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又是一年的冬天了,万物萧瑟。雨,镇日不停地飘飞,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冷飕飕的。

新建的仁爱路四段宽敞而平坦,车少,人少,整条路都静幽幽地躺在雨雾里,充满了萧索,也充满宁静。俞慕枫和欧世浩都穿着雨衣,手挽着手,并肩走在那斜风细雨中。他们并不匆忙,那样慢吞吞地踱着步子,轻言细语地谈话,他们显然在享受着这雨中的散步。

“慕枫,”世浩亲昵地说,“等我受完军训,我们就结婚好吗?”他已经毕了业,目前正在受预备军官的训练,他被分发到新店的某单位里工作,所以经常有时间来找慕枫。

“你不是说过,受完军训想出国念书的吗?”

“丢开你吗?”他摇摇头,“我是不去的。除非你一起去。”

“我还要教一年书呢!”按照师大的规定,毕业后的学生必须实习一年,才能拿到文凭。

“那我也不去了,我们先结婚。”

“你错了,世浩。”慕枫说,“我们并不急于结婚,真正该急的,是怎样创一番事业。”

世浩揽紧了她。

“好慕枫!”他赞叹地说,“你说到我心里去了!我只是不敢告诉你,像我,刚刚大学毕业,没有一丝一毫的经济基础,也没有自己的事业,结了婚,我不能给你一份很享受的生活,我们要同甘共苦,去度过一段艰苦的奋斗时期。如果不结婚,叫我离开你去独创天下,我又抛舍不开你,我真不知如何是好。”

“哎,世浩,”慕枫把头倚在他的肩上,“我告诉你怎么办吧,等我毕了业,你也受完了军训,我们先订婚,然后我留在台湾教书,你去美国念书,等我服务满期,我再到美国来找你,共同创造我们的天下,好吗?以一年的离别,换百年的美景,好吗?”

欧世浩站住了,他凝视着慕枫,他的脸发光,他的眼睛发亮。

“慕枫,你真愿意这样做?”

“是的。”

“我们会很吃苦。你知道,留学生的生活并不好过。”

“我愿意。”

“慕枫,”他摸摸她的面颊,低声说,“我爱你。”

她倚紧了他,他们继续往前走,欧世浩沉思了片刻,忽然说:

“答应我一句话,慕枫,无论我们多艰苦,我们决不可以问双方父母要一毛钱。”

慕枫愣了一愣。

“怎么想起这么一句话呢?”她问。

欧世浩咬牙切齿。

“我决不做我哥哥第二!”他愤愤地说。

慕枫怔了怔,轻轻问:

“他又兴出什么新花样了吗?”

“最近,他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又从杨家骗去了一大笔钱,整天开着车子,花天酒地,用钱像倒水一样,偏偏我爸爸还支持他,说他有办法呢!”

“怪不得,以前哥哥说……”慕枫忽然咽住了。

“你哥哥说什么?”

“不说了,说了你要生气。”

“告诉我,我不生气。”

“哥哥说,你父亲是个一老奸巨猾。”慕枫吞吞吐吐地说了出来,“儿子是小奸巨猾。”

欧世浩低下头去,默然不语。

“瞧,你生气了!”慕枫说,“你说过不生气的!你知道,我哥哥是为了羽裳呀!”

“我没有生气,真的,慕枫,我没有生气。”欧世浩长长地叹口气,诚挚地说,“我只是觉得惭愧和难过。”

“怎么呢?”

“你不了解我父亲的历史,”他慢慢地说,望着前方的雨雾。“我父亲出身寒苦之家,幼年丧母,少年丧父,他等于是个孤儿,从少年到青年,他用拳头打他的天下,然后,他半工半读,遭尽世人的白眼,吃尽了各种苦头,他一再说,他必须成功,哪怕不择手段!然后,他碰到了我母亲,一个善良、柔弱、纯洁,而好脾气的女孩,他并不爱我母亲,但我母亲的家庭,正像杨羽裳的家庭一样,是个百万富豪。”

“哦,”慕枫恍然地哦了一声。“历史又重演了。”

“我父亲下苦功追求我母亲,终于到手。由此,他念了大学,学了法律,又出国留学,成为了名律师。我父亲精明能干,做律师,只负责打胜官司,不负责担保犯人是否犯罪,他有各种办法胜诉,各种花样来出脱犯人。他办案,只问有钱没有,不问犯罪没有。这就是你哥哥说他是老奸巨猾的原因。”

慕枫望着世浩,她从没听过他如此坦白地谈论他的父亲和家庭。

“我和哥哥从小受父亲的教育,他告诉我们,在这世界上,要做一个强者,才能生存,否则你就会遭尽白眼,受人践踏,至于‘强者’的定义,他下得很简单,有钱有势,有名有利,就是强者!至于如何做一个强者,他说,‘不要犯法律上的错误,而用各种手段去达到你的目的!’他毕竟是个念法律的,知道要儿子们避免犯罪。就这样,他教育出来一个‘十全十美’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