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局势威迫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梁郡也就是今天开封至商丘一带,在中原的重要性仅次于河洛地区,五万瓦岗军势如破竹,短短十天内便占领了济阴郡和东平郡,数千隋军望风而逃。

瓦岗军也得之迅猛扩张,从出征的五万人迅速扩张到八万人,尤其攻下东平郡后得到大量的兵甲军械,使瓦岗军的装备立刻变得精良起来。

瓦岗军马不停蹄,在大将军翟让的率领下如旋风般南下,席卷梁郡,仅仅三天后,五万瓦岗军将梁郡郡治宋城县团团包围。

宋城县有五千守军,主将名叫祝青云,官任虎贲郎将,但祝青云并不是直属于朝廷,他的上司是兼任荥阳通守的郇王杨庆。

杨庆手下有精兵三万余人,其中两万人镇守荥阳郡,属于东都洛阳的外围军队,另外一万两千军队分别驻扎东郡、东平郡、济阴郡和梁郡,梁郡是除了荥阳郡外最大驻兵重地,有军队五千人。

此时宋城县内士兵虽然乱成一团,但宋城县的民众却出奇的平静,就在几天前宋城县还爆发一场抢米风潮,被军队镇压,十几个带头人被公开处斩。

大街上各外安静,已经延续数月的大旱让梁郡民众也为之筋疲力尽,斗米已涨到八百钱,家家户户不得不节衣缩食熬过这次灾荒。

但这只是本地民众的自救,对于十几万从梁郡各地逃来饥民,斗米八百钱无异于杀人劫财,饥民们卖掉微薄的家产,甚至卖儿卖女,只是为了得一口活命的粮食。

所以当瓦岗军骤然杀来时,隋军吓得手忙脚乱,但本地民众和饥民们却没有多少同仇敌忾,相反,很多人都希望瓦岗军能破城,能够打开官仓赈济灾民。

城头上,祝青云望着城外通济渠两岸一眼望不见边的瓦岗大军,他心中焦虑万分,宋城是一座大城,城池周长达三十里,六座城门,至少需要数万人才能完全防御,而他手中的五千人根本就不够防守,维护治安还差不多。

旁边梁郡太守何赞看出祝青云的忧虑,便安慰他道:“我已经派人向江都八百里加急报信,梁郡是圣上返程的必经之路,相信圣上一定会派兵反击,我们只要能坚守六七天,援军肯定会赶到。”

祝青云苦笑一声,居然还要自己守六七天,只要瓦岗军大举攻城,自己一天都守不住,不过似乎瓦岗军并没有准备攻城武器,他们就地制造攻城武器,或许他们还有两三天的时间。

“指望朝廷是来不及了,看看最近的杨义臣是否能出兵援助我们,我也派人去向杨义臣求救了,但愿他还能赶得上。”

说到这,祝青云又对何赞道:“另外我想提醒一下何使君,最好能开仓放粮,赈济灾民,我现在的兵力已经无法维持县城秩序了,一旦饥民再闹事,恐怕事情就会闹大了。”

何赞满脸愁云道:“郡仓里一共只有不到两千石粮食,哪里够赈济灾民?如果赈济了灾民,本地民众怎么办?”

何赞作为一郡太守,他当然不希望发生民变,他又小心翼翼道:“汴水仓倒是有几万石粮食,不知道将军——”

“绝对不行!”

祝青云顿时脸色大变,按住剑柄厉声喝道:“汴水仓是兵部直属粮仓,虽然在宋城县内,但那是骁果军的军粮,谁敢擅自开仓?”

或许是觉得自己态度过于严厉,他又缓和一下语气东安:“何使君就别开玩笑了,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开汴水仓。”

何赞叹了口气,“如果瓦岗军攻克宋城县,这些粮食一样保不住,还不如先藏之于民,免得被瓦岗乱匪夺走。”

祝青云沉思片刻,还是坚决地摇了摇头,“我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军队粮仓不准用于赈济灾民,这是天子的旨意,我不敢违抗,请使君见谅!”

