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多么紧张又多么乱糟糟的日子!

杨羽裳穿着纯白色的媚嬉新娘装,戴着头纱,像个玩偶似的站在房间内,满屋子挤满了人,姨妈、婶婶、姑妈、伯母、表姐、表妹,以及其他各种的亲眷,把整个房子挤得水泄不通,到处都是人声,到处都是大呼小叫。那冷气虽已开到最大,室内仍是热烘烘的,充满了各种脂粉、花香和香水的气息,这些气息那样浓郁,空气那样闷热,声音那样嘈杂……杨羽裳觉得整个头都要炸开了。

“我告诉你,羽裳,新娘化妆真的不能这么淡!”慕枫也穿着白色拖地的纱衣,站在杨羽裳面前,手里举着一副假睫毛,“你一定要戴上假睫毛,要不然照出相来不好看!而且,那中泰宾馆地方大,你不浓妆一点,客人根本看不清你的相貌!”

“如果我戴上那个,客人就只看到了假睫毛!”杨羽裳不耐地说,“我宁愿淡妆!”

“还说呢!”杨太太在一边叫,“请来一个化妆师,人家给她弄了两个小时,她一照镜子,就全洗掉了,把化妆师也气跑了,她坚持要自己化妆,化得那样淡,好像是别人结婚似的!”

“这样吧!”慕枫满屋子绕,找剪刀,“我把这假睫毛修短一点。”

“羽裳!”一个姨妈一直在弄羽裳的衣褶,手里又是针又是线的。“你不要这样动来动去好不好?我要把你这礼服的腰收小一点,否则身材都显不出来了!”

“订做礼服的时候比现在还胖些,”杨太太又要解释,“谁知她越忙越瘦,这礼服就宽了!”

“缝上一点儿就好了,哎呀,哎呀,羽裳,你别动呀!待会儿扎了肉!”

“羽裳,你把头偏过来一些,你这边的头发没夹好,瞧,头纱又松了!”

“羽裳,我看看,右边面颊的胭脂淡了些,别动,别动,让我给你补一补!”

“羽裳,假睫毛剪好了,拜托拜托你贴上!”

“羽裳,你在礼堂里要换的几套服装,都放在这手提箱里了,噢,还是交给伴娘吧!俞小姐,俞小姐……”

“羽裳,你站直好不好?”

“羽裳,手套呢?你没戴上手套!”

“戒指!慕枫,你把那戒指收好!等会儿在礼堂是要由你去交换的!”

“哎呀!那新娘的捧花都快枯了,哪一位去拿些水来喷一喷!”

“羽裳!我再给你喷上一点香水,新娘必须香喷喷的!后面衣服上,头纱上,多喷点,别躲呀!”

“羽裳!你记住面纱掀起来的时候要微笑呀!”

“羽裳……”

“羽裳……”

“羽裳……”

杨羽裳觉得满眼的人影穿来穿去,满耳朵的声音此起彼伏。羽裳这个,羽裳那个。她直挺挺地站着,气都透不过来,她感到自己快昏倒了。

门打开了,欧世浩伸进头来,满脸的汗。

“小姐们,快一点,必须要出发了,爸爸从中泰打电话来,客人都到得差不多了!迎亲的车子也马上来了!”

“哎呀,快了!快了!快了!”杨太太叫,“捧花!羽裳,你抱好捧花!摄影师呢?要先在这房间里照几张!来,大家排好,大家排好,羽裳,你站在中间,世浩,你也来!大家站好呀!”

亲友们挤着,笑着,闹着,你踩了我的脚,我又勾了你的衣裳,闹个没完。镁光灯不住地闪烁,不停地闪烁,闪得人睁不开眼睛。不知从哪儿又冒出一个灯光师来,举着一盏好亮好亮的灯,一个摄影师拿起一架摄影机,居然拍起电影来,杨太太趁空在羽裳耳边说:

“你爸爸请人来录影,将来你自己就可以看到整个婚礼的过程了。”

“听说电视公司派了记者去中泰宾馆,要拍新闻片呢!”欧世浩说。

“是呀!”一个亲戚在叫着,“欧杨联婚,这是多好的新闻,大律师的公子和大企业家的小姐,郎才女貌,门当户对,我相信,明天各报都会登出新闻,和他们的结婚照片来呢!”

“各报都有记者来吗?”

“是呀!”杨羽裳的神志飘忽了起来,各报都有记者,包括俞慕槐的报吗?各报都会登出新闻,也包括俞慕槐的报吗?俞慕槐!他今晚会去中泰宾馆吗?他很可能不会出席,因为他晚上是要上班的!但是,他出不出席,现在还关她什么事呢?她马上就名分已定,到底是嫁为欧家妇了!怎会嫁给欧家的呢?她在办婚事的时候,就常常会迷糊起来,实在弄不懂,自已为什么会嫁给欧世澈!当请帖发出去,结婚贺礼从世界各地涌到她面前来,当父亲送的新房子装修完毕,欧世澈拉着她去看卧室中的布置和那张触目的双人床,她才惊觉到这次的“结婚”真的不是玩笑,而是真实的了。这“真实”使她迷惘,使她昏乱,也使她恐惧和内心隐痛。她看到周围所有的人都洋溢着喜气,她听到的都是笑语和雅谵。她被迫地忙碌,买首饰、做衣服、选家具、订制礼服……忙得她团团转,但她一直是那样昏昏噩噩的。直到那天,秀枝捧进了一个大大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