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 上一章:39
  • 下一章:41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北京永定门外的郊道上,秋风飒飒,沙尘滚滚。

一排犯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部脚镣手铐,戴着木枷,正艰苦地、颠踬地前进。金琐也杂在这一排人犯之中,跟着囚犯们狼狈地走着。

官兵们拿着鞭子,不断地抽在众囚犯身上,穷凶极恶地吆喝着:

“走快一点!这样慢吞吞,走到明年也走不到蒙古!”

囚犯随着鞭子的声音,不断惨叫哀号。

金琐一步一个颠踬,满头的风沙和汗水,哀恳地说:

“官兵大爷!能不能给我一口水喝?”

金琐一说,就有好多囚犯向官兵哀求着:

“水!”……水……水!请给一口水……”

“水?又要喝水?这些水,还要支持到下一站呢!够不够我们喝,都不知道,哪儿还有你们的份?都是你!啰唆什么?”官兵说着,就一鞭子抽在金琐背上。

“哎哟!痛啊……”金琐哀声喊着。

“痛?痛就走快一点!”官兵又是一鞭。

金琐忍痛前进。看着天空,心里一片凄苦,心想,不知道紫薇和小燕子是不是已经砍头了?午时早就过了,说不定她们两个已经升天了,说不定她们正在天上看着她。她对着层云深处,极目四望,却什么都看不到。

走在金琐前面的一个老者,忽然支持不住,倒下了,嘴里呻吟着:

“水……给我一口水……”

“老伯,你怎样?”金琐急忙去扶,抬头看官兵,“请你们做做好事,给他一口水喝,他快晕倒了!”

“晕倒?抽几鞭子,就不会晕倒了!”

官兵的鞭子,就狠狠地对老者抽了过去。

“哎哟……哎哟……哎哟……”老者痛得打滚。

“你们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呢?”金琐忍不住喊,“难道你们家里没有老人,没有父母吗?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大家不是都是人吗……”

“哈!还轮到你这个犯人来教训我?”官兵就一鞭子抽向金琐。

金琐想躲,没躲掉,脚下一绊,就整个人摔倒了下去。

“这个丫头故意的!起来!起来……”

官兵手中的鞭子,就雨点般落在金琐身上。

“不要这样啊……求求你们,不要打啊……”

金琐痛得满地打滚,脖子上的金链子,就滑了出来。一个官兵眼尖,喊道:

“这丫头脖子上,还戴着金链子呢!”说着,伸手就去扯那条链子。

金琐大惊’急忙抓住链子,哀声大叫:

“不要抢我的链子!这是我家小姐给我的纪念品……这是她戴过的东西,我不能失去它……”

“什么纪念品?现在,它是我们的纪念品了!”官兵一把扯走了链子。

“还给我!求求你还给我……”金琐大急,喊着,“那条链子不值钱,是我家小姐给我的呀……还给我……”她爬到官兵面前,还想抢回项链。

“身上藏着金链子,不知道还有没有值钱的首饰?”官兵对着金琐一脚踢去,嚷着,“赶快把身上值钱的首饰都交出来!快!”

“你们饶了我吧!哪儿还有值钱的东西?”金琐哭了。

“不交出来是不是?那……我们可就要扒了你的衣服来检査了!”

金琐大惊,勉勉强强地爬了起来。

“不要……不要……”

众官兵贪婪地看着她,个个如同凶神恶煞。金琐恐惧地后退,脚镣手铐一路叮铃哐啷响着。官兵吼着:

“来!我们扒了她的衣服看看,她身上到底藏着多少好东西?”

众官兵就飞扑而下。

金琐拔腿就跑,惨叫着: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可怜她身上又是木枷,又是脚镣手铐,哪儿跑得动,才跑了两步,就又跌倒在地。她就手脚并用地往前爬。

囚犯们害怕地看着,谁也不敢动。

官兵们扑了过来,就动手开始剥她的衣服。金琐拼命扯住自己的衣襟,死命地挣扎,哀求着:

“各位大爷,饶了我……我真的没有值钱的东西……不要这样,你们杀了我吧……”

“杀你?我们活得不耐烦吗?你是钦犯,我们还丢不起呢……”哗的一声,她的衣袖,被整个扯掉了。

正在十万火急,有辆马车突然疾驶而来。其实,这辆马车跟踪这个队伍已经很久了,一路上都有行人,不能下手,这时,已到荒郊野外,马车就冲了出来。驾驶座上,正是尔康、柳青和柳红。

“不好!他们正在欺负金琐!停车!”柳红大喊。

尔康和柳青一拉马缰,马车停下。

官兵们听到声音,抬头张望。

柳青、柳红、尔康三人,像是三只大鸟一样,飞扑而至。尔康大吼:

“身为官兵,这样无耻下流!犯人也是人,你们简直是一群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