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初为人妇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天还没有大亮,卢清便悄悄起身了,一夜缠绵,她也从一个清丽绝伦的少女变成了年轻少妇,连发型也由双环髻改成了隋朝上层社会极为流行的坠马髻,服饰也由少女时代双臂缠帛换成了肩帔长裙。

但变化最大的还是她的身体,她很清楚地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但这个羞于启齿,她只得默默接受了从少女到少妇的转变。

卢清坐在小桌前喝一碗银耳粥,她终于恢复了一点精神,两个丫鬟阿圆和梨香站在她身后不约而同地悄悄打量主人的变化,两人心中都忍不住暗暗偷笑,她们两人昨晚睡在洞房外间,清晰地听见了房间里折腾了一夜,她们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梨香!”卢清吩咐一声。

梨香顿时反应过来,立刻答应,“姑娘……不!夫人有什么吩咐?”

听到夫人这个称呼,卢清的俏脸不由一阵发热,但事实已是如此,她只得尽量去适应自己的身份。

“明天我们就要起身南下,你去把管家请来,我有事情要吩咐他。”

“夫人稍候,我马上去找来。”

梨香快步去了,卢清这才悄悄瞪了阿圆一眼,咬着嘴唇道:“死丫头,你在偷笑什么?”

“没有啊!”

阿圆强忍住笑道:“我是在观察姑娘,不!观察夫人的变化。”

“那你说我有什么变化?”

“说不上来,好像感觉胖了一点点。”

“胖了?”

卢清笑骂道:“你这个死丫头,眼睛变横了吗?居然说我胖了。”

“也不是!或许是因为服饰、发式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反正就觉得有点胖了。”

“哎!”

卢清叹了口气,“明天就去江淮了,本来应该回娘家的。”

“夫人不去陪陪将军吗?”

“我得把事情安排一下,昨晚他给我说了那么多,他要当甩手掌柜了。”

卢清昨晚只睡着一会儿,她和夫郎不仅是恩爱,还讲了一大堆事情,竟让卢清有了一种危机感。

这时,管家徐天匆匆赶了过来,跪下磕头道:“小人徐天参见夫人!”

卢清笑道:“徐管家起来,以后不要磕头了,我不喜欢。”

“小人明白,将军也不喜欢,但第一次总要行大礼。”

“徐管家,府中一共有多少人?”

“回禀夫人,连我一共二十二人,阿圆和梨香姑娘不算。”

“月钱都是按月发吗?”

“回禀夫人,这个还没有定下来,坦率地说,我们至今还没有见过月钱。”

“这可不行,大家都要养家糊口,你算一算,大家来了多久了,我先把欠的月钱补给大家,然后再按月发,年底另外还有年钱,具体给多少钱,我想每月不低于十贯钱吧!”

徐天吓了一跳,“夫人,这太多了,我们都是卖身为奴的,只有一点点月钱,不能和外面人一样,普通下人一般最多也就三贯钱,京城大户人家都是这个规矩。”

卢清摇摇头,“规矩是人定的,将军昨晚告诉我,按照南市商铺的工钱来付下人月钱,管家按照大掌柜算钱,每月三十贯,下人最低十贯,用开皇钱支付,其实我们卢家也不低,阿圆一个月也有六贯钱。”

“夫人的恩情,我们感激不尽!”徐天由衷地感激道。

“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安排一下,明天一早我就要随将军南下江淮,你问一问府中人,愿意和我们一同南下,可以一起走,如果不想南下,那就留在京城看宅。”

“这件事将军前天也提过了,大家基本上都愿意跟随将军和夫人南下,另外,我会安排两三个人留下来看宅。”

“那就好,让大家赶紧收拾吧!明天天不亮就要出发了。”

……

今天卢清第一次当家,虽然略有点紧张,但她还是把事情处理好了,府中上下都在忙碌地收拾物品,准备跟随主人南迁江淮。

卢清又回到洞房,但刚一进屋便被夫婿拉进了百子帐中,吓得她连忙拉住衣裙,“不行!不行!天已经亮了,大家都起来了,夫君别再胡闹。”

“这怎么是胡闹!”

张铉笑道:“我不辛苦一点,怎么生儿育女?”

卢清俏脸蓦地绯红,想到要和夫君生儿育女,她心中又涌起一股甜蜜,她搂住丈夫脖子,在他耳边悄声道:“晚上再和夫君想想怎么生儿育女,白天不行。”

张铉哈哈大笑,亲了亲她的俏脸,“那白天我们做什么?”

“事情可多了,我可是夫人了,要定一定府中的规矩,要盘算一下家里的财产,要考虑午饭和晚饭吃什么,还要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出发,我今天估计会忙得半死。”

张铉见自己娇妻开始像个小妇人一样开始唠唠家务,心中着实喜欢,他顶着她额头低声问道:“昨晚拜了堂,心中欢喜吗?”

卢清有点羞涩,但还是点了点头,她想想又道:“夫君,陪我去后花园走走吧!我想想看看咱们家是什么样子?”

“说得是啊!夫人居然不知道自己家什么样子,太不像话了。”

“那我们快走!”

卢清拉着张铉的手钻出百子帐,两人快步向后花园跑去,只听卢清银铃般的笑声在后宅回荡,阿圆和梨香正在房间里收拾衣物,听见笑声传来,两人一起探头向后窗外望去。

后窗外正对后花园竹林,只见竹林幽深处,那两人正拥抱在一起热烈亲吻,吓得阿圆和梨香同时蹲下,两人吐了一下舌头,都忍不住捂着嘴吃吃地笑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如胶如漆般的嘴唇才慢慢分开,卢清满脸通红,娇嗔着白了他一眼,“整天就想着欺负人家,还让不让我看看花园了?”

“保证不欺负了。”

张铉挠挠头,指着前面的亭子笑道:“我们上亭子去看看,那里视野更广一点。”

卢清点点头,跟着张铉向假山上快步走去。

……

次日天不亮,十几辆马车满载各种物品离开了张铉的府邸向上东门外驶去,虽然大部分家人都愿意跟随张铉去江淮,但一起走不太现实,二十几名下人分成两批南下,七八名丫鬟跟着夫人第一批出发,半个月后,管家徐天再带领另一批下人南下。

他们并不是乘坐马车直接南下,而是到城外的黑龙潭上船,乘船前往通济渠,和驻扎在荥泽县的两万大军汇合,大军再走通济渠南下江淮。

马车在二十几名骑兵护卫下缓缓驶出了洛阳城。

马车内,卢清默默注视着被晨曦笼罩着的洛阳城,今天是她新婚第三天,今天应该返回娘家,但她却随夫君离开了洛阳,连和家人告别的时间都没有,卢清心中多少有点伤感,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和家人相见了?

“夫人,将军说还会回来述职,我觉得我们冬天或许就会回来,最迟明年春天也会回来。”阿圆在一旁安慰主母。

卢清笑了笑,“其实回不回来也没有关系,洛阳和我们关系也不大,又不是离开涿郡,只是应该和家人告别一下,其实想想也没什么,他们知道我今天要离去,而且二哥也要去江淮。”卢清安慰自己。

“夫人,我们具体是去哪里?”坐在角落里的梨香小声问道。

“我们是去江都,知道吗?”

梨香点点头,“我有个舅舅在江都,听他说那边不比洛阳差。”

“是啊!那边很热闹,也很安全,而且冬天也比洛阳暖和……”卢清望着车窗外,此时她的心已经飞去了遥远的南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