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篇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乾隆二十五年,秋天。

这天,整个北京城都陷在一片混乱里,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让所有的老百姓都震动了。大家奔走相告,群情激昂。听说,宫里出了大事,还珠格格和明珠格格闯下了滔天大祸,皇上大怒,要把两位格格斩首示众!今天,就是斩首的日子!大家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还珠格格和明珠格格,那是两位民间格格呀!怎么可能把这样富有传奇色彩、充满离奇故事的民间格格处死呢?大家激动着,喧嚣着,争先恐后地奔到正阳门前的大街上,伸长了脑袋往前看。

果然,行刑的队伍出现了!

锣声当当地响着。军队带着武器,整齐划一地出现。监斩官严肃地骑着马在前开道。大大的旗子,迎风飘扬,上面写着“斩”字。后面,跟着穿着黄衣的御林军,手拿木棍,拦着街道两边蜂拥而至的人群,不许老百姓接近囚车。

囚车紧跟着出现。两位格格果然站在囚车上,群众不禁大哗。

紫薇穿着大红色的格格装,外加月白色背心,绣着团花蝴蝶。小燕子穿了深红色的格格装,同色的背心,满身描金绣凤。两人都是珠围翠绕,梳着高高的旗头,像帽子似的旗头上,簪着大大的牡丹花。她们虽然戴着脚镣手铐,被铐在囚车的栏杆上,但是,两人衣饰整齐,簪环首饰,一应俱全,看来完全不像两个要去“处死”的人犯,倒像要赴什么盛宴似的。两人都昂着头,临风而立,衣袂飘飘,美得像从图画里走出来的人物。眉尖眼底,没有惊恐,没有悲伤,只有一股视死如归的豪气。

群众看到这样两位格格,就哄然喊叫起来了:

“看啊!看啊!真的是两位格格耶!还珠格格和明珠格格!”“是咱们的‘民间格格’耶!好漂亮的两个格格呀!皇上要把她们砍头哪!”

“这么漂亮的格格,为什么要砍头啊?”

“民间格格没地位嘛,皇上一生气,脑袋就丢了!”

“可是,那个还珠格格去年还和皇上一起游行,到天坛祭天,我们才看过,才一年,怎么就要砍头了?”

“是啊!那时候多威风啊!眼睛一眨,格格就成了犯人,真是奇怪……”

“所以说,这‘民间格格’,就是倒霉,做错一点事,砍头就砍头!什么时候听说过正牌格格砍头的事?伴君如伴虎呀!”

群众吼着,叫着,议论着。大家越说就越是愤愤不平,挤来挤去,情绪激动。

小燕子看着满街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好惊奇。怎么?大家都知道还珠格格今天要死了?她掉头看看身边的紫薇,实在佩服紫薇的镇定,到了这种时刻,她还是那么宁静,好像她真的不在乎“死”。小燕子就不行,想到脑袋即将和身体分家,她还是很怕,很舍不得,很不服气的。伸了伸脖子,咽了咽口水,她对紫薇说道: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来看我们死!我们死得好热闹啊!这样子‘死’,我觉得也很‘气派’了,简直死得‘轰轰烈烈’!砍头痛不痛,我也不在乎了!”

“我们勇敢一点,千万不要掉眼泪,知道吗?这么多人看着,让我们的演出精彩一些!”紫薇给小燕子打气,抬头挺胸地说。

“是!我们唱歌吧!”小燕子看着那么多人,就神采飞扬起来。管他呢,反正是要头一颗,要命一条嘛!

“好!我们唱‘今日天气好晴朗’!”

两人就引吭高歌起来:

“今日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蝴蝶儿忙,蜜蜂儿忙,小鸟儿忙着白云也忙!马蹄践得落花香,马蹄践得落花香!眼前骆驼成群过,驼铃响叮当!这也歌唱,那也歌唱,风儿也唱着,水也歌唱!绿野茫茫天苍苍,绿野茫茫天苍苍……”

两人这样一唱,围观群众更是如疯如狂,情绪沸腾,七嘴八舌地喊道:

看啊!她们还唱歌呢!她们一点都不怕,好勇敢!好伟大!比男人都强!

