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像一个最最听话的孩子,一回到屋中,关好房门,羽裳就轻悄地奔上了楼,把那件湿淋淋的风衣丢在卧室的地毯上,拿了块大毛巾,她跑进了浴室。

呵,怎样梦一般的奇遇,怎样难以置信的相逢,怎样的奇迹,带来怎样的狂喜呵!她看了看手上的齿痕,用手指轻轻地触摸它,这不是梦,这不是梦,这竟是真的呢!他来了,那样踏着雨雾而来,向她说出了内心深处的言语!这是她幻想过几百几千几万次的场面呵!

脱下了湿衣服,打开了淋浴的龙头,她在那水注的冲击下伸展着四肢,那温暖的水流从头淋下,热热地流过了她的全身。她的心在欢腾,她的意识在飞跃,她如卧云端,躺在一堆软绵绵的温絮里,正飘向“海天深处”!她笑了,接着,她唱起歌来,无法遏止那喜悦的发泄,她开始唱歌,唱那支她所熟稔的歌:

海鸥没有固定的家,

它飞向西,它飞向东,

它飞向海角天涯!

渔船的缆绳它曾小憩,

桅杆的顶端它曾停驻,

片刻休息,长久飞行,

直向那海天深处!

……

直向那海天深处!“那么,我的名字叫海天!”他说的,她该飞向他啊!飞向他!飞向他!她仰着头,旋转着身子,让水注从面颊上冲下来。旋转吧,飞翔吧,旋转吧,飞翔吧!她是只大鸟,她是只海鸥,她要飞翔,飞翔,一直飞翔!

淋浴的水注哗啦啦地响着,她的歌声飘在水声中,她没有听到汽车停进车库的声音,也没听到开大门的声音,更没有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只是,倏然间,浴室的门被打开了,接着,那为防止水雾的玻璃拉门也一下子被拉开,她惊呼一声,像反射作用般抓住一块毛巾往自己身上一盖,张大了眼睛,她像瞪视一个陌生的撞人者般瞪视着那个男人——她的丈夫——欧世澈。

“你好像过得很开心呵!”他说,笑嘻嘻地打量她,“怎么这么晚才洗澡?”

“看书看晚了。”她讷讷地说,关掉水龙头,擦干着自己。所有的兴致与情绪都飞走了。

“看书?”他继续微笑地盯着她,“看了一整天的书吗?看些什么书呢?”

“我想你并不会关心的!”她冷冷地说,穿上衣服,披上睡袍,用一块干毛巾包住了头发。

“语气不大和顺呢!”欧世澈笑吟吟地,“嫌我没有陪你吗?”他阻在浴室门口,伸手抱住了她。

她惊跳,浑身的肌肉都僵硬了。

“让我过去,”她低声说,黑白分明的眼睛静静地望着他。“我要睡觉了。”

“晚上到哪儿去了?”他问。

她迅速地想起卧房地秘上的风衣。

“出去散过一会儿步。”她面不改色地说。

“又散步?又看书?嗯?”他仍然在微笑。

“你希望我干什么?和男朋友约会吗?”她反问,盯着他,“你又到哪儿去了?”

“居然盘问起我来了!”他笑着说,“你今天有点儿问题,我会查出为什么!”他捏捏她的面颊,有三分轻薄,却有七分威胁,“虽然你是撒谎的能手,但是你翻不出我的手掌心,就像孙悟空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一样!”放开了她,他说,“去吧,别像刺猬一样张开你的剌,我今晚并没有兴趣碰你!”

她松了口气,走进卧室,她拾起那件风衣,挂进橱里。欧世澈跟了进来,坐在床沿上,他一面脱鞋子,一面轻松地问:

“你今天打过电话给你爸爸吗?”

她又惊跳了一下。

“世澈,”她说,“你教我怎么开得了口?上个月爸爸才给了你二十万,你要多少才会够呢?”

“随便你!”欧世澈倒在床上,满不在乎地说,“你既然开不了口,我明天自己去和你父亲说!”

“你要跟他怎么说呢?”

“我只说,”欧世澈笑嘻嘻地,“我必须养活你,而你已经被惯坏了。让你吃苦,我于心不忍,让你享福,我又供给不起,问你爸爸怎么办?”

她的面颊变白了。

“爸爸不会相信你,”她低语。“爸爸妈妈都知道,我现在根本用不了什么钱。”

“是么?”他看着天花板,“我会让他相信的。”

“你又要去捏造事实了!”

“捏造事实?这是跟你学的。你不是最会捏造事实,无中生有的吗?”

她坐在床上,注视着他。他唇边依然挂着笑,眼睛深思地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不知道在转着什么念头。一看到他这种表情,羽裳就感到不寒而栗,她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怕了他了。她从不怕什么人,但是,现在,她怕他!因为他是个道道地地的冷血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