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选择权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番外之选择权

吃早饭的时候,曲珂突然问:「老爸,你和任叔叔现在算什么关系?」

曲同秋一口煎蛋噎在喉咙口,半天才咽下去,还是涨得脸红脖子粗,讷讷道:「呃,你问这个干什么。」

曲珂瘪了一下嘴:「我总该有权利知道他会不会是我的新‘妈妈’啊。」

「……」

「老爸,都这么久了,你不会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吧?」

虽然清楚同一屋檐下,女儿不可能觉察不到,也做好了向她坦白的心理准备,但要对着牛奶煎蛋开诚布公地谈这种颇禁忌颇边缘的问题,还是令曲同秋有些尴尬:「这个,我,我也说不清…………不然你问你任叔叔吧。」

幸好任宁远出差去了,此刻不在饭桌上。

曲珂看起来不甚满意:「我早问过任叔叔了。」

「啊,」曲同秋迟疑一下,「你任叔叔怎么说的?」

「他说是朋友。」

「……」

曲珂双手托着脸颊,闷闷不乐,「你们大人太狡猾了。不管我是会多一个新妈妈还是新老爹,我都不介意,但别让我到最后一刻才知道啊。」

「……」

「最狡猾的还是任叔叔,怎么他也该给你一个名分啊。」

「什,什么名分,别胡说。」

「如果没有名分,只是‘朋友’,那他凭什么再占你便宜。」

曲同秋都慌了:「什么便宜……没占我便宜啦,小孩子别乱想。我们没什么的。快点把饭吃掉,该上课去了。」

送走曲珂,曲同秋也赶紧收拾下东西,然后上班去。

虽然女儿不满意于他的答复,但他确实没有在敷衍,说的都是实话。

他和任宁远的关系有点不好定义。他们俩的相处模式,要说起来,他觉得应该是介于家人与情人之间。

日常的琐碎上,界定的标准可能还比较模糊。但嘿咻方面就再清楚不过。

虽然不好意思多比较,但如果是情侣,一般刚同居的,必然会夜夜春宵天雷勾地火,满脑子都是那种事,一天来个好几次也是正常的。

他和任宁远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公式化了。任宁远看起来就不像是会为欲望所控制的人,很沈稳,相当的节制,甚至谈得上客气。

小说电视里那种情绪上来了就不分场合的亲热情节,在他们身上是从来没发生过,突然被压在什么门上餐桌上墙壁上之类的激情,那也是没有的。

一般任宁远还会问他:「可以吗?」

任宁远那种脸,温和而礼貌地说出这种话,让他有种任宁远还在谈判桌上协商合约的错觉。

等他回答「可以」,然后两个就规规矩矩上床,脱掉自己的衣服,接着进入流程。

而且几乎固定的,是每周一次,都在星期五晚上。

好像这是个周末娱乐节目一般。

当然即使这样,他也一样觉得任宁远极其性感,彬彬有礼的性爱对他来说也非常好了。

周五晚上的时间安排也挺合理的。毕竟男男欢爱有生理局限,一旦真正进入,就会做到他受不了,死去活来,第二天总得昏睡到下午才醒得过来。周日再休息一下陪陪女儿什么的,周一就开始新一周的工作了。

任宁远很理性,很绅士,技术也很好,住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无论哪个方面都没亏待和为难过他。

他是个过惯平实小日子的人,觉得这样的任宁远和这样的生活,都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只不过曲珂那个问题,他就答不出来了。

仔细往下想,任宁远为什么让他住在这里呢?他连这也答不出来。

他自己之所以留下,是因为任宁远和女儿是对他最重要的两个人,和他们在一起他觉得人生挺圆满的。

而任宁远的挽留,其中原因就很含糊,他也一直懵懵懂懂的没问过。

那晚任宁远突然就上了他的床,突然就把他翻来覆去做了几遍,突然就要求他搬过来。等他从这一连串冲击里回过神来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乖乖照办了。

他一开始糊里胡涂地想,任宁远这是不是在示爱,意外之余也面红耳赤,一连几天都慌得有点分不清东西南北。到现在才觉得,也可能是他会错意,任宁远当时用行动代替语言来表达的,只是「想做爱」。

而且任宁远自然是想让唯一的亲生女儿留下,曲珂又一定会坚持跟他这个「爸爸」一起生活,这大概也是任宁远挽留他的原因。

这样想着就更茫然了。

不过他也没什么时间茫然,今天是周五,要做的事情很多的。现在外卖店做大了,请了专门的厨师,早不用他亲自下厨,他却依旧很忙。

晚上任宁远出差回来,已是深夜时分,行程太匆忙的缘故,脸上也略显疲色。曲同秋忙帮他放好热水,伺候他冲凉泡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