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3章 血战胶城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在轰隆隆的战鼓声中,隋军发动了第一次进攻,三千名精锐士兵在牙将尤俊达的率领下大举进攻胶西城。

隋军鼓声如雷,喊杀生震天,第一波千余名隋军士兵扛着二十架厚重的排梯,如潮水一般向城墙涌去,胶西城经过几番修筑,城高墙陡,城头上,贼将郑挺率领五千精锐赶来和隋军作战。

箭矢如雨点,铺天盖地射向奔涌而来的隋军,但厚重的排梯就是天然的盾牌,隋军士兵顶着排梯奔跑,密集的箭矢叮叮当当射在排梯上,发挥不出作用。

不多时,隋军士兵冲到城墙之下,纷纷竖起了梯子,但贼军为守城已经准备得相当充份,城头上堆满了大量的守城武器。

一时间,巨石、滚木和装满生石灰的陶罐如冰雹般向攻城隋军砸来,攻城隋军顶着盾牌艰难爬城,很多士兵无处躲闪,被木石砸得血肉横飞,两边箭矢如暴雨般射来,隋军士兵死伤惨重,纷纷惨叫着从梯子上摔下。

一队士兵死伤殆尽,另一队又迅速攻上。

张须陀专注地望着贼军的防守,尽管他知道胶西城不好攻,但还是没有想到贼军防御竟如此犀利。

“大帅,弟兄们死伤惨重,是不是让他们撤下来?”几名将领忍不住求情道。

“不!给我擂鼓催战,谁敢下来,杀无赦!”

隋军进攻的鼓声再次击响,轰隆隆震撼人心,尤俊达见张须陀不肯让他们撤下,他也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大喊道:“冲上去,冲上胶西城!”

他挥舞一杆三股托天叉,亲自冲锋在前,在贼军严密的防御下,隋军士兵再次向城头发起进攻,城上的滚木礌石再次密集砸下,城下哀号惨呼声一片。

就在这时,张须陀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当!当!当!’鸣金之声响起,隋军兵败如山倒,撤退了下来。

隋军的第一次试探性攻击以死伤四百余人的惨重代价而告终,尽管死伤惨重,但张须陀也已经找到了攻城的办法。

他知道贼军精锐约万人左右,五千人已经出现在东城,但孟让却没有出现在城墙上,而另外五千精兵很大可能会城中保护孟让。

既然贼兵所有的精兵都集中在东城,那么南城和北城必然是薄弱点。

“尤俊达将军率军可继续攻打东城,只可佯攻,不可真打,费青奴将军可故作声势,配合尤将军吸引敌军精兵。”

张须陀回头又对罗士信道:

“罗将军,你可率五百重甲刀军攻打北城,一个时辰内给我攻上胶西城头,晚一刻,我杀你祭旗!”

“卑职遵令!”

罗士信转身催马向北城奔去。

……

张须陀手下有一支精锐的重甲刀兵,人数约有五百人,去年朝廷军器监打造出五百套重型盔甲,配上五百杆犀利的斩马刀,由于张须陀剿匪有力,杨广便将这五百套重甲和斩马刀赏赐给了张须陀,由此成立了五百重甲刀兵。

斩马刀也就是后来陌刀的前身,在北魏时发明,又叫做拍刀,是中原军队常年和胡人骑兵作战中出现的一种利器。

斩马刀在隋军中已大量使用,十几年前,杨素在草原大败突厥军,其中两千把斩马刀就立下了奇功。

斩马刀长约一丈两尺,重三十斤,刀杆为特制的白蜡木,反复用油布浸泡而成,轻便坚固,刀刃长五尺,外形如三尖两刃刀刀,可两面劈砍,也可刺杀。

作战之时,刀兵排列成墙阵,如墙推进,以集体的力量和骑兵对战,前敌骑兵皆为齑粉,是对付骑兵的最犀利的武器。

重甲也是特殊打造,用精钢打造成三层薄壳,覆盖在坚固的铠甲之上,最大的特点是不畏箭矢和战马及兵器冲击,弱点就是比较笨重,只能打阵地战。

重甲配上三十斤的斩马刀对士兵的要求极高,必须身高过六尺三且力大无穷。

正是这种特殊的身体要求再加上重甲和斩马刀本身打制困难,整个大隋的重甲刀兵也不过三千人,主要分布在宇文述、王世充和张须陀的队伍之中。

“咚!咚!咚!”

