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明谋暗算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就在隋军从蒙阴堡秘密撤军不久,一支约八千人的隋军也迅速离开东安县,向西南方向进发,目标明确指向王薄的老巢颛臾县。

夜色中,隋军行动迅速,最前面是五百骑兵,后面则是队伍整齐的隋军步兵,没有辎重后勤车队,每个士兵都背着干粮袋,无声无息地行军,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掉队,月色中士兵的盔甲映照着冷光,一根根扛在肩头的长矛冷光闪闪,队伍显得格外的杀气腾腾。

这是隋军主力出战,可以在中间位置看见隋军主将张铉,前面骑兵中还有裴行俨,后军还有拿着大铁枪的尉迟恭。

就在隋军离开东安县不久,便立刻被埋伏在东安县附近的贼军探子发现,包括孙宣雅的探子和王薄的探子,他们立刻用鹰信将这个重要情报发回老巢。

两只雄鹰在空中展开翅膀飞翔,分别向颛臾县和费县飞去。

王薄自从北上偷袭大败,损失上万人后,他彻底无声无息了,王薄原本有两万军队,自以为可以靠这两万军队打下一方领地,自立为诸侯,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竟然会失败,损失了他最精锐的一万士兵,逃出残军不足千人。

此时王薄手中只剩下一万人,这一万人都是本地招募的青壮,训练不足,战斗力较弱,而且军心也开始不稳定了,鲁郡惨败的恶果开始逐渐浮现,士兵中竟然出现逃亡现象,这让王薄焦虑万分。

他开始考虑离开琅琊郡,去别处发展,但中原战事同样激烈,他原计划投奔瓦岗,可现在也变得不现实了。

但狡兔须有三窟,王薄不可能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就在他败逃回颛臾县不久,他便派自己的大舅子徐顺明率军三千进入隋军力量薄弱的鲁郡,将自己家人送去靠近曲阜的防山新山寨,那是他早已准备好的退路,一旦颛臾县守不住,他将立刻撤回鲁郡。

王薄最大的希望就是隋军先攻打孙宣雅,给他一点喘息之机,让他能够有时间转移最后的一部分物资钱粮,能够训练军队,时间对他而言极其宝贵。

但往往天不遂人愿,就在王薄暗暗祈祷隋军先攻打孙宣雅之时,他得到了东安县探子发来的紧急鹰信,一支近万人的隋军正快速向颛臾县杀来。

大堂上,王薄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鹰信从他手中飘落下地,他直勾勾地望着前方,仿佛被雷击一般,整个人变成了一座雕塑,他已经万念皆灰。

“大王!大王!”

他的心腹大将刘浩春劝道:“事已至此,不如紧急思量对策,或许我们能顶住这一劫。”

王薄终于缓过魂来,他长长叹了口气,“悔不该冒险出兵齐郡,导致我精锐丧失殆尽,现在城中只有七千人,士气不振,战力薄弱,让我怎么抵挡得住隋军的大举进攻?”

“大王,或许隋军带的粮食不足,我们只要坚守城池,待隋军粮尽,他们自然会退兵。”

王薄却摇了摇头,“如果新泰县不丢,我们或许会有这个机会,但新泰县也丢了,隋军一定会从新泰县运粮南下,这个问题张铉怎么可能想不到?”

话音刚落,一名士兵奔到堂下禀报:“启禀大王,新泰县传来消息,一支粮队已经从新泰县出发,向我们颛臾县方向进发。”

王薄脸上露出苦涩的笑意,对刘浩春道:“看见没有,隋军粮食补给已经出来了,他们从东安县出发不带辎重,只是为了快速行军,真正粮食补给却是在新泰县,我所料不差。”

“那卑职愿意领一支军去伏击粮队,只要卑职伏击成功,隋军只能撤军!”

“你想得太简单了!”

