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3章 路上偶遇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张铉驻兵所在的益都县和齐郡历城县相距约三百余里,一路山势延绵,尧山、牛山、长白山、鸡山、华山等等大山横穿两郡,不过官道却很宽敞平坦,地面夯得十分结实,寸草不生,张铉率领一百多名骑兵在官道上缓缓而行。

山东半岛终于迎来了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大雪从灰蒙蒙的天空飘落,原野和山峦仿佛覆盖了一条雪白的毛毯,一棵棵大树也仿佛披上了白色的纱巾,天地间变得各外静谧。

官道两边都是大片废弃的肥沃良田,百里内荒无人烟,一座座村庄早已被烧为废墟,漆黑的断墙残壁也覆盖上了白雪,荒凉的原野再对比当年的繁华,不得不令人扼腕叹息。

“将军,快看!”

一名骑兵指着远处大喊:“那边好像有人家!”

张铉也看见了,远处两里外的一座树林旁竟然有一座茅屋,四周围了一圈院墙,屋顶的烟囱正袅袅冒着白烟,在荒无人烟的原野里忽然出现了人家,这着实令人感到兴奋,张铉当即令道:“去看看!”

众人催马冲出了官道,沿着旷野向两里外的茅屋奔去,离茅屋院墙还有数十步远,便听见了家犬的吠叫,张铉一摆手,众人纷纷勒住了战马。

这时从茅屋里奔出一名老者,他冲出院子慌慌张张跪下,一名老妇人也跟在他身后跪了下来,突然奔来的大群骑兵把他们吓坏了。

张铉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唐突了,百骑奔腾,这种气势不是一般百姓能承受得住,他回头对众人令道:“回官道去等候!”

众人纷纷调转马头向官道奔去,张铉则带着两名亲兵下了马,快步来到这对老夫妇面前,老者连连磕头颤声道:“小老儿拜见大王!”

原来他们把自己当做乱匪了,张铉心中好笑,上前道:“我们不是乱匪,我们是驻扎北海郡的隋军,前往齐郡,正好路过这里,我不会伤害你们,两位请起吧!”

两位老人心中一颗心放下,原来是隋军,他们也知道张须陀的军队军纪严明,不会扰民,两人互相搀扶着战战兢兢起身,老者低声道:“请将军屋里坐!”

张铉跟他们走进了院子,院墙是用泥土和树枝夯成,房子也是,窗子被树枝封死,显得十分简陋破旧,房间里光线昏暗,一张粗陋的桌子,地上铺着两张破席,四周摆满了各种陶碗瓦罐,只有土灶里燃着的熊熊柴火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将军请坐!”

老者在灶火前铺了一张破席子,请张铉坐下。

张铉坐下烤了烤火,打量一下四周笑道:“只有你们老两口吗?”

其实张铉发现里屋还躲着一人,刚才进屋时惊鸿一瞥,似乎是个年轻女子,估计是他们女儿或者儿媳,老者犹豫一下道:“还有一个儿子,进山打猎去了。”

张铉笑了笑又问道:“请问老丈贵姓?”

“小人免贵姓董。”

老者久历人事,他看出眼前的年轻将领气质很正,绝不是残暴之人,他心中紧张稍稍去掉,连给张铉倒了一碗热水,“将军喝点热水吧!”

“多谢!”

张铉喝了口热水,胸腹间舒服了很多,他点点头又笑问道:“我没想到这里居然还会有人烟,老丈是几时回来的?”

“我是两个月前才从齐郡章丘县搬回来,这里叫做董家庄,村子在树林后面,除了我们一家外,还有五六户人家也搬回来了,这里离官道近,我打算过段时间在这里开座茶棚。”

张铉心中颇为欣喜,居然还有五六户人家回来了,他又问道:“为什么大家想到要回来?”

老者叹口气,“祖地难舍啊!而且这里土地肥沃,水源充足,种粮食没问题,还可以靠山吃山,只要没有匪乱,就不会被饿死。”

张铉点了点头,“现在东莱郡和高密郡的匪乱都已被剿灭,下一步还要再打琅琊郡和清河郡的乱匪,相信到了明年这个时候,齐郡和北海郡就不会再有乱匪威胁。”

“我们也希望如此,只要没有乱匪,人口就会慢慢增长,总有一天会恢复到从前的光景,我估计看不到了,希望我的儿孙能看到那一天。”

这时,房间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老者吓得脸色大变,张铉明白他的害怕,摸出一把钱放在桌上,起身笑道:“多谢老丈的热水,希望下次再来时能看到老丈的茶棚开起来,我先告辞了!”

