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4章 京都夜猎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张铉在碧波酒肆内包下了三楼最里面的一间套房,套房分为里外两间,或许是因为有过窃听宇文太保的经验,他将隔壁的房间也包了下来,给自己亲兵休息。

此时在房间内,张铉全神贯注的听完了尉迟恭的汇报。

“你确定那个中年男子是年轻人改扮?”张铉最后问道。

“俺能确定,他虽然相貌打扮成中年男子,但他姿态改不了,一举一动都是年轻人,而且武艺很高强。”

张铉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裴矩并不甘心李善衡被自己抢走。

张铉当然知道窦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李渊,李善衡便是极为重要的一环,虽然张铉并不是为了保李渊,但李渊的存在却能加速历史进程,从这一点来说,张铉也不希望李渊死在谶语案上。

不过张铉也希望关陇贵族走向分裂,无论如何,他不想放弃这次绝好的机会。

“尉迟,如果你发现自己仇家露出一个很大破绽,你会怎么做?”张铉沉思良久,回头笑问尉迟恭道。

“俺会立刻动手,这个破绽若不抓住,很可能就会消失。”

张铉缓缓点头,他也是这样认为,窦庆露出了破绽,元旻怎么可能忍得住,今天晚上元家一定会有行动,时不我待,他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张铉当即喝令亲兵们准备出发,这时,他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裴矩若想破坏窦庆的计划,简直易如反掌,他根本不必要借元家之手,难道裴矩也是……

但猜测也只是猜测,张铉绝不会为一个猜测而放弃行动,他率领尉迟恭和七名亲兵离开了碧波酒肆,直接从西门进了洛阳城。

……

在大同坊有一座占地百亩的巨宅,这里便是前左卫大将军元旻的府宅,元旻同时也是元氏家族的家主。

元氏就是北魏皇族拓跋氏的汉名,北魏也是北周和北齐的起源,和大隋王朝一脉相承。

正是这个缘故,元氏家族在大隋位高权重,势力庞大,比如左卫大将军元旻、右卫大将军元胄、兵部尚书元岩,幽州都督元弘嗣,以及现任太府寺卿元文都等等,至于出任将军、郎将的元氏子弟更是数不胜数。

虽然在朝廷位高权重,但元氏家族在关陇贵族中却排名第二,次于独孤氏,这是因为独孤皇后的缘故。

不过,杨广登基后不久便对支持前太子杨勇的关陇贵族实施严厉打击,元家损失惨重,元胄下狱病死,元旻和元岩被罢免官职。

元氏家族一度沉默了,在沉默了整整八年后,随着大隋江山的逐渐不稳,埋藏在元氏家族内心深处,来自于先祖君临天下的野心又开始复活了。

此时在书房内,家主元旻正在饶有兴致地听取他的长孙元骏汇报一件事情。

“孙儿确实不知这个中年男子是谁,本来大家在各自房间里饮酒,互不干涉,互不认识,他却两次邀请孙儿过去,说了那通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尽管元骏自己一头雾水,但元旻却听懂了,他心中却如明镜一般,宇文述到处寻找的李善衡就在窦庆手中,而李善衡是大将军李浑之侄,元旻立刻推断出了窦庆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利用李善衡替李渊摆脱眼前的谶语困境。

元旻不得不佩服这是高明的一招,窦庆果然老谋深算,但问题是,究竟是谁出卖了窦庆,把窦庆的老底告诉了自己?

元旻沉思一下又问道:“你再好好想一想,这个中年男子一点暗示都没有吗?”

元骏低头思索良久,忽然醒悟道:“启禀祖父,虽然中年男子没有说他是谁,但似乎酒肆掌柜认识他。”

元旻点了点头,这倒是一个很好的线索。

他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索自己需要采取的对策。

去年杨玄感在黎阳起兵,元旻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极力劝说独孤顺说服武川府支持杨玄感。

与此同时,他又暗中派出侄子元务本为元氏家族代表和杨玄感联系,再由元弘嗣在弘化郡集结兵力,准备在陇右起兵响应杨玄感。

元旻的构想很美妙,利用杨玄感在中原牵制住隋军主力,再由元弘嗣率军攻下关中,再支持杨玄感继续和隋军内讧,等元氏家族在关陇站稳脚跟,便可重建元魏社稷,据半壁江山和杨隋对抗。

但最后的结局却让元旻深受打击,不仅杨玄感造反被迅速镇压,他侄子元弘嗣也起兵不利,被李渊率军赶来杀死,李渊还由此升为太原留守。

这使元旻终于意识到,元氏家族真正的敌人并不是杨广,而是来自于关陇贵族内部。

很明显,关陇贵族是想支持李渊取代杨隋,那元氏家族呢?曾经君临天下的元氏家族竟要输给李虎的后人?这让元旻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尽管他答应过独孤顺不再传播谶语,但一些原则上的事情他不会让步。

元旻立刻写了一封信,交给元骏,反复嘱咐他道:“这封信很重要,你要亲自交到李浑手中,这件事办完以后,你再回酒肆去打听那个中年男子究竟是谁?我想知道,是谁在背后帮助我们,明白了吗?”

