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纤纤第一次出现在虞家,这当然又是虞家“惊天动地”的大事。别说大姐颂萍和大姐夫黎鹏远赶回来了,二姐颂蘅和二姐夫何子坚赶回来了,连佩吟都被虞太太电话召来。整个晚上,虞家热闹得像是在过年,就差没有放爆竹了。那一向被虞家三姐妹戏称为“傻小子”的虞颂超,算是因纤纤而出了一次大大的风头。

纤纤是刻意妆扮过的,在奶奶和吴妈的双重好意下,第一次去男家不能穿得太素,她穿了件淡粉红色镶银花边的洋装,衣裳是最流行的宽松型,正好掩饰了她的瘦弱,而且增加了她的飘逸。长发自自然然地垂着,发际,戴了朵小小的粉红色缎带花。腰上系着银色的带子。她不肯化妆,最后,只勉强地抹了点胭脂。尽管如此,她仍然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她坐在虞家那宽大的客厅里,在满屋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中,她就是那么光彩夺目,那么与众不同,那么自然而然地成为所有目光的焦点。

虞太太面对着纤纤,是越看越高兴,越看越惊奇,越看越得意,再抬头看看颂超,虽然“儿子是自己的好”,她也不能不承认,和纤纤相比,儿子硬是被比下去了。纤纤好脾气地,温驯地,不慌不忙地,从从容容地坐在那儿,只是笑,对每一个人笑。在淡淡的娇羞中,仍然带着种满足的,欢欣的喜悦。她那么天真,那么稚嫩,竟连掩饰自己的感情都没学会。

“哦,纤纤,”虞太太热烈地说,“咱们家的颂超是个傻小子,他假若对你有什么不周到,你可别认真,你看到了吗?咱们家的女人最多,联合起来,一人骂他一句,就有他受的!”

“妈!”颂超抗议了,“人家纤纤是第一次来我们家,你就把我们家那群娘子军搬出来干吗?我告诉你吧,纤纤是不会参加你们来欺侮我的!”他直望着纤纤,问,“纤纤,你会吗?”

纤纤笑了,轻柔地说:

“我为什么要欺侮你呢?”

“瞧!”颂超大乐。“我说的吧!”

“嗯,”大姐颂萍开始连连点头,眼光就无法从纤纤脸上移开。“老三,你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大概是傻人有傻福!我才不相信你凭自己的本领,会追上纤纤,我看呀,八生是佩吟帮你的忙!”

佩吟和赵自耕的恋爱,在虞家早已是个热门的话题,佩吟自己,就被虞家三姐妹“审”了个详详细细,她常无可奈何地叹着气说:

“我看,你们三姐妹的好奇心,可以列人世界之最里面去!”

现在,颂超被颂萍这样一说,可就急了,一面大呼冤枉,一面就冲着佩吟问:

“是你帮忙的吗?佩吟,你说说看!”

“说实话——”佩吟坦白地说,“我只介绍他们认识,以后的发展,与我全然无关!”

“你们瞧!你们瞧!”颂超又得意了。“全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花招’,哈!”他忽然大笑,因为“花招”两个字与事实不谋而合,他越想越乐,又抓头,又笑,大发现似的嚷着说,“我这才知道,‘花招’两个字的典故从哪儿出来的了!”他望着佩吟,“你是学中国文学的,是不是以前也有我这么一个人,用‘花招’赢得了美人归……”

“噢,”颂蕊喊,“老三,你别乐极而忘形,什么花招不花招的,我看你越来越傻乎乎的,真不知道纤纤看上了你哪一点?”

“你问纤纤好了!”颂蘅说。

谁知,颂超真的走到纤纤面前,坐在地毯上,他直视着纤纤,一本正经地问:

“纤纤,我家的娘子军都要知道,你到底看上了我哪一点?你就告诉她们吧!”

这一来,纤纤是不能不脸红了。她羞红了脸,低下了睫毛,用手卷弄着裙边,嘴角还是含着笑,就不肯说话。佩吟看不过去,走过去,她在纤纤身边坐下来,用手揽住了纤纤的肩膀,瞪着颂超,笑着骂:

“傻瓜,你也跟着你家的娘子军起哄吗?”

“可是,”颂超正正经经地坐着,倒是一脸的真挚和诚恳。“我并不是完全帮老四问,我自己也有些迷糊,我总觉得,命运未免待我太好,我真怕纤纤以后发现,我是一文不值的,所以,我也想问问她,到底喜欢我哪一点!”

“你真浑哪!”佩吟说,“这种问题,你不会在私下和纤纤谈吗?一定要她在大庭广众里招出来吗?”

“大家都听着,比较有人证!”

“有人证!”佩吟又气又笑,“我看你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是和赵家太接近了。”

“怎么说?我听不懂!”颂蘅问。

“有什么不懂的,完全律师口吻嘛!”佩吟说。

大家都笑了,笑完了,颂蕊这家中最小的一个“小姑子”,就不肯饶掉纤纤,又绕到老问题上来,她逼视着纤纤,一迭连声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