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安抚民心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张铉率领骑兵队缓缓走进了临淄县城,县城大街上搭满了帐篷,延绵足有数里,在城门两边挤满了焦虑不安的人群,当张铉骑马进城时,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激动的欢呼声。

对于北海的军民来说,主将张铉的到来无疑令所有人都深感振奋,自从他参加张须陀飞鹰军,接连平定了鲁郡、高密郡和东莱郡的匪患,在青州民众的心中,他早已建立了崇高的威望。

在对张金称一战中,张铉力挽狂澜,全歼清河郡的张金称,更使他名扬天下。

百姓心中自然有一杆称,虽然朝廷任命了裴仁基为齐郡通守,节度青州七郡,但在青州百姓的眼中,张铉才是张须陀的继承者,是青州的梁柱,只要有张铉在青州,任何匪患他们都不会惧怕。

如今张铉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怎么能不激动?怎么能不欢呼?

十几名老者奔到张铉面前跪下泣道:“恳请张将军求我们的亲人!”

张铉连忙下马扶起这些老人,县令孙简在一旁低声道:“他们都是从齐郡临邑县逃来难民,家人都被驱赶去了清河郡,他们因年迈被丢下,跟着其他难民一起逃到我们这里来。”

张铉扶起众老人,安抚他们几句,又问孙简道:“从齐郡逃来多少人?”

“到目前为止一共有一万四千七百五十人,主要以临邑和祝阿两县为主,邹平县和高苑县也有不少难民逃来,人数至少占了四成。”

“全部都是来自清河郡的难民?”张铉似乎明白了什么。

孙简点点头,“九成以上都是原来清河郡逃到齐郡的难民,他在齐郡已经没有安全感,所以全部逃到北海郡来。”

张铉和韦云起对望一眼,两人几乎同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齐郡失去安全感,那么历城县的清河郡难民会不会也迁移到北海郡来?

但眼前事情太多,他必须先安抚好难民才考虑别的事情。

……

望着一张张激动的脸庞,张铉快步走上一座木台,向上万民众挥了挥手,四周顿时安静下来。

“所有的父老乡亲们!”

张铉高声道:“去年张金称派三千军队偷袭北海郡,要袭击我们临淄,我们只有五百军队,但就是这五百军队将三千贼军全部歼灭,不管是谁,只要是想来掠夺北海郡,就一定会被迎头痛击,只要有我张铉在,就绝不会让任何财狼踏进北海郡一步!”

“万岁!”

四周民众骤然爆发出一片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无数人激动得泪流满脸,振臂高呼。

后面韦云起暗暗苦笑,将军固然赢得了民心,恐怕这片高呼万岁的欢呼会被有心人用来弹劾张铉。

韦云起不好明言,只得跟随张铉走进了一顶帐篷内。

这是一户从祝阿县逃来的难民,一家六口人,一对老人,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最小的孙女才一岁多,被母亲抱在怀中。

张铉和几名官员走进来吓坏了这家人,他们认出了县令孙简,老夫妻连忙上前磕头,“小民参见县令大老爷!”

孙简连忙扶起他们,笑着给他们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北海郡张将军,你们应该都知道。”

老夫妻顿时又惊又喜,张铉居然来探望他们了,这时,老夫妻的儿子从外面进来,他刚刚也去城门处欢迎张铉到来,没想到张将军居然来自己家了,他欣喜万分连忙上前行礼,在他身后又涌入一群人,都是周围的邻居。

张铉摆摆手笑道:“我来看望一下大家,不用多礼,各位乡亲请坐。”

张铉盘腿坐了下来,十几名民众也不好意思地围成一圈坐下。

“听口音,大家应该都是清河郡人吧!”