说完,他转身快步走下城去,何赞望着他的背影走远,不由摇了摇头,低低叹息一声,从祝青云始终不肯抗旨来看,一旦城破,祝青云肯定会立刻撤军,不会和贼兵死战,就把几十万宋城民众扔给瓦岗乱军了。

……

宋城县城北一带是十几万饥民的聚居之地,这一带地势开阔,有社庙、有校场、有学校,但此时所有的空地都挤满了从梁郡各地逃来的饥民,他们用木皮、草石和泥土搭建最简陋的破棚子,忍饥挨饿,盼望着赈灾。

他们唯一的食物来源是一些大户人家在街头赈粥,或者是抓老鼠、剥树皮充饥。

在社庙阴暗的左厢房内,一堆火正忽明忽暗地燃烧着,不断有人向火中扔一两块柴禾,在靠西面坐着一个身材瘦小的白发老者,专注盯着火堆出神。

在老者两边,十几个男人围成了一圈,他们正在商量抢粮方案,这十几人都是各县饥民推选出来的代表,这是他们第三次聚会了,因为很多人家都已经断粮,粮食危机已经到了再也无法忍受的程度。

“老林,你今天去官仓修墙,官仓内有多少粮食?”老者问一名中年男子道。

中年男人嘶哑着声音低声说:“官仓粮食不多,我估计最多两千石,远远不够我们养活家小,还得去汴水仓。”

“可汴水仓驻兵太多了!”

“不!不!不!”

中年男子连忙摆手,“我已经确认过了,汴水仓大门附近只有不超过五十人的守军,城内巡哨士兵也没有了,所有的官兵都上了城,这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

“林大哥说得对!”

另一个稍微年轻的男子道:“如果我们再不下手,一旦瓦岗军进了城,汴水仓粮食都会变成军粮,就轮不到我们了,我们必须尽快行动!”

这时,十几人的目光都向中间的老者望去,老者名叫蒋百里,他的儿子是前几天抢粮事件的领头人,不幸被官兵所杀,给了他沉重的打击,不过他才是饥民的头领,在饥民中有很高的威望。

蒋百里缓缓道:“就怕我们被监视了,一旦我们出动,官兵立刻会赶来镇压。”

声音嘶哑的中年男子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大叔,我们再畏手畏脚,就要饿死人了!”

“对!横竖都是一死,不如抢粮而死,让我们家人能活下去。”

旁边十几人群情激昂,用拳头捶打地面,恨不得马上就动手,蒋百里摆摆手,“大家听我把话说完!”

厢房内再次安静下来,十几双眼睛都注视着蒋百里,蒋百里不慌不忙道:“我不是说不去抢粮,只是要商量一个策略,怎么抢才有利?让官兵无法来对付我们,大家明白吗?”

众人都沉默了,蒋百里看了一眼众人,又继续道:“既然瓦岗军在外面围困,只要让瓦岗军知道城内发生了变故,我想瓦岗军会趁机攻城,官兵就无法顾及我们了。”

“大叔是说,让我们出去送信吗?”

“送信倒没必要,瓦岗军也不会相信我们,我是说要在城内造声势,比如一把火把郡衙和佛光塔烧了,冲天大火肯定会引起瓦岗军注意,说不定他们就会开始攻城了。”

“大叔说得有道理,郡衙和佛光塔离汴水仓比较远,很可能会把官兵引过去,这是一个好办法!”

蒋百里点点头又道:“关键要快,这次抢粮,男人冲上去,女人在后面接应,老人和孩子就不要参与了,最后粮食大家都有份,各位接受吗?”

这也是很关键的一点,否则抢不到粮食孤儿寡母会饿死,众人商量一下,都纷纷表示赞同。

“大叔,什么时候动手呢?”声音嘶哑的男人问道。

蒋百里向众人望去,见所有人眼睛里都露出渴望的神色,他便笑道:“既然大家都等不及了,那就今天晚上动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