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刘氏盛公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各地从大业七年开始大规模造反,第一个阶段以杀戮和抢掠为主,象王薄、张金称、卢明月、刘霸道等等乱匪都心狠手毒,杀人如麻,对社会的破坏性极强。

当第一波造反被扑灭,造反进入第二个阶段后,不少乱匪都懂得了放水养鱼的道理,减少了杀戮,改为剥削劳力,收取赋税,以维持自己的长远统治。

孟海公也属于这种类型,在东海郡当了几个月的太守,倒使他明白不少事理,更重要是徐州各地官仓粮食颇多,他夺取徐州四郡后,粮食得到了极大的补充,没有必要再继续掠夺民财,使社会在很大程度上没有陷入动荡。

彭城县的房屋建筑和孟海公占领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基本上保持了原样,不过气氛明显变得肃杀了,战争的气息弥漫着大街小巷。

街上行人稀少,一队队左臂扎着红巾的巡哨士兵列队在街上巡逻,城门前站满了士兵,每个进城之人都要被严格盘查,严防隋军探子进入城内。

但对于经验丰富的探子,这种盘查也并没有什么意义,这天中午,一支由十几匹骡子组成的小商队抵达了彭城县。

这支商队便是张铉派出的隋军探子,为首之人正是斥候偏将沈光,只是在商队中他扮作一个伙计,而临时的领队是一个五十岁的矮胖商人,他叫做阎寿,确实是一个药材商人,除了他以外,其他四个伙计都是隋军探子。

阎寿是下邳人,走南闯北几十年,经验十分丰富,大风大浪也经历了很多,这种进城对他而言只是小事一桩。

“站在!”

他们刚到城门口,便被士兵喊住了,一名贼军校尉走上前喝问道:“是哪里人,来彭城县做什么?”

阎寿连忙点头哈腰道:“小人是下邳人,从江都过来送一批药材。”

“药材?”

校尉走上前捏了捏麻袋,回头一招手,“过来检查!”

一群贼军士兵冲了上来,阎寿连忙将一小锭黄金塞进校尉手中,低声道:“小本生意,烦请军爷多多关照!”

黄金只有二两,这也符合他的生意规模,校尉捏了捏黄金,笑着对士兵们道:“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别把货物弄坏了。”

士兵们仔细搜查药材,这时,贼军校尉走到沈光面前,打量他一下道:“看样子好像练过武?”

沈光身材中等,谈不上魁梧,但很矫健,几名士兵也是特地选的精瘦类型,沈光躬身行礼,“启禀军爷,兵荒马乱,不练一点武,很难吃这碗饭。”

“这倒也是啊!”

贼军校尉心中还是有点怀疑,他转身装作走开,却猛地回头一拳向沈光肩膀打去,沈光从他转身的动作,便猜到对方会有回马枪,他也不躲闪,硬生生挨了贼军校尉一拳,又装作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一脸惊惶失措的样子。

校尉点了点头,身手很一般,他心中疑虑消除了,这时,士兵们上前禀报,“启禀校尉,已经搜查完毕,没有违禁之物!”

校尉一挥手,“进城吧!”

“多谢军爷关照!”

阎寿连忙招呼几个伙计把东西收拾好,赶着骡子进城了。

走进县城,阎寿顿时长长松了口气,对沈光低声道:“知道吗?刚才那个贼将已经有点怀疑你了。”

沈光点点头,“我知道,但我能应付!”

“也是运气不错,下一步我们去哪里?”

