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 上一章:22
  • 下一章:24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尔康和永琪,简直成了“难兄难弟”,两人再也没有料到,自从太后回宫,情况会弄得这么恶劣。他们自己着急还不说,还要顾全紫薇和小燕子的自尊,许多事只能藏在心里,还不敢让她们两个知道。小燕子是个冲动的个性,受不得半点气。紫薇又是个敏感的人,非常容易伤心。所以,两人就彼此警告,要想办法扭转局面,更要防备两个姑娘知道真相。两人真是负担沉重,愁肠百结。

永琪决定还是先给小燕子上课,从改变她的说话开始。三个月!天知道三个月能做什么?尔康无计可施,只能祈祷真情能动天地。这天,两人来到漱芳斋,永琪把一本《成语大全》往小燕子面前一放,故作轻松地喊:

“来来来!小燕子,好久没有念成语了,我们来复习一下!”小燕子像弹簧一样地跳了起来,嚷:

“干吗?干吗?我才不要念那个东西!烦死了!学了那个,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我到院子里练剑去,师父教我的剑法,我还没有学会!”

小燕子说着,拿起长剑,往院子就跑。永琪一把拉住了她,赔笑地说:

“不学成语,念唐诗也成!上次那首‘春眠不觉晓’总背出来了吧!”

“那有什么难?”小燕子扬着眉毛说,“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尔康、紫薇、永琪全部鼓掌,给小燕子打气。

小燕子得意起来,开始夸口了:

“背这个其实是很简单的!像唱歌一样!”

“那么,”永琪说,“上次教你的那首‘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背出来了没有?”

小燕子一呆: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啊?”

“是呀是呀!就是陈子昂那首诗!”

“陈子昂……陈子昂……”小燕子叽咕着说,“陈子昂这个人很奇怪耶!”

“怎么奇怪?”永琪怔了怔。

“前面看不到人,后面也看不到人,这个地方一定很荒凉,不好玩,他赶快走掉就好了,作什么诗?”

“别发谬论了!再记一遍!”永琪就念,“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小燕子眼睛一亮,想起来了,就恍然大悟地喊着:

“啊!就是那个‘爱哭鬼’啊!我想起来了!‘涕下’就是眼泪鼻涕通通流下来!‘来者’指的是未来的人!这个陈子昂是个神经病,脑筋一定有问题!前面看不到‘古人’,后面看不到‘来者’,他就哭得稀里哗啦,简直莫名其妙!这些作诗的人,都是闲得无聊,才写这些不通的话!我就不懂,谁看得到‘古人’?谁看得到‘来者’?如果看不到就要哭哭啼啼,那么,不是全世界的人都要大哭特哭了吗?”

大家听了小燕子的大论,不禁面面相觑。尔康笑了,说:

“我不得不承认,小燕子的话,还有几分道理!”

“再说,”小燕子越说越有劲,“那首‘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也有问题!”

“怎么也有问题?”紫薇问。

“早上不知道天亮,到处‘听到’鸟叫,晚上‘听到’下雨,‘不知道’花瓣落了多少!你们想想,这个人是不是‘瞎子’?他全用听的,不用看的!而且,还有点呆,有点麻木!天亮都不知道!白痴!”

大家又傻住了。小燕子就往门外跑,预备出去练剑了。

永琪赶紧把小燕子一拦,委婉地说:

“不管你有多少理由,这个唐诗是人人都会的东西,你还是要念!”笑着,求着,“就算为我念,好不好?”

“你陪我练剑好不好?”小燕子看着永琪。

“你背一首唐诗,我就陪你练剑!”

小燕子不高兴起来:

“不管是‘糖诗’还是‘盐诗’,我都没有兴趣!那个苦差事,我不要做!”

永琪忍耐地、压抑地说:

“有些事,不是我们‘有兴趣’还是‘没兴趣’的问题,是我们必须要做的问题!你把它当一种责任吧!”

小燕子瞪着永琪,忽然生气了,跺着脚喊:

“什么‘责任’?我为什么会有这个‘责任’?你是怎么回事,一直缠着我背诗念成语?你是不是嫌我学问不好,配不上你?我跟你说,我就是背了一大堆成语唐诗,我还是小燕子,变不成凤凰的!我不喜欢背那些唐诗,念那些成语!如果你一天到晚逼我念那些东西,我会讨厌你的!”

永琪本来情绪就很坏,在那儿拼命按捺。这时,他就再也沉不住气了,声音也大了起来:

“你根本没有为我的处境想!根本就不把我放在心里!你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玩,怎么疯,好像我的义务就是陪你玩,陪你疯!我这样低声下气,求你稍稍为我改变一些,免得夜长梦多,你就是不跟我合作!只要你心里有我,在乎我,稍微设身处地代我想一想,你就该明白,我是阿哥,我有我的包袱,我的身份和背景!你要走进我的生命、我的家庭,也该为我付出一些吧!如果你心里只有自己,你的爱,未免太自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