王薄冷笑一声道:“你想得到,难道张铉想不到吗?他会重蹈裴仁基的覆辙?你去伏击粮食,只会反被隋军截击,正遂张铉之意。”

刘浩春低下头不敢吭声了,王薄负手走了几步,决然道:“如今之计,只有用围魏救赵之策,让孙宣雅出兵进攻蒙阴堡或者东安县,张铉才可能撤军,解我颛臾县之危。”

“可是……”

刘浩春很无奈道:“恐怕孙宣雅还在为我们偷袭齐郡一事恼火,不肯出兵相助,而且卑职觉得他似乎也希望隋军先攻打我们。”

“这倒不会,唇亡齿寒,我若被灭了,对他孙宣雅也不是好事,我还可以撤往鲁郡,他又能撤到哪里去?这个道理我相信孙宣雅也明白,不过……”

王薄也知道自己偷袭齐郡一事惹恼了孙宣雅,光凭一封信确实难以平息孙宣雅心中的不满,也罢,舍不得孩子打不了狼,王薄很清楚孙宣雅一直想要自己的爱妾黄美娘,就把黄美娘送给他。

想到这,王薄立刻写了封信,找来自己的亲兵队正,把信交给他,又嘱咐他几句话。

亲兵点点头,立刻去了。

半个时辰后,五十名王薄的亲兵护卫着一辆马车疾速向西驶去,马车里正是王薄心爱的小妾黄美娘,为了让孙宣雅出兵,王薄也豁出去了。

次日下午,隋军主力抵达了颛臾县,但他们并没有立刻发动进攻,而是在距离颛臾县五里外构筑大营,他们似乎是在等新泰县的粮车到来。

……

费县,就在王薄得到隋军出兵消息的同时,孙宣雅也得到隋军出兵颛臾县的消息,顿时让他暗暗松了口气,当然,攻打颛臾县确实是顺理成章,张铉在鲁郡全歼王薄的精锐主力,又顺势拿下了新泰县。

此时正是王薄最虚弱之时,张铉不去打王薄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了,只是王薄必然会向自己求救,他该怎么办?孙宣雅一时间也拿不到主意。

就在孙宣雅踌躇难定之时,他兄弟孙志安来到堂下,躬身道:“大哥还在为隋军出兵颛臾县烦恼吗?”

孙宣雅苦笑一声,“二郎有什么看法?”

孙志安走上堂,对孙宣雅道:“既然大哥也知道唇亡齿寒,为何不趁机攻打蒙阴堡,拿下这个心腹之患?”

孙宣雅叹口气,“我只是想不通隋军为何从蒙阴堡撤军?我觉得这里面有点蹊跷,既然隋军要攻打颛臾县,那应该加强蒙阴堡的防御才对,怎么会反而减少驻军?有点不合常理啊!”

“或许这就是张铉的疑兵之计,让大哥觉得不合常理,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不太可能!”

孙宣雅摇摇头,“这种疑兵计太冒险,张铉没必要冒这个险。”

孙志安沉默片刻,“大哥不觉得这次张铉出兵颛臾县很仓促吗?”

“你为什么这样说?”

“我感觉张铉并没有完全准备好,他连骡夫都没有找全,就开始发动攻势了,我感觉他有速战速决之意。”

孙宣雅还是没有想通兄弟话中意思,他眉头微微一皱,“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哥,我是想说,张铉很可能兵力不足,他从蒙阴堡撤军回去,很可能是军队回调北海郡和齐郡了,大哥忘记王世充了吗?”

孙宣雅猛然醒悟,“你是说,王世充又要趁机掠夺齐郡和北海郡了吗?”

“我正是这个意思,既然隋朝皇帝没有处罚王世充,就等于默许了他的行动,以王世充的贪婪,这次张铉南征,裴仁基又去打瓦岗军了,齐郡和北海郡空虚,王世充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再次南下掠夺,所以张铉才仓促出兵颛臾县,他是想灭掉王薄,给朝廷一个交代,然后他就会撤军北归了。”

孙宣雅负手在大堂上来回踱步,他心中很激动,如果真是这样,张铉就无法攻打自己,他心中开始活跃起来,原来的疑虑也渐渐消失了,自己居然把王世充这个重要因素忘记了,难道张铉偷偷从蒙阴堡撤军,一定是回防北海郡了。

“大哥,我们真的可以攻打蒙阴堡,机会难得!”

孙宣雅沉思片刻,冷冷道:“先不急,看王薄怎么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