张铉转身便快步离去了,老者怔怔望着张铉背影走远,低低叹了一口气。

……

两天后,张铉和手下抵达了历城县,张铉率军来到大营前,当值士兵立刻跑进去禀报,片刻,秦琼匆匆从大营内走了出来,拱手笑道:“张将军,好久不见了。”

张铉也笑着回一礼,“叔宝风采依旧,可喜可贺!”

张铉语气略有点不太自然,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秦琼几次提醒张须陀要提防自己,张铉还是转弯抹角地听到一些风声,这让张铉暗暗心生警惕。

当然,这并不是说秦琼人品有问题,秦琼的人品很好,为人仗义,待人诚恳,张铉也不是对秦琼不满,只是张铉对他十分警惕。

张铉知道秦琼和张须陀一样忠于朝廷,但秦琼比张须陀更加敏感,他察觉到了自己隐藏在深处的一丝野心。

尤其是这次分兵驻守各郡的方案是自己提出来,这就更让秦琼怀疑自己有造反的野心,毕竟现在才大业十年,真正敢造反的朝廷官员也只有杨玄感一人。

张铉也暗暗告诫自己,必须万分小心,不能被秦琼再看出什么端倪,他很担心秦琼会暗报朝廷,那就麻烦了。

不过张铉此时却感到了秦琼的一点变化,以前他总是看见秦琼目光炯炯,一种审视自己的眼光,但今天张铉却看出秦琼眼中有一种感激之情,让他心中略有点奇怪。

不过这种奇怪地感觉只是在张铉心中一闪而过,他也没有深究,又笑问道:“不知大帅可在?”

“真不巧,大帅刚去了县城,现在应该在齐武行,要不将军先进营休息片刻,我派人去找大帅回来。”

张铉看了看天色,现在才是上午,他便微微笑道:“不用了,我正好也想进城走一走,看看能不能遇到大帅,多谢秦将军!”

张铉翻身上马,对众骑兵道:“你们在大营内等我。”

张铉又拜托秦琼照顾随行的骑兵,秦琼笑道:“放心吧!尽管交给我,我会安排好他们吃饭休息。”

张铉抱拳行一礼,便带领两名亲兵调转马头向县城内奔去。

……

自从东莱郡和高密郡的两支乱匪被隋军剿灭后,给整个山东半岛带领了巨大的安定,最明显表现出来就是商业更加繁华,店铺至少增加了三成,大街上热闹异常,人流熙熙攘攘。

“将军,就在那里!”

两名亲兵是历城县本地人,他们对县城十分熟悉,很容易找到了齐武行。

齐武行也是历城县最大的一家官办武馆,占地两百亩,拥有生徒两千余人,生徒都是十五岁以上,在武馆内学习力量、搏击、骑射和兵器,学成后将加入隋军,成为飞鹰军的中坚力量,比如罗士信就是从这家武馆脱颖而出,被张须陀看中并收为徒弟。

再比如飞鹰军的五百重甲步兵就是从武馆生徒中挑选出来。

张须陀异常重视优质兵源的培养,他在去年下令,校尉以上的军官,必须每个月抽一天时间来这里当教官,教授生徒们实战搏杀经验,也包括他自己。

今天正好是张须陀每月一次来武馆教授生徒的日子,他没有想到张铉会在今天赶回来。

离占地十几亩的武馆主堂还有数十步,张铉便隐隐听见了张须陀的喝喊声,“好!再来。”

其实张铉对武馆也颇有兴趣,当初他在杨奇武馆也呆过十天,很清楚武馆的运营,为了吸引生徒花钱也不择手段。

不过这家齐武行却不是这样,它是官办武馆,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选拔人才和培养士兵,这一点让张铉很感兴趣,让他隐隐看见了军校的影子。

张铉从一扇小门走进了武馆,他已经换了一身平常衣服,头戴平巾,身着黑色武士袍,腰束革带,加上他十分年轻,看起来和一般武士生徒并没有区别。

演武大堂四周挤满了生徒武士,因为是张须陀亲自来教授,所有两千多名生徒都赶来了,全部靠墙而坐,将四周围得严严实实。

张铉找了一个狭小的位子挤坐下来,饶有兴致地看张须陀教授生徒们武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