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高寒走进“杏林”,放眼看去,想找个没有人的角落,比较容易谈话。他已经筹划好了开场白,已经背熟了要说的句子。虽然,他心里也明白,这种谈话是相当困难的。或者,他该写封信,避免掉这种面对面的尴尬。可是,又怕信里写不清楚,反而伤人更深。总之,今天要和可慧打开窗子说亮话;总之,今天要把一切说得清清楚楚;总之,要把这个“误会的爱情”解除掉!

他的眼光扫到屋子左边靠墙的一角,有个女人坐在那儿,长发拂在肩头,双目盈盈如水!正对他这儿凝视着。他的“心脏”又在违反医学原理地胡乱运动,他的头里一阵嗡嗡然,是盼云!她怎会在这儿?又一次“偶然”吗?盼云在对他点头招呼。

他很快地走了过去,在盼云对面的椅子里一坐,伸手就去握盼云放在桌面的手,盼云飞快地把手抽了回去,睁大眼睛说:

“坐好!”

他身不由己地坐正了身子,侍者走过来,他叫了一杯咖啡。望着盼云,她穿了件灰色的绸衣,面容沉静温柔和煦,飘飘然如一片薄薄的云絮。盼云,盼云,盼云……他在心底低呼她的名字,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吸引人!你不知道你的魔力,盼云,盼云,盼云!

“高寒,”盼云开了口,“你听好,我一个早上打电话给你,你都不在家,我只好来这儿等你。我马上要走,可慧大概快来了!”

哦,可慧,对了,这是他和可慧的约会。

“你怎么来的?”他问。

“可慧告诉我你们要在这儿见面!”

“哦!”他应着,瞪着她,“告诉你一件糗事,莲花池里有好多小蝌蚪,把我的背当音乐纸,写了我一背的乐谱,你信不信?”

“不信。”她简单地说,深深呼吸,面色变得非常沉重而严肃,“高寒,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讲,你能不能安静两分钟,听我说完!”

“好!”他咬咬牙。

侍者送来了咖啡,他下意识地放糖,倒牛奶。盼云看看手表,有些急促,她没时间再整理自己的措辞,可慧快来了。她很快地说:

“高寒,你不能拒绝可慧!”

他立即抬起头来,盯着她。

“什么意思?”

“你答应我,和可慧好下去!”她迫切地说,迫切得近乎恳求,“你会发现,她有很多很多的优点,你会发现,她比你想象的更可爱!”

他推开了糖罐,杯子和小匙发出一阵撞击的叮当。他眯了眯眼睛,眼底有阴郁的火焰在燃烧。

“你来这儿,就为了告诉我这几句话?”他低沉地问,声音里有着压抑的怒气。

“是的!”她说,眼光里的恳求意味更深了。“为了我,请你继续和她好下去!”

“为了你?”他提高了声音。

“是的。如果你伤害了可慧,我这一辈子都不会饶恕你,我会恨你。高寒!”

他紧紧地盯住她,眼珠一转也不转。

“你知道你在对我说什么吗?这比你打我一耳光,推我进莲花池更凶更狠更残忍!你要求我去爱另外一个女孩子,换言之,你不要我!你用最高段的手腕来拒绝我,存心把我打进十八层地狱里去……”

“不不!”她急急地解释,急急地想安慰他。“并不像你所想的,我有苦衷,高寒,晚上我再跟你解释。如果你希望我晚上去赴约,你现在就要答应我的要求。你不可以和可慧摊牌,如果你说了,我晚上也不去了。”

“你在威胁我?”

“是。”

“你是说,如果我和可慧分手,我也不能和你交朋友?”

“是。”

“你——”他咬牙,狠狠地看她,眼底的怒气更深了。“你在鼓励我一箭双雕吗?”

她惊跳。

“你怎么说得这么难听?你明知道我不是这种意思……”

“那么,我和可慧‘好’了以后,你也肯和我‘好’吗?我能一面和可慧谈恋爱,一面和你谈恋爱吗?”

“你……你不要胡说吧!”

“胡说!”他拍了一下桌子,引得客人都惊动了,盼云慌忙伸手在他手上压了压,立即,他一反手握住了她。“盼云,你在骗孩子?你把我当几岁?‘娃娃,别哭,你先吃巧克力,吃完巧克力再给你蛋糕!’其实,根本就没有蛋糕了。小孩子不知道,吃了巧克力也没蛋糕,不吃巧克力也没蛋糕!对不对?”

她张大眼睛,凝视高寒。

“今天,不管我是接受可慧,还是拒绝可慧,你反正预备退到一边去了,对不对?”他紧逼着她,“如果你真想逃开我,你也就少管我的事!我爱拒绝谁,我爱跟谁好,与你都没有关系,不用你来管!”他用力甩开她的手,气呼呼地沉坐在沙发中喘气。