走开了吗?”

“我在。”他说,又停顿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他的声音里夹着深深的叹息。“羽裳,我想见你。”

她的心一阵绞痛,血液在体内迅速地奔窜起来,她握着听筒的手颤栗着,她的声音是痛楚与狂欢的混合:

“什么时候?”

“现在。”

“现在?!”她轻叫。

“是的,现在!”他肯定地说,语气迫切而热烈。“这时间对你不合适吗?是太早了还是太晚了?”

“没有时间对我是不合适的!”她低喊,看了看窗外的月色。“但是,怎么见呢?你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