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4章 齐郡武行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我们怎么从没有见过你。”

站在身后的三名稍微年长的武士生徒看了张铉半天,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是新来的吧?”

张铉见他们问得有趣,回头笑道:“刚来!”

“原来是这样,那有些规矩我们得教教你。”

“教我规矩?”

张铉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不能坐在这里吗?”

“坐倒是可以坐,但你得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得到我们的同意后你才能坐下,否则你必须站到后面去!”

张铉回头看了一眼,后面靠墙都站满了年少的生徒,原来这里还有先来后到的规矩,张铉心中便想和他们开一个玩笑,“在下张铉,我坐这里应该没有问题吧!是不是还要比比看谁的拳头硬?”

张铉捏紧拳头比了比,又在拳头上吹了口气,依然笑眯眯地望着这三名‘师兄’。

三名武士脸色十分难看,但演武堂上他们又不敢造次,只得咬牙切齿低声道:“臭小子,走着瞧,等会儿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张铉微微一笑,不再理睬他们,这时演武堂上掌声如雷,一名生徒在和张须陀较量,竟然抵挡住了两个回合,赢得众人一片喝彩。

张须陀劲力忽然一收,正在苦苦支撑的生徒一下子失去平衡,踉跄奔跑两步摔倒在地上,大堂上顿时响起一阵遗憾的呼声,生徒满脸通红地站了起来。

张须陀点点头赞道:“不错!力量不小,看得出是从小练武,叫什么名字?”

“我叫做赵勇林,家传武艺。”

“很好,再苦练三年,争取武艺再上了一个台阶。”

张须陀拍拍他肩膀,鼓励他两句,少年生徒红着脸退下去了。

这时,张须陀对众人高声道:“大家也看见了,刚才生徒其实还可以再抵挡我一个回合,但他心里太混乱,竟不知防备我的冷箭,所以在战场上和敌人搏斗时,首先头脑一定要冷静,要时时防备对方暗算,同时也要想办法暗算对方,大家明白了吗?”

众人齐声高喊,“明白了!”

张须陀满意地点点头,“下面接着来,谁愿上来和我一战。”

大堂内鸦雀无声,没有人敢举手,这时,张铉忽然生出一个调皮的念头,站起身笑道:“学生愿和大帅一战!”

张须陀没有立刻认出张铉,他对众人笑道:“终于出来一个有胆识的生徒。”

他的目光这才转向张铉,一下子愣住了,“怎么是你?”

张铉微微一笑,“我刚到,很愿意求教大帅的武艺。”

张须陀只愣了片刻,顿时大笑起来,“好!不过和你比剑没有意思,带兵器没有?若带了兵器,我们去后面骑射场较量一番。”

张铉躬身行礼,“请大帅赐教!”

大堂内顿时一片哗然,这是谁啊?大帅居然要和他较量兵器,简直闻所未闻。

众人议论纷纷,看这个人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尽管长得高大挺拔,但也不至于让大帅提出和他比试兵器,刚才威胁张铉的三名武士更是惊得合不拢嘴,两腿一阵阵发寒,自己是不是捅到马蜂窝了?

但也有一些聪明的士兵已经隐隐猜到,恐怕这个年轻人不是武馆的生徒。

张须陀一摆手笑道:“请!”

张铉也谦虚地一摆手,“大帅先请!”

两人快步向武馆后面的骑射场走去,两千生徒也浩浩荡荡跟随着他们后面。

“什么时候回来的?”张须陀低声笑问道。

“刚刚回来,军营那边说大帅在齐武行,我便顺便过来看看,大帅,齐郡这边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大事倒没有,回头再给你说,对了,我好像还从未和你比试过?”

张铉心中也涌出一股勇气,他来齐郡还从未和谁比试过武艺,张须陀有万人之敌,自己能否是他的对手?