“听说这两个格格都是女中豪杰,爱打抱不平!在宫里做过许多好事!这样的格格要砍头,太没天理了!”

这时,在人群之中,有四个出色的年轻人,正跟着队伍,亦步亦趋地前进。四个人的眼光,全部紧追着两位格格,目不转睛。他们打扮成普通的老百姓,但是,那种英姿飒飒,却不是服装所能遮掩。这四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尔康、永琪、柳青、柳红。他们全神贯注地跟着队伍移动,蓄势待发。

突然,有个妇人排众而出,挤到囚车前面,喊道:

“还珠格格!我们是翰轩棋社的受害人,谢谢你为我们除害!”

就有一群人跟着大叫:

“还珠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明珠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喊着喊着,这些人竟然匍匐在地,给小燕子和紫薇磕起头来。群众的呼叫具有传染力,就有更多群众高声呼应:

“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

小燕子和紫薇惊喜互看,简直无法想像这种场面。小燕子就喊了起来:

“紫薇,你听,你听,大家都知道我们,大家都不要我们死!”紫薇震动得一塌糊涂。

“是啊!我太感动了!大概,我们的故事已经传开了!”

这时,人群中有个老妇人,颤巍巍地奔出来,凄厉地喊道:“民间格格是我们大家的‘格格’,不可以砍头啊!”

紫薇看着小燕子,摇着她。

“那是大杂院的孙婆婆啊!”

小燕子放眼看去,越看越惊喜。

“好多大杂院的人……柏奶奶、齐爷爷、魏公公他们都来了!”

就有一个老者,冲到监斩官前面去,大喊着:

“我们为格格请命!她们两个是‘民间格格’,代表我们民间!请皇上顺应民意,饶格格不死!”

群众一呼百应,就吼声震天地喊了起来:

“民间格格不可杀!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

整个队伍都被失控的群众拦住了,群众成群结队地匍匐在马路上,高举双手,再跪拜下去,气势实在惊人。监斩官惊愕地看着这一切,震动极了。回头再看看小燕子和紫薇,两位格格如花似玉,站在那儿,飘然若仙!毕竟是两个格格呀!皇上真的要杀她们吗,还是一时气愤呢?这种状况,不能不让皇上知道!说不定可以救下两位格格!监斩官想着,就急忙对身边一个侍卫说道:

“赶快回去禀告皇上,看看可不可以‘刀下留人’?”

“遵命!”侍卫飞骑而去。

在人群中的尔康、永琪、柳青、柳红,都精神一振,面有惊喜之色。

“大家先等一等,说不定有转机!”尔康低声说道。

“监斩官已经派人回去了!”永琪拼命点头。

“队伍也停下来了!”柳红眼中发着光。

有希望了!有希望了!”柳青喃喃自语。

群众还在吼着,叫着:

“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

紫薇和小燕子好感动,就对大家挥起手来:

“谢谢大家!”

“谢谢!谢谢!孙婆婆、柏奶奶、齐爷爷……谢谢!”小燕子也喊。

群众也挥手响应:

“格格吉祥!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

紫薇和小燕子感动得热泪盈眶了。两人疯狂地挥着帕子,脚镣手铐跟着叮铃哐啷响。两人眼中含泪,嘴边带笑。

紫薇忽然在人群中看到尔康、永琪、柳青、柳红了。她惊得浑身一颤,眼光就和尔康的眼光纠缠在一起了。尔康立刻用眼神递着讯息。刹那间,天地万物,化为虚无。世界变成混沌初开的时候,什么人都不存在了,只有你我。在那一瞬间,两人的眼光已经交换了千言万语。

群众依然在激昂地高呼着:

“格格不死!千岁千岁千千岁!格格不死!千岁千岁千千岁……”

监斩官等待着,群众等待着,紫薇和小燕子等待着,尔康、永琪、柳青、柳红……等待着。终于,马蹄塔塔,那个奔去请命的侍卫,高举着一面黄旗,快马奔了回来。

所有的群众,全部安静下来,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面黄色的旗子。

“皇上有令,立即处死两个人犯!杀无赦!”侍卫高喊着。尔康惊呆了,永琪惊呆了,柳青、柳红惊呆了。监斩官惊呆了,群众惊呆了。

紫薇和小燕子也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