虽然隔一条黄河,但清河郡口音和齐郡、北海郡的口音都差不多,不过在北海郡呆久了,张铉也听出了它们之间的细微区别。

众人都笑了起来,“我们确实是清河郡高唐县人,三年前移居到祝阿县。”

“这次祝阿县损失如何?”张铉问道。

一名老者叹了口气,“县城内的民众绝大部分都被强行驱赶回清河郡,不管原来是不是清河郡人,只留下一点点他们认为没用的老弱,然后纵军抢掠全县,值钱的东西都被他们抢走。”

旁边另一个少年补充道:“我们并不住在县城内,而是住在城外,但还是有士兵来驱赶我们,我们只得逃离祝阿县。”

张铉默默点头,估计临邑县也大同小异,他沉思片刻问道:“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大帐内顿时鸦雀无声,这其实也是所有人最关心地问题,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提出来,这时,大帐主人小心翼翼道:“将军,我们能不能——留在北海郡?”

他代表所有人说出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张铉笑了笑道:“想留在北海郡当然没有问题,只是大家不想回自己家乡吗?”

所有人都摇头,老人又叹息道:“谁不想回家乡,但家乡战乱不停,又来了一个比土匪还要凶残的王将军,谁还敢回家?我们只想平平安安地种地过日子,现在连齐郡也不安全了,只有在北海郡才能找到一点安全感,恳请将军收留我们!”

“恳请将军收留我们!”所有人都跪下向张铉恳求。

张铉点点头,“各位放心吧!北海郡有土地给大家耕种,就算北海郡人满了,还有东莱郡和高密郡,总之,一定会给大家一口饭吃。”

……

张铉又去看望了几户难民,这才返回县衙,安置这些难民也是头疼之事,需要大量粮食,连备用的军队帐篷也拿了出来,当然,住帐篷只是临时过渡,粮食也可以从黎阳仓发来的军粮中调济,关键是土地,临淄已经人满为患,再呆在临淄县已经不可能了。

“将军!”

韦云起缓缓道:“这个问题我考虑过,可以安排他们去寿光县,我之前去寿光县视察过,那边县城比较完整,房舍只要稍微修葺就可以居住,而且寿光人口最少,只有一千多人,至少可以接受两三万人口。”

旁边孙简也道:“其实千乘县和博昌县几乎都是空城,也可以安置。”

张铉点点头,可以安置的地方确实很多,都昌县、北海县、营丘县、下密县、临驹县等等,只是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县城,他想了想对韦云起道:“先安置在寿光县,如果人口再增加,我们再考虑别的县。”

“还会有难民逃来吗?”孙简担心地问道。

“应该还有!”

韦云起笑道:“不过不是逃来,而是迁移过来,王世充把清河郡人都吓怕了,齐郡已经不安全,生活在齐郡的清河郡人都会陆续离开齐郡。”

张铉对孙简道:“孙县君先去安排难民的粮食供应吧!每家稍微加一点,我很快就会派人运粮食过来补充。”

“属下遵命!”孙简行一礼便匆匆去了。

把孙简打发走了,内堂上只剩下张铉和韦云起两人,张铉期待地对韦云起笑道:“先生不觉得这是一次机会吗?”

韦云起明白张铉的意思,他捋须沉吟一下说:“确实是一次机会,如果处理得好,北海郡至少能增加十万人口,这对北海郡的元气恢复相当有利,只是不能做得太明显,引起裴帅的警惕就不太好了。”

张铉负手走几步,心中平衡这件事的利弊,考虑了片刻他回头对韦云起道:“我还没有对先生说吧!裴帅没有回齐郡,他直接进京请罪去了,现在齐郡那边由贾务本和秦琼主管。”

韦云起这才恍然,他想了想笑道:“但将军还是不能做得过于明显。”

“我知道,我会用一种暗示语言告诉齐郡的清河郡人,北海郡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让他们迁移来北海郡,只是——恐怕要和王世充翻脸了。”

张铉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既然王世充敢过河抢人,和大家撕破脸皮,那就休怪他张铉不讲情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