但张铉也有和张须陀一较高下的信心,就在半个月前,他的力量终于实现了第三次突破,在不知不觉中到来。

而且这一次突破的效果大大超过前两次,这也是张仲坚告诉他的道理,因为前面已经打好了基础,越到后面突破的效果越大,只是没有了第一次突破的狂喜。

这一次突破使张铉的力量足足增加了五十斤,已经能使用他的紫阳双轮戟了。

骑射场占地约三十亩,早已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但此时雪已经停了,众人一起动手,清扫出了一片空地。

一名亲兵将他的宝焰兽牵了过来,张铉翻身上马,摘下挂在马鞍上的紫阳双轮戟,去掉了罩在戟头的黑套子,露出了这件霸道无比的兵器。

他的紫阳双轮戟其实是方天画戟的变形,主要是侧面的月牙格外大,像一条月轮一般,极利于劈砍,尤其两边皆有轮,更适合于左右劈砍,而前方的枪尖也尤其长,锋利无比。

当张铉将这件兵器亮出来的一瞬间,四周响起一片惊呼,这件堪和宇文成都凤翅鎏金镋媲美的霸道兵器确实让所有人都被震撼住了。

迦沙玄铁特有的质感使这件兵器的视觉冲击力极大,加上它紫红色的光泽给它添了几分神秘,立刻将数千人的视线都牢牢吸引住。

包括张须陀,他也被张铉这支造型古怪地巨戟深深吸引,他是兵器行家,一眼便看出这支兵器的可怕,不由让他倒吸一口冷气。

他听说过张铉的兵器是用一种奇异的玄铁打造,却没想到竟霸道如斯。

张须陀的兵器是一柄金背劈山刀,刀长五尺,柄长八尺,重约百斤,早在二十年前,天下第一猛将史万岁就曾经赞誉张须陀勇贯三军,军方甚至将他评为天下十猛将第六。

在实战上张须陀也有卓越的表现,去年他曾被上万贼军包围,身边只有五名士兵,但他力战万人,同时还保住了五名士兵的性命,使他的武艺享誉天下。

在飞鹰军,张须陀也是仅次于裴行俨的第二猛将,罗士信排名第三,秦琼第四,尤俊达第五,但随着张铉军队的加盟,武力座次略略有些变化,第一第二不变,但尉迟恭和罗士信两人孰高孰低尚没有结论。

不过张铉的武力依然是一个谜,据传言他曾经和公认的天下第一猛将宇文成都大战十个回合,连尉迟恭也说自己武艺远不如主将,各种传言皆有,但谁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张铉的武艺。

没想到在武馆,一个意外的时刻,张铉要和大帅张须陀较量了,他的重兵器刚刚亮出便引起一片哗然,周围的观战武士无不激动万分,也期待万分。

张铉轻轻抚摸着自己双轮戟,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这支霸道的兵器,没想到对手就是张须陀,张铉将巨戟横在马鞍上,抱拳向张须陀行了一礼,张须陀点了点头,大刀一挥,倒提在身后,这是礼节,不以兵锋相对。

这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骑射场四周鸦雀无声,只偶然传来生徒武士们的咳嗽声。

就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只片刻,张须陀和张铉同时爆发出一声大喝,两人战马疾奔,向对方奔去,在骑射场中央相遇了。

张铉双臂灌注了千斤之力,紫阳双轮戟如雷霆万钧般向张须陀横扫而去,这种无与伦比的气势引起四周一片惊呼,他们觉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高手过招,以势论战,张须陀手中大刀还没有和张铉的巨戟相碰,他便已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如对方,但张须陀胜在经验丰富,他迅速判断出张铉一击后的变招,必然是以劈改刺,才符合这种兵器的特点。

战马迅速后退两步,他身体略向后一仰,首先躲过了张铉的雷霆一击。

但他知道张铉这一击不会落空,在张铉巨戟要改变方向的一刹那,这时正是巨戟力量减弱之时,他的大刀一挥,用一种柔劲裹住了张铉的双轮戟,封住了巨戟前刺的力量。

张铉暗吃一惊,张须陀大刀上的柔劲和自己戟卷式是何等相似,要破柔劲,必须用挑刺,但不等张铉变招,张须陀的大刀随即寒光一闪,如一道闪电般劈向张铉,反击的节奏和时机捏拿得分毫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