随着隋军巨大的威风破阵鼓再一次敲响,六千隋军开始迅速在东城下集结,列队一步步向东城而去。

三千弓弩手在费青奴的率领下,率先向城头射箭,密集的箭矢射向城头,压得贼兵无法抬头。

而在北城外,五百名全身重甲的刀军出战了,他们列成五排,个个魁梧伟岸,手中斩马刀森冷锋利,一步一步向胶西城列队而去,他们步伐缓慢,但每走一步都是那么惊心动魄、震撼人心,仿佛他们的到来势不可挡。

“一百步……五十步。”

贼军的箭矢呼啸而来,叮叮当当射在重甲刀兵的重甲上,纷纷折弯落地,城上的贼军出现了异动,隋军这支令人生畏的军队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所有贼军都恐慌万分,天底下竟会有这样强悍的军队。

罗士信没有骑马,他走在队伍最前面,身上并没有穿重甲,但同样身材高大,身披黑色盔甲,左手执巨大的钢盾,右手拿他的大铁枪,威风凛凛,俨如天神一般。

远处,张铉望着这支强悍的军队,心中也暗暗震惊,他从裴行俨口中听说过一点,说飞鹰军有支强悍之伍,他开始还没有放在心上,现在他亲眼目睹,他才知道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

张铉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羡慕,如果这支军队归属于自己,那该多好?

“将军!”

一名骑兵飞奔而至,勒住战马对张铉拱手道:“大帅请将军及时配合罗校尉攻城!”

张铉点点头,“我知道了!”

张铉回头厉声喝道:“全军准备攻城!”

所有士兵都跃跃欲试,骑兵也在城门前厉兵秣马,等待城门打开的一刻……

‘轰!’地一声巨响,三架体型巨大的排梯子搭上了城墙。

重甲刀兵开始登墙了,贼军如梦方醒,滚木礌石如雨砸下,罗士兵信冲在最前面,用用手中钢盾拨打仰面砸来的巨石圆木。

后面五百名重甲刀兵一步步列阵登城,但在密集的巨石和滚木砸落下,还是有人不幸坠城。

一名刀兵劈开了一段滚木,却被一块沉重的石块砸在重甲上,尽管不足以当场致命,但巨大的冲击力还是使他翻滚下去,斩马刀高高飞起,在空中盘旋,寒光闪闪,俨如一片飞舞的冰花。

被砸翻得隋军重甲士兵毕竟是少数,隋军士兵列阵而上,顶着雨点般的滚木礌石,一步一步向上进攻。

不知何时,城头主将郑挺也冲到了北城,他已经意识到东城只是虚攻,真正的攻城却在北城。

“拦住他们上城,用投石砸!”

郑挺嘶哑着声音大吼,他已经大汗淋漓,拼命想着办法,用箭射、用石砸,用火烧,他能想到的一切办法都用上了,可是在这支不畏箭矢和重击的隋军面前,所有的手段都无济于事。

他的目光忽然停在巨大的木梯上,那比腿还粗的梯杆,梯子!

郑挺呆立半晌,忽然,疯了似地冲上去,举起刀拼命地砍向梯子,这或许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

其余贼军士兵如梦方醒,一齐举刀冲了上来,乱刀砍剁木梯,梯子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边上的几名隋军站立不稳,纷纷掉下梯子。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空中响起了一声霹雳般的大吼,一个高大黑影如狂风般地席卷而来,这是罗士信冲上来了。

他铁枪疾刺,寒光点点,顿时血雾弥漫,五名贼兵被铁枪刺穿了胸膛,罗士信站在城头之上,铁枪上下翻飞,片刻间数十名贼军士兵被刺翻在地。

郑挺眼都红了,他大叫一声,举斧冲上,只跑了两步,他突然定住了,铁枪从他额头刺穿进去,从后脑透出。

“自不量力的浑蛋!”

罗士信冷冷一笑,大枪一甩,将郑挺的尸体抛下城去,他回头大喊道:“竖起战旗,城头已经被我攻下了!”

大旗竖起,五百名重甲刀手纷纷冲上城,挥刀杀进敌军,瞬间劈死数百人,随着张铉的大军汹涌冲上城头,四万贼军在瞬间崩溃了……

“君上,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十几名亲兵拼命催促孟让,此时孟让已经绝望,除了逃走之外,他再没有别的选择,隋军放开西门不围,本身就是在给他一个逃走的机会。

他站在西城门前伸长等待五千精锐士兵赶来汇合,他要逃去琅琊郡,手中若没有一点底气,孙宣雅怎么可能理睬他?

但五千军队却始终不见他们出现,令他心急如焚,城内喊杀声震天,隋军已经杀进了城内,使城内变得一片混乱。

这时,一名骑兵飞奔而来,大喊道:“君上,军营大门被敌军骑兵封堵,所有弟兄都投降了!”

孟让呆住了,半晌,他长叹一声,“开城走吧!”

西城门缓缓开启,数十名骑兵护卫着贼帅孟让向城外狂奔而去,向西面琅琊郡方向惶惶奔逃。

远处一座小山丘上,张须陀望着仓皇逃走的孟让,不由淡淡笑了,孟让逃去琅琊郡,必然和王薄爆发一场冲突,说不定孙宣雅的军队将面临分裂。

“传我的命令,大军进城,撤离清理贼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