沈光倒不急着做事,笑道:“先找一个客栈住下再说。”

“我知道一家客栈非常不错,每次我都住那里,干净舒适,大家随我来。”

阎寿带着众人向县城中快步走去,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

……

沈光一行人在客栈中安顿好,他便带着一名随从离开客栈,来到彭城最有名的霸王台前,霸王台其实是一座二十几丈高的小山丘,山上有一座西楚霸王项羽的点将台而得名。

霸王山下有座占地八十余亩的大宅,这里便是彭城郡望族刘氏家族府宅,由于彭城郡是汉高祖刘邦的故乡,因此彭城刘氏实际上是汉族皇族后嗣,只是现在为隋杨时代,皇族只有一个,也没有人提这个渊源了。

尽管辉煌已去,但彭城刘氏依旧是彭城郡的第一世家、第一豪门,世家是指它名望在本郡最大,在朝廷和地方都有子弟为官,加之门生无数,彭城郡至少有四个县的县令或县丞是刘家门生。

而说它豪门则是指它的财富巨万,在沛县、丰县拥有五千顷上田,另外还有各种店铺四十余处,在京城也有一栋族宅。

所以沈光进入彭城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拜访刘氏家族,他知道刘家无论如何不会出卖自己,这种家族家大业大,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跑得掉和尚跑不了庙,所以他们会出钱出粮支持孟海公,同时也会支持隋军反攻彭城郡。

沈光来到刘府门前,刚走上台阶,迎面走来一个中年管家,“你找哪位?”这名管家上下打量一下沈光问道。

沈光笑着拱拱手,“请问刘盛公老家主可在?”

彭城刘氏家主叫做刘杰,但大家都尊称他为盛公,所以叫他刘盛公也是一种尊称。

“我家老爷在,可你是……”

沈光笑着取出一张拜帖,递给管家,“请把帖子交给你家刘盛公,他肯不肯见再说。”

管家瞥了一眼帖子,上面居然写着‘兵部尚书’四个字,吓了他一跳,连忙道:“请稍候,我这就去禀报老爷!”

管家拿着帖子匆匆进屋了,不多时,他满脸疑惑地走了出来,抱拳道:“这位公子,请随我吧!”

沈光当然知道他会疑惑,他贴子上写的是兵部韦尚书,实际上兵部哪有韦尚书,只有卫尚书,这是一种技巧,既可以见到想见的人,又能防止管家这类中间人知道真相。

沈光跟随管家进了刘府,一路来到了贵客堂的小院里,管家在门口道:“老爷,他来了!”

“请他进来!”

沈光走进了客堂,只见一个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的老者坐在桌案前,在他两边靠墙处各站着两名带刀家丁,目光凶狠地注视着沈光。

沈光看见老者额头上有一道醒目的刀疤,这便可证明了老者的身份,彭城刘氏家主刘盛公。

沈光一言不发,又取出一张拜帖递给他,刘盛公看了一眼拜帖,顿时一惊,连忙摆摆手,“你们退下!”

四名家丁退了下去,老者站起身向内堂一摆手,“沈将军请到内堂说话。”

第二张拜帖才是沈光的真实身份,江淮招讨使帐下武勇郎将沈光,刘盛公这才明白是张铉找自己,他心中有点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在内堂分宾主落坐,沈光确认自身安全,这才取出一只信轴,递给了刘盛公,“这是我家将军递给老家主的亲笔信,请过目。”

刘盛公慌忙接过信,诚惶诚恐看了一遍,这才轻轻松了口气,眼中却露出羞愧之色,他叹息一声对沈光道:“张将军宽宏大量,能理解我们这些地方世家的难处,但凡能有一点选择,我们都绝不会和盗贼为伍,实在是没有办法,为了家族的生命安全,只能一些违心之事。”

“请老家主放心,我家将军一向待人宽仁,我们一直在青州和江淮剿匪,实在很了解世家的难处,莫说彭城刘氏,就连清河崔氏也不得不和张金称虚与委蛇,我们也相信刘氏家族的底线,所以我才敢上门求见家主。”

刘盛公点点头,“难得沈将军,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要准备攻打孟海公?”

“确实有这个计划,也正在实施,我们已屯兵淮河,只是对孟海公的情报不了解,所以我才上门请家主帮忙。”

刘盛公暗暗松了口气,如果是让他做别的事情,他或许还有点害怕,可如果只是要情报,那简直易如反掌,他的风险也不大。

刘盛公欣然笑道:“不知道张将军想了解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