“请祖父放心,孙儿一定把事情办好!”

元弘仔细地收好信,向祖父行一礼,匆匆去了,元旻望着孙子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他不由冷笑一声道:“窦庆,你既然无情,也休怪我元旻无义!”

……

夜幕已经降临,元骏上了马车,马车在几名随从骑马护卫下离开了大同坊,向位于洛阳西北角的教义坊驶去。

但就在他们刚刚驶出了大同坊,两名骑马人便在后面无声无息地盯上了马车。

从大同坊到教义坊大约有五里左右,中间要经过洛阳最繁华的天街,秋天夜晚的天气格外凉爽,距离关闭城门坊门的时间还早,大街上人头簇拥,熙熙嚷嚷,车马川流不息。

元骏的马车在人流之中缓缓而行,元骏却在考虑今天发生的事情,祖父明显在对付武川府,对付窦庆,这让他心中有点沮丧,他身为长孙,居然不知道祖父和武川府的矛盾,祖父一直在隐瞒着自己,这是为什么?

元骏年约三十余岁,才华出众,官任礼部郎中,是元旻的嫡长孙,也是将来元氏家主的继承人,更是元旻心目中元魏王朝的立国者,不过元旻只想让他接受结果,并不想让他参与过程,这一点元骏也清楚,所以他才深感沮丧。

他不由摸了摸怀中的信件,心中的沮丧被这封信冲淡了一点,或许这封信就是他的开始。

在天街观德坊的对面,张铉和尉迟恭及几名亲兵耐心地在一棵大树下等待着,张铉也换了身衣服,头戴平巾,穿一件略微紧身武士袍,在熙熙攘攘的行人中他们并不显眼,看起来就像几个在等待主人的豪门家将。

张铉的心中略有点担心,大同坊元家的消息还没有传来,不知是他们去晚了,还是元家尚未行动。

这时,一名打扮成家丁模样的亲兵从观德坊南面的小街快步走出来,穿过穿流不息的人群,他来到张铉身旁。

“将军,小街上有人埋伏。”亲兵小声说道。

“难道是裴矩的人?”旁边尉迟恭忽然明白过来。

张铉点点头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就是那个装扮成中年男子之人。”

“可是——”

尉迟恭眉头紧锁,着实感到困惑不解,“俺想不明白,裴矩这是在做什么,又告诉元骏秘密,又要抓他,这……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张铉却笑道:“这可不是多余之事,裴矩其实和我们目的一样,他并不想出卖窦庆,他也是为了分裂关陇贵族。”

尉迟恭慢慢醒悟过来了,轻轻叹了口气,“权力斗争原来竟是如此的匪夷所思。”

张铉赞许地看了他一眼,尉迟恭虽然外表粗犷,但他内心却十分精明细致,而且很有头脑,这么复杂的事情他居然能反应过来,尉迟恭绝对是一个能独当一面之人。

“将军,来了!”一名亲兵低声提醒道。

张铉也看见了,一辆马车正沿着天街向北缓缓而来,马车旁跟随三名护卫,而自己的两名亲兵就在数十步外紧紧跟随,其中一人高高举起手,示意着目标到来。

“准备行动!”张铉当机立断令道。

尉迟恭慢慢握紧了大铁棒,按照计划,他将第一个杀上去。

……

马车终于离开了天街喧闹的人流向左面一条小路驶去,李浑府所在教义坊位于西北角,紧靠城墙,和天街之间隔了一座观德坊,需要沿着观德坊的坊墙行走千步左右才能看见教义坊的大门。

小路宽约一丈五尺,两边是高高的坊墙,一株株百年大树从两边坊墙内延伸出枝蔓,形成了一条别致的树荫小道,虽然小路上没有天街那样热闹,但依旧时不时有行人往来,显得并不冷清。

马车在林荫道上缓缓而行,三名带刀随从跟着在马车左右,当他们行到最浓密的一处树荫下时,两边已经没有行人,树荫遮蔽了月光,路上变得格外昏黑。

望着头顶上的树荫,元骏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安地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